第十三章:深山老林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醉鬼忽然感觉脖子一热,便拿手摸了一下。
  他锁骨的位置破了一道半指长的口子,鲜血已经顺着胸膛染红了他的领口。
  那口子其实是我割的,之前在延安的时候我做了几十个鬼拍脖放在身上,为的今后今后下咒能够更轻松一点。
  总不能以后见谁都拔人家头发然后拿打火机烧,那不方便也不现实。
  鬼拍脖说白了其实就是饮料瓶盖子那么大的铁片子,但是得有点重量,而且边缘也要磨得很锋利,因为很多时候必须得用作投掷。
  在延安的时候我找不到合适的材料,就换了五十个硬币找了个钢材店老板,给了他二百块钱让他帮我把硬币四周打磨锋利好充当鬼拍脖来用。
  醉鬼见自己挂了彩顿时脖子都气红了,他们四个嘴里骂骂咧咧的眼看着就打算要动手。
  周围老百姓也都散到了一边,可唯独那个小伙子依旧饶有兴致的看着这里。
  这时候再不动手就晚了,我右手暗掐四指泰山咒,嘴里不紧不慢的说了一句,“再动一步我让你一脸的血。”
  那醉鬼被我一激举拳就要打,我抬起右手猛地往面前的小桌上一拍!
  那醉鬼扬着拳头,顿住了。
  醉鬼的三个同伴面面相觑,谁也搞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下一秒,醉鬼的口鼻就开始往外冒血,脸上的毛细血管也都全部爆开,那一整张脸刹那间就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紫红色的皮下淤血块。
  我站在座位上依旧冷眼看着他们,其实整个右手都已经火辣辣的拍麻了,但这种场面之下我脸上也就只能强做淡然,硬撑着这股唬人的气场。
  “再动,眼球给你们拍爆了,你们四个有一个算一个,不信的可以试试。”
  说完话,我不动声色的把咒手放在身后,偷偷拿出一枚沾了咒血的鬼拍脖在阴身上的丹田位用力一顶,那醉鬼便下盘一软,跌坐在了身后的座位上。
  这下整节车厢都安静了,醉鬼的三个同伴纷纷后退,扶起他就往别的车厢跑。
  我也挥了挥手让周围的老百姓都别看了,一大叔却意犹未尽凑过来一个劲夸我:“小娃儿是练功夫的吧,内功深厚啊!”
  我赶忙摆了摆手提高音量,“老乡们别害怕啊,刚刚拍电影呢,都散了吧。”
  逐渐的大伙儿对这个插曲也失去了兴趣,也都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该聊的聊该吃的吃。
  我再次看向那个小伙子,没想到他依旧站在自己的座位上,而且那双锐利的眼睛,始终都没有离开过我的右手。
  坐下之后,秦淮看着我眼里都快要冒出小星星了,“我总算见识到了…这就是你们家祖传的本事吧…”
  我赶紧摆了摆手,“基本操作。”
  秦淮小眼睛滴溜溜转,像是想到了什么事情,“你老实说,之前在大巴车上是不是你给老王下的咒。”
  我摇了摇头,这种充满了花季少女甜美梦想的功劳我可不能抢,“你别诬陷我啊,明明是你抱着小鬼咒的他,你才是凶手别在这推卸责任。”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半个小时之后,车到站了。
  出了车站,迎面而来便是一股弄浓郁的自然气息,视野之中的一切都是一片纯粹的青翠生灵,远方的青山起起伏伏,虽不巍峨壮丽倒也透着古老与静谧。
  鸟儿欢快的叫声此起彼伏,归家心切的零散乘客或是背着包或者挑着担子,一会儿就走进通往林子的小路里不见了踪影。
  秦淮拿出手机开始拍照,俨然一副游山玩水的神态。
  可我一眼就看到了之前在火车上的那四个人,他们老远的恶狠狠地瞪着我,嘴里听不清的骂骂咧咧,最后也钻进了林子里。
  那副模样就差把“报复”两个字给写在脑门儿上了。
  我赶紧叫来秦淮,“车上那四个人估计憋着报复我们,这深山老林里我们被捅了扔沟里没个三年五载的估计都没人找得到。”
  秦淮小脸一下就白了,“那怎么办啊…要不我们报警吧…”
  “报什么警,人家都没动手报警有屁用,我们赶紧去问问最近的村子在哪里,一定要趁天黑前找地方住下,千万不能在林子里面徘徊。”
  在我们左手边有个进山口,那里有个小卖部,一个胖老板娘正坐在门口啃着西瓜,那张脸看上去倒是挺和善的。
  来到小卖部门口我问道:“老板,我们第一回进山没什么准备,有什么东西我们能用的上的吗。”
  胖老板娘一口瓜子吐得老远,胡乱的抹了抹嘴巴就说,“买点防虫的膏子涂涂,再买点水,林子里热得很脱水就危险了。对了,你们要去哪儿啊?”
  我一边掏钱一边说,“想去鹞子寨,老板能给指个路吗?”
  老板娘放下西瓜没说话,直接走进店铺从那落了灰了货架子上帮我们拿货。
  我手里捏着一百块钱在那杵着,老板娘背对着我们忽然来了一句,“去什么鹞子寨,是去找人头沟的吧?”
  这话说得我和秦淮面面相觑,难道说在这个地方人头沟还是个有名的点?
  我讪笑,“老板您说对了,我们就是想去人头沟来着,请问我们应该怎么走。”
  老板拿了两盒驱虫膏放在柜台上,又拿了五瓶矿泉水递我手里,“一共四十五,想去人头沟可以给你们叫车,再加一百五。”
  “真的?!”秦淮直接就把钱掏出来了。
  老板娘看着那两张大票子,眼睛都馋了,“还能骗你们不成,这些年一直有人来找人头沟,不算多但没断过,我一直都做的这个生意,你们到底决定没有,要不要叫车?”
  “叫叫叫!”秦淮把二百块钱递了过去。
  老板娘把钱装好拿出手机了拨了通电话,“来!你个懒死的贱鬼!成天吃了喝,喝了睡,来活儿了,送一男一女去大清坡,对,就是要去人头沟的,你个死贱种喝那么多怎么不去死,赶紧的。”
  这一通电话居然把我小三十年里听过的脏话都给骂一遍,最后脏话牙碜的我耳朵眼子里都刺挠。
  老板娘骂完了挂掉电话冲我们一乐,“等会儿哈,我男人一会儿就开车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