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脚步声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严飞堂!!!”
  我才刚喊完,她纤瘦的身体就直挺挺的向后倒了下去!
  与此同时,不远处那扇巨大石门前一道黑色的影子一闪而过,我余光只是掸了一眼,但也清楚的看到了几只漆黑色长着绒毛的长脚。
  那个尸蛛居然在这里!
  我发了疯似的跑过去就想找刚刚那只尸蛛,我恨不能把它拽出来按在地上就是用拳头我也得把它给活活的捶死。
  但头顶上的天花板,依旧是空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四周也没有任何可以藏身的地方,到处都是安安静静的。
  那只黑色的大尸蛛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此刻在我视线之内,也就只剩下那具严飞堂的冷冰冰无头尸体而已。
  她脖子的断面参差不齐,很显然就是被生拉硬拽扯下来的……
  尸蛛肯定是趁我们闭上眼睛的时候从后面偷偷的靠近,把严飞堂的脑袋给咬掉了……
  远远看去,那具一分钟前还活蹦乱跳的尸体现在竟如此凄凉,每靠近她一步,我心里那无法摆脱的愧疚也就愈发浓郁一些。
  严飞堂是被我害死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尽管我当时的目的是救她,但是不可否认她的死我要负绝大多数责任。
  因为我相信她既然能独自一个人渡过那个蛊潭,就绝对不会被这只操蛋的尸蛛这么轻易的杀死。
  是我分散了他的注意力。
  鲜血从她脖子上触目惊心的断口里涌出来,染红了我刚刚站定的脚尖。
  尸体轻轻抖了一下,可我知道那只不过神经反射引起的肌肉抽搐而已,这无法扭转她已经死了的事实,死的毫无悬念的事实。
  我颓然坐在地上,虚弱的像是淋了一夜秋雨的幼猫。
  我忽然感觉自己很累,这一切的一切似乎都不值得,从秦淮的失踪开始,到阿锦的失踪再到严飞堂的惨死。
  然而这一切的开端都只是因为我的好奇而已,奶奶为了尽可能的不让自己的亲人接触这一门,整整隐藏了一辈子。
  她甚至在遗书上明确的告知我不要去接触那个独眼独臂的人,我却为了好奇,也仅仅是为了对这一门的好奇,就无视了她对我的叮嘱,对我的保护。
  以至于现在,死的死没得没。
  我顺势躺了下来,脑袋枕着手臂就这么看着天花板,虽然我现在还活着,但我和一步之外的严飞堂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
  “沙沙——”
  轻微的响动,是从严飞堂那个方向传来的。
  我赶紧坐起来,却发现不远处没有头的严飞堂正狼狈的用手撑着地,她居然在试图爬起来!
  我坐在地上往后蹭了几步,脑子里第一个想法就是严飞堂可能要变成和赊刀人一样的人型尸体蜘蛛!
  严飞堂身子一抖,脖子上断口里的鲜血甩了一地!
  然后她以一种极其诡异的姿势四肢爬行就向我冲了过来!
  我根本没时间爬起来,严飞堂瞬间就扑到了我的身上,两只手直接抓向我的脖子!
  我赶紧去抓她的手,她却一拳结结实实的砸在了我的鼻梁上,这一拳砸的毫不留情,我顿时就是鼻腔一酸鼻血横流!
  我心里一直念着她是因我而死,也着实下不了狠心,这可是她的尸体,我实在不想再破坏他的尸体了!
  严飞堂一拳一拳雨点子一般砸在我的身上,积累的越来越强烈疼痛也我逐渐燃起了反击她的欲望。
  我瞅准机会用膝盖顶住她的胯下往上一掀,严飞堂便越过我的头顶翻了过去,我也趁机爬了起来。
  她还不死心,起身就又扑了过来!
  我上前一步迎着一脚狠狠就踹在了严飞堂的小腹上,这一脚极重,一个成年男人铆足了劲踹在一个体重不过一百斤的女人身上,绝对足以把她踹飞出去!
  严飞堂果然被我踹飞出去了,她身子被踹的往后一弹,当场就跪在了地上!
  就在我打算乘胜追击的时候,我却清清楚楚的听见严飞堂的脖子里,幽幽的冒出了一句话。
  “靠……死了还这么大劲……”
  死了?!
  谁死了???
  我突然意识到什么,直接喊了一句:“喂!能听见吗!”
  没有脑袋的严飞堂身子忽然一顿,接着又从那断开的脖子里冒出一句:“你他妈头都没了拿什么说的话啊!”
  我头没了?!
  我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你他妈才没头!”
  严飞堂捂着小腹慢慢起身,小心翼翼的向我走过来,我也一步一步小心谨慎的靠了过去。
  “小老弟,你脑袋没了啊。”
  我看着一个没脑袋的人说着这种话顿时就觉得哭笑不得,“大姐,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严飞堂抬起手凭空挠了挠原本应该是头顶的位置,“知道那你倒是快说啊!”
  “我们中了幻咒了,之前的那股香味就是幻咒的引子,我以为施两个咒就能解掉,不过我好像还是太天真了。”
  没脑袋的严飞堂叉着个腰,“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我看着她不小心笑出了声,“噗哈哈哈,不挺好的嘛,看不见表情咱就用心交流。”
  严飞堂也跟着我笑了出来,“不过你够阴的啊,招招往我下半身招呼,不是顶我裤裆就是踹我小肚子,师弟你可以啊,是不是馋姐姐身子啊?”
  我老脸一红,赶紧转移话题,“不过我估计我的咒还是有效果的,最起码我们听力是正常的,估计没一会儿幻觉也会消失吧。”
  我们回到通道里坐着,尽可能的远离那扇古怪的大门。
  “小老弟,有一件事很奇怪,一开始我后脖子不知道被谁打了一下,不过看角度肯定不是你,而且我们当时抓着手呢。”
  严飞堂这么一说我也意识到了,一开始她直挺挺的就倒下去了,没想到这一幕居然不是幻觉。
  看来我的岐壶咒和清心咒还是有效果的,居然还能看到一些幻咒之外的画面,不然鬼知道我们眼睛里会出现什么样的景象。
  我们坐在通道里刷着手机,慢慢的幻觉也就彻底消失了,两人的脑袋都“长”了出来。
  但是我们还是没有想到该用什么方法去解决面前这扇大门。
  就在我们一筹莫展甚至犹豫要不要打道回府的时候,一连串急促且敦实的脚步声忽然自我们身后的通道远处传了过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