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刚子的舌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他嘴里一直喊着“死了,都死了!”,然后扯着自己的头发就往山里跑,等我追上他的时候,他已经掉进了山沟子里,脊椎都摔断了。”
  老爷子说到这里显得有些脱力,刚子便拿来一张凳子放在老爷子屁股底下,扶他坐了下去。
  “我就顺着那个人的脚印一直往林子里走,走了好几个小时,脚印在一个大水潭边上消失了。我水性好,就跳进了水潭,可我找了五六个小时还是一无所获,最后连气都没劲憋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很大的石锁。”
  老爷子的情绪越来越不稳定,他儿媳妇赶紧端了杯水出来,喂老爷子喝下又给他顺了顺后背。
  我们和刚子也很默契的保持着安静,直到老爷子彻底喘顺了那口气。
  老爷子说水潭底的那个石锁横竖一米见方,而且上面有四个黑漆的大字——龙欢凤合。
  石锁就是电视剧里很常见的猛士豪杰锻炼身体用的那种,外形看起来就像是个方形手提包。
  当时老爷子潜了很久的水已经累得不行了,心里本来就惦记着儿子,再加上体力不支,一口气没憋住就呛了水。
  这种情况下再想儿子也得先保住命,老爷子就吊着最后一丝意识浮上了水面,就在他即将昏死过去的最后一刻,水面震了一下。
  然后水老爷子就看到了一道很长的阴影,那东西在水里游得非常快,而且老爷子还说他听到了一种让他浑身冒鸡皮疙瘩的,像是牙齿在一起互相摩擦的声音。
  我大概能理解,那种声音大概和指甲刮黑板或是把两个玻璃球放在一起搓的那种差不多,都能让人浑身不自在。
  我光是想一想就脊背发凉,扭头看刚子,他也是浑身一激灵,膀子上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
  老爷子越说越难过,最后捂着脸嚎啕大哭起来,儿媳妇实在是心疼就让我们三个先走,不然老爷子这么大年纪了还得一直回忆这个要命的往事,生怕他会出事。
  上了楼,阿锦困了就回房先睡了。
  刚子往床上一坐就开始一根接一根抽烟,我站在窗户口看着远方的山峦心里也很纠结。
  “这么说吧,这趟我不想让我妹妹去。”刚子说道。
  其实我是赞成的,我也不想让阿锦跟着我去这么危险的地方,但有些事儿不是说不想就行了,阿锦那小丫头那么倔,我是实在劝不动她。
  “这样吧刚子,明天一早我偷偷走,阿锦找不到不就行了?”我算是提了个方法。
  刚子有点烦躁的摆摆手,“小龙潭在什么位置她都听到了,你以为我妹子是真傻啊,她就是脑子有点直,其实聪明的很。”
  这点倒是实话,刚子也总结的很到位,阿锦就只是“脑子直”而已,她非常聪明。
  刚子顺手把烟头弹出窗户,表情极其微妙的看了我一眼,“小吴,葬蛊堂里到底有没有值钱的东西?”
  “有啊,据说每个葬蛊堂里都有个法眼,法眼里镇着一个比较有价值的东西,但是我从来没见过。”
  我说完,刚子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我大致也猜出了他的意图,“不过软金椎我要了,别的东西你想要就要,我不拦着。”
  刚子瞪了我一眼,“你拿我当什么了,你的东西我不会碰的。”
  之后我和刚子又聊了会儿,夜深了也都借着酒劲睡下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八点刚子就把我叫起来了。
  下了楼,老爷子一如既往的坐在柜台后面发呆,我让老爷子替我们转句话,要是胖子和小左来了就说我们不跟着回村子了,让他们留个手机号下来,我们过几天去拜访。
  一切收拾完毕,我们出了羊脸子村就往北走去。
  前一个小时的路程走的平淡无聊,而且也能看到些人类留下来的痕迹,显然这里是猎人们常来的地方。
  再往后走,周围便回归了一片原始。
  三人一字排着长蛇阵,由刚子打头,阿锦坐镇,我殿后。
  可我发现每走几分钟刚子都会突然顿一下,搞得我紧张兮兮的,最后我实在忍不住了就问他,“你干嘛一惊一乍的,踩电门了啊?”
  刚子给了我一个闭嘴的手势,“有兔子。”
  我哭笑不得,“有兔子有兔子呗,你又不是草,你怕啥啊。”
  刚子站直了身子挠了挠大光头,“不是,这十几分钟我看到的好像是同一只兔子。”
  我顿时觉得好笑,“怎么的,它给你看身份证了啊?”
  刚子吸了口气,很认真的摇了摇头,“那只兔子一个耳朵是黑色的,一个耳朵是白色的,这种兔子我不相信世界上还能有第二只。”
  他这么一说的我反而很想看一看了,我是不太相信世界上会有这种奇怪的兔子。
  “你看没看错啊,又白又黑的会不会是臭鼬?”
  刚子忽然把腰上的猎刀给拔了出来,这把猎刀是之前临走时刚子和老爷子借的。
  我被他这举动吓了一跳,“怎么了刚子,一只兔子,不至于动刀吧?”
  刚子的举动有些奇怪,他这会儿正拿着刀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不远处的地面看着,可那块地上除了落叶之外空空如也,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刚子……你在看什么呢……”我试探道。
  刚子“嘘”了一声。
  “兔子,就在前面。”说完刚子用手指了指。
  我顺着刚子的手指看过去,可那里还是什么都没有啊!
  “妈的!你会不会中咒了!”
  我赶紧上去扯刚子,把他浑身上下露在衣服外面的地方都检查了一遍,但也没有发现什么古怪。
  “刚你有没有哪儿不舒服啊!”
  刚子拿左手浑身上下摸了摸,“没啊,我感觉挺好的啊。就是肚子非常饿,早上那两碗炒饭就跟白吃了一样。”
  我倒是没想起来有什么咒能让别人肚子饿,这不闹着玩儿么。
  这时候刚子一回头,舌头好像是在嘴巴里鼓捣了几下,“我就感觉我这嘴怎么麻麻的。”
  说完他一张嘴,我就看见他的舌头上,长了一张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