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古树地窟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时候所有的鬼脸树蛙都开始一蹦一跳的朝我们靠近,刚子瞅准了一个方向就招呼我们,“这里没有青蛙!来我这!”
  我刚想迈步,发现腿不听使唤了。
  莫不是阿锦这一巴掌直接把我尾巴根儿给抽断了?
  我出来找一趟软金椎,没给蛊物弄残了反而被阿锦给弄残了?
  阿锦凑过来直接一个霸气的公主抱就把我给抱了起来,与此同时一只鬼脸树蛙神不知鬼不觉的跳到了阿锦的手臂上,张开大嘴就想咬!
  这时候我也顾不上恶心了,一伸手就把那只树蛙攥在了手心里然后狠狠的砸向一边的树干。
  “啪叽”一声,那只树蛙被我给砸成了肉饼。
  刚子一脚踏扁了扑过来的树蛙,“怎么样啊妹子!有没有受伤啊!”
  “你他妈怎么不关心关心我!”我吼了一句,又顺手拍掉了落在阿锦头上的另一只鬼脸树蛙。
  刚子迎过来掩护我们,用脚帮我们把从地面上靠过来的树蛙全部扫飞。
  就在他转身的时候,我发现他的背上居然趴着七八只鬼脸树蛙,而且每一只树蛙都已经把自己的尖牙给刺进了刚子的后背里!
  “刚子!你背上一片!”
  刚子臭骂一句,“去他妈蛋!已经不疼了!先跑了再说!”
  这时候我两条腿也恢复了知觉,三人顺着没有树蛙的那个缺口就冲了出去,前方不远有一根倒下的巨大树干,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年了,树干早就朽成了一根巨大的管道。
  刚子一猫腰就钻进去了,我把阿锦推进去之后也钻了进去,钻进去之后我就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但是很奇怪,具体哪里不对劲我又说不上来。
  这树干要有十几米长,我们就趴在里面拼命往前爬,才爬了几步刚子就喘着粗气说道:“赶紧的,前面要是被树蛙堵了我们就出不去了!”
  确实,现在我们的处境还是很危险的,万一被树蛙前后堵了那就彻底完了,不过刚刚也是没办法,左右两边到处都是鬼脸树蛙的叫声,所以这根树干是我们当时唯一的去路。
  这也恰恰正是我之前觉得奇怪的地方,我怎么觉得树蛙好像在把我们往这个树洞里赶一样。
  “刚子!你说树蛙会不会故意把我们赶到这里来的!”
  刚子冷笑了声,“你拿它们当什么了,这种脑子和指甲盖差不多大的玩意儿能想到这个?还用起战术来了?”
  话没说完!刚子那“咔”一声!
  紧接着整个地面都垮塌了下去,刚子大叫着掉了下去,我和阿锦也没能幸免于难,滑进通道就是一个自由落体!
  我们落在了一个泥土斜坡上,像三个泥球儿一样顺着往下滚,好在一路上没什么石头,通道也是湿泥土的,除了搞一身烂泥之外倒不至于磕的头破血流。
  我拼命的调整姿势终于由“滚”变成了头上脚下的“滑”,可好景不长这时候通道已经到了低,我没来得及收腿,一脚就踹在了前面刚子的裤裆上!
  刚子之前是头朝下滑出去的,正好就趴在地上叉着腿,我自然而然就给了他一个致命打鸡。
  “哎哟我操!”刚子滚到一边捂着裤裆直叫唤。
  我趴在地上头晕目眩的,就想爬过去看看刚子怎么样了,毕竟我感觉刚刚这一脚踹是真的不轻。这时候身后通道里“啊”一声,是阿锦,她飞快的滑了出来一脚踹在了我的裤裆里!
  我连滚带爬翻倒在刚子边上,和他一样捂着裤裆在那儿抽抽。
  我们掉进了一个地窟里,头顶离我们非常的远但好在不是全封闭的,有很多大大小小的窟窿因此光线也能照进来,所以我们还是能勉强看清周围东西的。
  阿锦甩着身上的烂泥,表情有些不开心,相比起跌落地窟她更在意的可能是一身泥,看来女孩儿最关心的到底还是形象问题。
  刚子深呼吸几口估计是好多了,才勉强站起来,“你欠我的。”
  这时候我下身的酸胀也缓解的差不多了,“欠个屁,阿锦替你报过仇了。”
  刚子点起支烟往前走了几步,“这什么鬼地方,还挺大的。”
  我跟他要了一支,“地下洞窟之类的吧,找找看附近有没有出口吧。通道太滑了我们肯定上不去,头顶也别想了,离我们最少要有二十米。”
  这时候我忽然感觉有人摸我屁股,一回头居然是阿锦。
  原来阿锦是想把之前刺进我肉里的鬼脸树蛙的牙给弄出来,不过这事儿怎么能让她弄呢,她一黄花大闺女摸了一大老爷们儿屁股以后还见不见人了。
  “没事儿阿锦,这事儿让你哥来就行了。你有没有受伤啊,哪儿疼千万别忍着,一定要告诉我们啊。”
  听见我们说话刚子看了过来,我直接指了指自己的屁股,“来,帮我把毒吸出来。”
  “老子把你魂吸出来。”
  不得不说这种鬼脸树蛙是真的恐怖,先不管它到底有没有毒,光是这嘴细细长长的尖牙就足够让人肝儿颤的了。
  刚子说我屁股上每根细牙都戳进了肉里,有的浅一些露个头还好拔一些,用指甲一掐一拽就好,有几根埋得很深不把肉割开是绝对拿不出来的。
  “真要割屁股?”我绝望的问刚子。
  他非但没安慰我还笑的特欢,那张脸本来就够丑的,这一笑真快赶上树蛙背后的鬼脸了。
  “那肯定要割啊,不然怎么拿?”刚子拔出猎刀毫笑得极其阴险。
  阿锦走过来抓住了刚子的手腕,“哥,吴言会疼,你用嘴吸。”
  刚子愣住了,我趴地上哈哈大笑,“哈哈哈哈,听你妹妹的话呗,试试看,用点劲,哈哈哈哈。”
  刚子看看我又看看阿锦,一脸委屈,“宝贝妹子诶,不是吧,用嘴怎么可能吸得出来。”
  阿锦毫不退让,“吴言会疼,你用嘴吸。”
  我在边上起着哄催他,“赶紧吸!客人等急了!”
  闹腾了半天,最后刚子总算是把我屁股上的尖牙都弄出来了,至于怎么弄的便不再赘述。
  这会儿大家的伤势堵简单的处理过了,血也都止住了,我们便开始着手考虑怎么想办法从这个鬼地方出去。
  头顶上垂挂着许多植物根茎,有长有短,但是最近的离我们也有七八米的距离,靠这个爬上去不太现实。
  听回音洞窟很大,前面隐隐有水流的声音,于是我们决定往前走走看,万一尽头有什么洞口能通出去呢,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性。
  “咕——”
  我们三人愣住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