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兄弟?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我上前一步就想拔掉阿锦肩头那根黑针,可就在我指尖即将触碰到黑针的一刹那,阿锦的身子猛的往后一仰。
  她居然躲开了……
  “阿锦!你得让我把针拔了!”
  我想再上去拔针,可阿锦猛一伸手狠狠推在了我的胸口!
  阿锦是何等的蛮力?!
  这看似轻描淡写的一推力道无比巨大,我顿时就感觉像是被一辆面包车给狠狠撞到胸口一般,直接向后弹了出去在地面滚了足足四五米远!
  “阿锦你怎么了!”
  爬起来之后我胸口一阵堵闷,差点连气都喘不上来。
  几米开外的阿锦,那绝美的小脸上表情依旧淡漠,就只是轻轻缓缓的抬起手臂,意料之外的向我比了一个大拇指。
  阿锦有问题!
  我视线直接越过阿锦开始在她身后仔细的寻找起来,这会儿林子里虽然黑的不像样,但我还是在右手边的山坡上顶上看到了一个男人的身影。
  他就那么豪无顾忌正大光明的站着,甚至嘴里还叼着根烟,似乎根本就不想隐藏自己。
  “你谁啊!”我吼了一声。
  那人哈哈一笑,掐了一个我从没见过的手决,嘴里也是念念有词。
  不远处的阿锦居然浑身一颤,然后极其僵硬别扭的转身面对山坡上那个那人,又极其僵硬别扭的向他深深鞠了一躬。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完全无法理解眼前的情形。
  远处的人影又笑了两声,随即开口朗声道:“有人叫我们赶尸匠,也有人叫我们傀儡师,不过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天晚上你不死,我会很烦的。”
  话音未落,阿锦脖子上青筋直暴,绷直双腿挥舞着手臂一声怒吼就向我蹒跚走来!
  我赶忙向后躲,这会儿阿锦已经完全被那个人给控制住了,我要是落在她手里,就凭阿锦的蛮力分分钟把我撕成一坨棉絮那是一点压力都没有!
  那人一边控制着阿锦追赶我,一边哈哈大笑口出狂言,“没想到这个女人的心智居然这么单纯,我还没下几分功夫她就这么听话。”
  这话听得我顿时就是火冒三丈,阿锦智力有些缺陷,他偏偏在利用只一点,嘴上还如此侮辱她。
  我掏出三枚鬼拍脖转身铆足了劲就扔向远处那个男人,没想他就是微微一偏头,简直是毫不费力的就躲了过去。
  “好!这鬼拍脖的手艺倒是有几分花婆婆的影子!”
  在他嘴里听到我奶奶的名字我更是怒不可遏,“闭上你的狗嘴!你少他吗提她名字!”
  骂完我脚下不慎一绊,一个跟头就栽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身后的阿锦赶到,抡圆了手臂就往我头顶砸,千钧一发我一个恶狗抢屎就栽了出去,那一拳看似朴实无华,但要是被砸到了,我脑袋肯定就进腔子里了!
  狼狈的倒在地上我才发现,之前绊倒我的居然是那条巨蛇微微突出地面的鼻头。
  我这会儿正躺在巨蛇脑袋上!
  远处山坡上那个男人一路走下山沟向我这来,眼前的阿锦也停在原地不在动弹,我趁此机会悄悄摸出五寸钉握在了手心里。
  那男人走到阿锦身边,一只手随意的搭在了她的肩膀上,“知道咱们原本是一家吗?”
  “少来,老子没你这种亲戚。”
  那人哈哈一乐,忽然拨了拨自己的刘海,“鄙人秦欢,秦家傀手第二代,和你和这个花家咒口第二代可是同门啊,要是严格论起来你还得叫我一声师兄。”
  “我叫你吗的师兄。”
  我嘴上骂着,身后已经把五寸钉给悄悄钉在了蛇头上,我打算用歧壶咒拔出咒血唤醒这条巨蛇。
  我记得阿锦说过,她经过这里无数次都没有惊动过这条大蛇,偏偏来了一个和我一样的邪门中人才唤醒了它,如果是这样,这条蛇也许可以帮我们脱险。
  秦欢完全没有看出我的打算,依旧在大放厥词享受着作为胜利者的滋味,“没想到啊,短短两天时间我居然见到了两位同门师兄弟,真是令我无比感动,要不是你们非死不可,我真想和你们找个地方喝杯酒聊聊天。”
  “喝酒?你行吗?”我继续打岔拖延时间。
  秦淮一乐,“小看我啊师弟,这么说我还真不想杀死你了,不如你乖乖过来,我们村里找个饭店喝上一个高低,到时候我再杀你也不迟。”
  这时候我屁股下面已经一阵温热了,不是我尿了,那都是大蛇头顶上被我拔出来的咒血。
  身下大蛇忽然微微一颤,我就知道时机已经到了。
  我直接站起身来,秦欢看了一眼我的裤裆,又一次笑了起来,“哟,我看错啦?原来你不是师弟,是师妹啊!怎么大姨夫还吓出来了?哈哈哈哈!”
  我嘴角一吊,淡淡说道:“那你就和我大姨夫好好叙叙旧吧。”
  话毕我一把抓住插进大蛇眼窝里的木棍,与此同时那大蛇一声嘶嚎高高昂起了那颗卡车大小的头颅!
  秦欢都吓傻了,看着眼前这条匪夷所思的怪物下巴都快拖到地上了!
  大蛇丝毫没有客气,直接一口就咬了过去!
  “你大姨夫刺激不!!!”我狼狈的抱着木棍大声嘲笑他!
  这会儿秦欢的上半身已经被含进了蛇嘴里!
  而一边的阿锦由于不是大蛇的攻击目标,就只是被蛇头给狠狠的撞了出去而已。
  不过说真的我一点也不担心她,这种程度的撞击对于阿锦那种体质来说就和孩子闹着玩儿一样。
  此刻被含在蛇嘴里的秦淮在拼命喊着什么,但是传进我耳朵之后就变成了绝望的“呜呜啊啊”!
  “怎么啦!你大姨夫太能吃了呗!”我拼命搂着木棍,嘴上死命报仇!
  大蛇高高的昂起头,嘴巴轻轻一张,拼命挣扎的秦欢就直接掉进了它的喉咙里,而我也终于扛不住了,双手一脱力就从蛇头上掉了下来!
  这一下离地足有四五米不止!
  尽管地上全是枯叶树枝做铺垫,但我还是差点把脑仁子摔出来!
  落地之后我根本没空管自己的屁股,像条大狼狗一般四脚并用飞快的爬到了阿锦身边,伸手就把她肩头的黑针给拔了出来!
  阿锦往边上一歪就开始剧烈的呕吐,直吐出一大滩黑色的浓稠液体才算是好一点。
  我不知道阿锦被控制的这段时间她究竟经历了什么,但是她显然非常害怕,一下子就扑进我的怀里拼了命的哭喊。
  我才刚刚松下一口气,身后不远处居然又传来了一个声音。
  “师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