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漏斗石室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火盆以及固定住它的铁链是这间石室里唯一的金属。
  如果我的听觉没有出现问题,那么此刻就一定有什么东西正在我头顶,有节奏的敲打着那个巨大的火盆。
  “躲开!”我正想着,严飞堂大喊了一声整个人就飞了过来。
  我还没反应过来严飞堂就狠狠的摔在了我的面前,听着严飞堂落地时“咚”的一声闷响,我就知道她这下摔得非常严重,严飞堂也当场就两眼一翻鼻子里直往外冒血。
  “你怎么样啊!”我赶紧扑过去把严飞堂的脑袋垫在我的大腿上。
  她躺在我怀里眼白一个劲往上翻浑身都在发抖,几秒种后我大腿一热,勾头一看,那都是她后脑勺流出来的血。
  这下肯定是摔到小脑了,要是脑血管摔爆了那严飞堂今天就算是交代了!
  远处的钟义也是越打越累,那两只大尸蛛就好像是打不死一样,浑身上下到处都被铁链抽的体液直淌,但偏偏一个比一个精神。
  这样下去就完了!
  一开始我还抱着一点希望,想着严飞堂和钟义两个人怎么着也能把那个大蜘蛛给打死!
  但当那个赊刀人尸蛛落地之后,场上的形势一下子就出现了一百八十度的大逆转,严飞堂已经被摔晕过去了,钟义看样子也支持不了几分钟了!
  我看着身边那个微微突出地面的石砖,又看了看头顶那个燃着熊熊火焰的大铁盆。
  “钟义!老子按了!咱不能死在里面!”
  我吼了一嗓子,钟义回头看了我一眼,也狠狠的点了下头。
  既然下定了决心老子的驴脾气也就上来了,心想我去你妈的,等死是不可能的,就算是按下石砖就得同归于尽,那老子也得想办法比那两只蜘蛛多活几秒!
  我一伸手就砸在了石砖上!
  那块石砖真的是个机关,被我用力一拍就微微的陷了下去,紧接着头顶的四根巨大铁链就猛地绷紧了起来!
  一连串“喀喀喀”的齿轮传动声不绝于耳!
  铁链直到彻底绷直之后依旧还在不断收紧,大火盆也给拉的“吱嘎”直响!
  几秒钟之后,头顶那个大火盆“咔嚓”一声脆响被拽成了四瓣,整整一盆半透明的液体带着火焰当头就泼洒了下来!
  可我的视线却定格在了那个跟着火焰一起落下来的,深棕色奇长无比的大蜈蚣身上。
  就在我发愣的时候钟义已经赶到了我的面前,他直接就地一坐两条腿抵在了我的屁股上大喊一声“抱紧她!”,然后双腿一发力,我整个人就抱着严飞堂就被他给蹬了出去!
  我抱着严飞堂足足滑出去五六米远,与此同时半透明的液体也落在了地面上!
  那一团火焰瞬间就扩散成了一片火海,我拖着严飞堂就往后退,可我们的身上还是沾了那种腥臭的液体,一下子就烧了起来!
  远处火人一样的钟义三步就跳出了火海,接着在干燥的地面上就地一滚就压灭了身上的火焰。
  可我这边彻底完了!
  我右腿完全被火焰包裹起来,昏睡的严飞堂整个下半身都在燃烧!
  剧痛彻底击溃了我的斗志,我一边胡乱拍打着严飞堂身上的火焰一边歇斯底里的惨叫,远处的钟义大喊着试图绕过火海冲过来帮我们!
  但是我们离得太远了!
  等他过来我们肯定死了!
  我好不容易拍灭的大腿上的火就想去扒严飞堂的裤子,可她下半身已经完全被火焰包裹起来,我一伸手过去瞬间就被烧卷一层皮。
  突然天空一声刺耳的怪叫,我一抬头,一只我没见过的女尸蜘蛛直接扑了过来!
  真他妈老天爷要我死!
  我大吼一声就想扑在严飞堂身上替她挡!
  那只蜘蛛落地之后直接揪住我的衣服把我给扔出去七八米远,我脑袋狠狠的磕在了地面上,口鼻里顿时就是一阵腥甜!
  我挣扎着眯着眼睛看过去,只见那具女尸的嘴猛地裂成了四瓣,紧接着开始往严飞堂身上喷吐一种淡黄色的液体。
  这要是消化液……
  那么几秒钟之后严飞堂就会化成一滩尸液,然后被这只恶心的尸蛛吸进肚子里……
  我想爬起来,可是浑身已经软的没有力气了。
  在这片火海的对面,钟义咆哮着扔出手里的铁链,链子打着旋飞了过来,最终却只是落在了那一片火海里。
  消化液把严飞堂从头到脚淋了个遍,也浇灭了她身上的火焰。
  女尸的嘴叼起了严飞堂,自己的后腿却不慎着了蔓延过来的大火,尸蛛身上都是黑毛,火焰一下子就窜上了它的全身。
  尸蛛轻轻一甩头,把严飞堂扔到了没有火的地方。
  接着…
  它却扭头看向了我…
  女尸那张惨白恶心的小脸就这么静静地看着我,开裂的嘴巴也合上了,却又从腹部传来了一个我无比熟悉的声音。
  “二爷那晚端的水,小瑶还给她了。”
  我脑子里顿时就炸开了!
  这只尸蛛是小瑶!
  我不由自主的就吼了起来,“快在地上滚啊!把火滚灭啊!小瑶!!!”
  小瑶疼的浑身发抖,声音也是一如既往的尖锐,“不了,小瑶要去谢谢花婆婆,二爷保重。”
  紧接着又是那串令人毛骨悚然的尖笑,小瑶早已烧焦的身体一蜷,彻底的被蔓延而来的火海给吞噬了。
  我狼狈的爬向生死不明的严飞堂,好在钟义快我一步,直接冲过去抱起了她,“没死!她还没死!”
  话音未落,地面忽然距离一抖!
  这时候我才发现这整块地面都是由那种坚硬的蜡泥做成的,由于之前火盆在天上,热量自然是往上窜的,所以地面也一直都没事。
  如今大火铺满了地面,我身下的石砖也开始慢慢的融化起来!
  我们就瞬间就像是陷进了沼泽地里,身体不由自主的就往下沉,就在我即将被蜡油彻底淹没的时候,身后一只黏糊糊的手直接抱住了我的身体。
  “吴言。”
  我一回头,是阿锦!
  阿锦浑身是血和粘稠体液的混合物,抱着我就往后拖!
  但这一切都徒劳的,地面依旧在飞快的塌陷!
  我们所有人都在往中间集中,这时候我才发现蜡泥下面的地面是漏斗的形状,而在漏斗最中心的地方居然有一个黑漆漆的大洞。
  这就意味着我们几个最终都会掉进这个不知道通向哪里的大洞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