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鬼脸树蛙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操!什么玩意儿啊!”我给吓得往后一缩!
  阿锦看了一眼也耸起了肩膀,刚子见我们这幅模样自己也有点慌,“怎么了你们?”说完就用手掸自己的脸,他可能以为自己脸上趴着什么虫子之类的。
  这时候我也听出来刚子已经有些口齿不清了。
  我反手把腰间的匕首拔了出来,“刚子你舌头上长了一张脸!”
  “放什么狗屁!”
  刚子把舌头吐了出来想看一看,但他自己肯定是看不到。
  但这样我就看得更清楚了,刚子的舌头上居然趴着一只青蛙!
  青蛙能有半个烟盒儿那么大,浑身翠绿色湿乎乎的还泛着油光,关键是青蛙的背上长着人脸一样的黑色花纹,怎么看怎么恶心!
  “刚子你是不是酒喝多了!这么大一只青蛙在你嘴里你都不知道?!”
  刚子拿出手机照完舌头之后自己也是一激灵,就开始“呸呸”的往外吐,但那只青蛙好像抱得很紧,任凭刚子怎么吐都掉不下来。
  “刚子,实在不行你把它咽了!嚼碎了咽!”
  听完我的话刚子恶心的干呕了几声,“等老子撬下来你咽给我看看!”
  刚子把舌头伸出来就想拿手里的刀去撬,但是他看不见自己的舌头根本就不好下手,于是就招呼我过去,“你来!帮我把这玩意儿弄掉!”
  我他妈生平最讨厌两种东西,第一种是皮滑滑的湿乎乎的两栖动物,第二种就是身上五彩斑斓或者带花纹带斑点的,如今这只青蛙直接把两个名额都占齐了!
  “你自己撬!”
  嘴上虽然这么说着,我还是慢吞吞的挪了过去,脸都快揪成一团了。
  刚子尽可能的把舌头伸长,我也咬着牙把匕首的尖儿慢慢地靠了过去。
  就在颤抖的匕首尖儿就快要插进青蛙肚子下面的时候,刚子突然把舌头缩了回去,“你他妈小心啊!别把我舌头割了啊!”
  “你闭嘴!”我直接开骂。
  我刚刚专心的要命,结果青蛙忽然就缩回去了,直接把我自己吓了个半死。
  就在我们俩沉淀心神准备再次合作的时候,身后的阿锦直接走了过来,伸出手就捏住的青蛙的脖子,然后手指一较劲,“嘎巴”一声响,青蛙当场去世。
  青蛙死后慢慢的变成了黑色,手脚也松了,阿锦直接捏着青蛙把它扔在了地上。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从头到尾三秒钟都不到,我和刚子看的目瞪口呆的,我原以为事情算是结束了,可刚子还没缩回去的舌头上,居然还有一团黑色的东西。
  “我操!还有个小的!”我脱口而出。
  刚子也很紧张,舌头就伸在外头,两只眼睛渴望的看着自己的妹妹,谁知道阿锦淡然的说了一句,“是青蛙屎,我捏出来的。”
  这回刚子是真吐了,他把青蛙屎吐掉之后趴在树干上吐了整整十分钟,最后漱光了四瓶矿泉水才勉强算是洗涤了自己的灵魂。
  我一开始还担心他,后来就笑得不行。
  “怎么样啊刚子,这也算是野味,不错吧?”
  刚子回头一口矿泉水全吐我脸上了,“老子一会儿请你吃牛蛙屎。”
  见刚子没事了,我便蹲下来仔细看那只死青蛙。
  这应该是一种树蛙,身体扁扁的长长的,四肢细长脚趾末端都带着大大的吸盘,关键它背后的花纹实在是太渗人了,花纹是黑色的,像极了一张鬼脸。
  我啧了啧嘴,“我看了这么多年动物世界也没见过这种鬼脸树蛙。”
  边上阿锦忽然一转头,直直的盯着一个方向动也不动。
  刚子顿时就慌了,“妹子你怎么了……你张嘴我看看……”
  阿锦“嘘”了一声,依旧直勾勾的盯着那个方向看,我和刚子也不敢打扰,也就顺着阿锦的视线看了过去。
  我倒是没有看到什么东西,但却很清晰的听到了一种声音。
  “咕——”
  很像是青蛙的声音。
  我拍拍刚子,“会不会是青蛙妈妈来报仇了?”
  刚子还没说话,阿锦却很罕见的搭了我的茬儿,“那它有好多妈妈。”
  远处的草丛一动,一只小小的鬼脸树蛙跳了出来,鬼脸树蛙鼓着下巴眨了眨眼睛,傻傻的模样居然有点可爱。
  刚子提着刀走了过去,“那老子让他们们母子俩泉下相见。”
  刚子刀还没来及宰下去,前方的草丛忽然猛烈地抖动了起来,与此同时树叶间摩擦的“哗哗”响声也逐渐嘈杂起来,就像忽然下起了一场无形的倾盆大雨下。
  一时间成千上万只鬼脸树蛙从草丛里落叶下蹦了出来,老远的把我们围成了一个圈。
  就在我浑身鸡皮疙瘩大集合的时候,树蛙忽然间都不动了,就静静地趴在地上,鼓动着自己的喉咙。
  刚子恶狠狠的吐了口痰,“呸!怎么个意思?这是喊人来报仇了?”
  看着那么多滑溜溜的两栖动物我心里就跟刮着痧一样,“我们走吧,恶心死了,这些青蛙虽然没有什么攻击手段,但是光抱着你也渗人啊。”
  我的话提醒了刚子,他直接把手里的猎刀插回了刀鞘,“没什么攻击手段我们还怕个蛋,弄死它们。”
  刚子径直走向离他最近的一只鬼脸树蛙,抬脚就要踩。
  他脚底板还没落下,那只树蛙喉咙里“咕”了一声,然后就张开了自己的嘴巴。
  我只看见那张小小的嘴里,长满了牙签一般尖锐密集的白牙。
  刚子直接被吓愣住了,地上那只树蛙也趁机猛地一跳,扑在刚子脚踝上然后张大了嘴巴就是一口!
  “啊!!!”
  刚子惨叫!嘴里怒骂着一巴掌抡过去就把脚踝上的树蛙给拍成了血雾!
  与此同时我屁股猛然一阵刺痛,扭头一看居然有一只树蛙趴在我的右边屁股上,那嘴尖牙已经穿透了我的裤子,深深的刺进了我的肉里!一边的阿锦见状也抡圆了胳膊准备拍!
  刚子忽然喊了一声,“不能拍!牙会留在肉里面的!!!”
  但是他妈的迟了。
  阿锦的什么样的力气?那可是比他哥哥刚子还要恐怖的存在,我当时为了配合阿锦甚至把屁股都撅了起来!
  “啪”一声剧响!
  阿锦攥着自己的手腕脸色有些痛苦,看样子她把自己手都拍疼了。
  再看我。
  不过说句实话,阿锦这一巴掌下去我是真的一点都不疼。
  因为我整个儿屁股连着腰和半个大腿根儿都麻了,换句话说我直接被阿锦给抽成下半身瘫痪了。
  我扭头看向自己的屁股,那只可怜的树蛙直接消失了。
  连根肉丝儿都没留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