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刚子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秦淮捂着小嘴满眼的惊恐,难以置信的看了看照片,又看了看我。
  看她这幅表情我有点郁闷,“你意思这大爷像我爹啊?”
  秦淮拼命摇头,“那酒鬼!那酒鬼!”
  她这么一说,我赶紧回忆酒鬼的样貌,那大宽鼻子那眯缝眼儿那一口的大龅牙,再仔细一看照片,可不就是这个小孩儿同款嘛!
  我恍然大悟,“我们闯山贼老窝来了?!”
  这时候大爷拎着个冒着热气的铜水壶费力的走进来:“唉,我这儿子,我已经好几个月没见到他了,也不知道他在外面做什么工作,每次回来给我送点钱就走。大了,留不住了。”
  秦淮拽了拽我的衣服,小声和我说,“先走吧,留在这里太危险了,万一碰到他儿子我们就完了。”
  我们本来是想图个安全才提出在这儿借宿一晚的,结果阴差阳错的闯进酒鬼老窝来了,这还不如住在那个三层破店里,最起码还不至于死。
  我赶忙问道:“老爷子,您儿子今晚上会回来吗?”
  大爷艰难的倒了三杯茶,茶水泼了一桌子,“不知道,他回家从来不提前告诉我。”
  话音还未落,门口一个粗犷而又熟悉的嗓音传了进来!
  “老爹!我回来了!”
  “哎哟,说啥来着,刚子回来了!”老爷子开心的往外迎。
  刚子拄着拐,一身土灰呲着牙艰难的走到屋子里,就在他抬头看到我和秦淮的那一瞬间,气氛凝固到了冰点。
  “刚子啊,你这腿是怎么搞的啊!”大爷拉着刚子的手,心疼的仔细打量着他的腿。
  而刚子,就只是拧着眉头看着我们。
  “爹,他们是谁?”刚子冷冷的问道。
  老爷子赶紧回身介绍:“他们是客人,来村子里办事的,而且这个小伙子说要帮我把背治好,他应该挺有本事的。”
  这会儿正巧有老爷子隔在中间,刚子和我们就是有天大的仇恨也不至于当场就报了,想罢我赶紧上前一步微微一笑。
  “刚子是吧?您好,我们叫吴言,这是我朋友秦淮。我们来这旅游的,顺便看看你爸爸的驼背能不能有什么办法治好。”
  刚子轻轻地撒开老爷子的手,拄着拐走到了我的面前,遍布紫斑的脸上那愤恨的表情,生生把我秦淮给吓退了一步。
  “走,院儿里说。”
  刚子丢下一句,冲着老爷子乖巧的一笑就出去了。
  秦淮拉着我,我拍了拍她的手背:“没事,老爹面前再虎的玩意儿都得把爪子收着,别担心,你就在屋子里等我,别喝水。”
  我来到院子里,站在了刚子的面前,他恶狠狠的瞪着我,几乎是从牙缝子里挤出这么一句,“火车上老子就该废了你!”
  这话顿时就把我给点着了,我点了点头,语气也跟着狠了起来,“那就在院子里吧,咱们就在这练,谁死了谁他妈孙子。”
  刚子怒到了极点,要不是拄着拐我敢肯定他马上就得扑过来,就在我已经准备好打一架的时候,刚子却大呼了一口气。
  “你到底能不能把我爹治好?”
  刚子扭过头,冲屋里看着他的老爷子憨厚一笑。
  我也回看老爷子,笑的就好像我和他儿子亲密的打算当场跪地结拜一样,“我只能说尽全力试一试,你爸应该是中了邪咒。”
  “又他妈是咒。”刚子扭过头去想从口袋里拿烟,奈何两只手不方便,我就掏出自己的烟,连同打火机一起递给了他。
  刚子点起一支猛抽一口,“你们这些邪门歪道一天到晚祸害人,祸害我妈祸害我爸,昨天车上你又祸害我,仗着自己学过邪术就到处害人,真他妈畜生。”
  这一通骂把我骂火了,我指着他鼻子就说:“你调戏秦淮我干嘛不祸害你?我他妈见一次祸害一次,要不是你爹人挺善良,你以为你断个脚筋就完了?!老子让你三条腿都他妈断了。”
  这句话明显吓得刚子一颤,看样子对于他来说两条大腿还没那一条小腿重要。
  不过干架吵也没意思,最终我还是和刚子勉强达成了共识。
  假如我能治好他爸的驼背,那以后就出门分左右,相见不点头;但要是治不好,今后林子里遇见就打,谁死了谁他妈孙子。
  进了屋,气氛暂时算是和谐了。
  在我的询问下,老爷子也讲出了年轻时候的故事。
  老爷子年轻的时候遇到过一个路过的木匠,木匠说要免费给大伙儿修房子里的大柱大梁,但是修好之后木匠如果有看的上的家里物件,就会问屋主人讨来做为回报。
  这穷山村的遇到这个事儿简直堪比过大年,所有人都迫不及待的把木匠往家里领。
  再说了,这地方谁家里能有值钱的东西,就是给木匠要走一张床又能怎么样,砍棵树在凑一张不就完了,做床简单,关键修大梁大柱的不是谁都有这手艺和力气。
  老爷子也不例外,毕竟那时候他就快要和刚子妈结婚了,这间祖屋的大梁裂了很多年了一直都没管,这下正好修了结婚。
  那天晚上终于轮到了老爷子家,那木匠手艺真不赖,三下五除二就把大梁钉的结结实实跟新的一样的,看着一二百年都不得塌的那种。
  临走前,木匠就想跟老爷子讨一块门头瓦作为回报,也就是大门上面屋檐最外面那块瓦。
  老爷子顿时就不乐意了,说我要是把门头瓦给了你,以后下大雨了雨水岂不是直往大门上流,那门泡不了多久就得变形开裂。
  木匠也不生气,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然后回屋爬上大梁子上就又鼓捣了一会儿,说是给老爷子加了几根钉子,这下更牢固了,钉完之后木匠什么话都没说便走了。
  那年头没有女人愿意在村子里就嫁了,都想嫁出去,毕竟陷在村子里肯定穷上加穷的一辈子也不会有出息。
  老爷子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在三十多岁的时候成了终身大事,娶了村里的一个跛姑娘。
  一年多之后两人生了一个小子,虽说健健康康白白胖胖的,但是奇丑无比,一生下来就是大扁鼻子小眯缝眼,头发又黄又稀一年都长不了半指长。
  也就是在刚子出生的那一夜,老爷子的腰背就坏了。
  大清早老爷子是被一股腰疼唤醒的,结果睁眼一看自己的鼻子正贴着自己的裤裆,但这时候想坐起来已经是办不到了。
  就在这个时候,隔壁屋里刚子他妈喊了一句。
  “刚子下地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