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狼狈的救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身后枪声零星的响起,但我也发现他们好像是真的没打算直接杀了我,子弹都只是打在我的脚边和身前,似乎只是为了减缓我的脚步而已。
  想到这一点我就更不怕了,撒丫子就狂奔进了黑暗里。
  才跑了几十步我的腿已经疼的站不住了,周围也已经是漆黑一片,可我却隐隐的看见,远处好像是有一片亮着荧光的什么东西。
  那像是一个水潭,一个正幽幽的散发着淡蓝色光的水潭。
  荧光在这片黑暗当中就如同信标一般夺目,我瘸着腿一步一拐跑了过去,现在不是考虑这片水潭有没有危险的时候,远离身后那群人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跑到荧光水潭边上,我也彻底脱了力。
  我狼狈的躺在地上屏住呼吸听了一会儿,身后的脚步声消失了,枪声也消失了,看样子那群人应该是放弃了追捕。
  幽蓝的水潭很漂亮,靠近之后我才发现荧光其实并不是从水里散发出来的,而是从长在水潭边上一种手指一样细长的蘑菇身上散出来的。
  这片水潭的直径大概十米左右,不算大但是清澈见底,而且里面一条鱼都没有。
  这会儿我渴得要命,但也着实没胆量贸然去喝水潭里的水。
  我好不容易喘匀了气,突然身边“啪嗒”一声。
  扭过头去一看,我发现小小花正趴在我边上不远处的地面上,好像是栽了个跟头,脑袋磕在了一块小石头上。
  “小子,你救了我一命。”我伸手把小小花拿过来放在了腿上。
  小小花站稳身体一抬手,指向了更深处的方向。
  我拍了拍它的脑袋,“你就让我歇会儿再跑吧,现在我实在是跑不动了,你要是不介意我都想原地睡一会儿。”
  小小花笨拙的跳到地上,然后用右手上的刀片在地面上瞎划拉,看了半天我才发现它是在写字。
  片刻,小小花在地上歪歪扭扭写了几个字,写的就像刚学写字的小孩儿人生中的第一次家庭作业一样,我也是看了半天才辨认出来到底是什么内容。
  【他们在引我们出来】
  看到小小花写的字,稍作联想,我也终于搞清楚了这群人为什么不想直接把我杀掉。
  刀疤那群人抓住我们的目的,恐怕是想引六门邪道的人出现,结果也不用猜,肯定是为了所谓的一网打尽之类的。
  我回忆起之前秦淮也和我说了同样的话,说是现在有一帮人在追杀我。
  这样看来被人惦记的不仅仅是我一个人,花城他们肯定也是那帮人计划中的一员,他没有亲自现身而是利用小小花来救我们恐怕就是最好的证据。
  之后小小花又在地上写了几个字告诉我,我现在的首要大事就是逃跑。
  但是我不想逃跑,我必须得把阿锦和刚子就出来。
  而且可以说我们在之前混战的时候,我就预料到了现在这样的处境,所以我当时也冒着被刀疤一枪爆头的风险留了一手算不上高明的伏笔——
  那就是我用五寸钉插伤了一个打手。
  那个打手毋庸置疑已经感染了我的咒血,所以他将是我这次救援行动的突破口,也是我唯一的突破口。
  我忍住跳进水潭大喝特喝的欲望摸着黑悄悄往回走。
  现在那帮人如果就在刚子的附近,那么他们就是暴露在明处的那一方,而如今的我则是潜伏在暗处的那一方。
  其实细想起来我之前逃出来也不算太远,只不过当时我腿疼的厉害,再加上那帮人也不追了,所以我这才选择在水潭边休息一会儿。
  几分钟后,我悄悄的爬了回去,潜伏在火把照明范围的交界处。
  刀疤他们那群人正围着笼子在说着什么,之前还好好的刚子这会儿已经是满脸的血了,显然是刚刚被那群人揍过。
  但好在阿锦看上去很正常,如果那帮人像揍刚子那样伤害了阿锦,我敢肯定我现在一定忍不住,我发誓我绝对会冲上去跟他们拼个你死我活。
  刚子恶狠狠的吐出一口血,嘴里骂着。
  领头的刀疤蹲下来尝试和刚子交谈,但我敢肯定他的沟通不会有什么收获的,毕竟刚子算是我见过的最硬气的人。
  就在这时候,我注意到有一个人有些疲惫的蹲了下来,脸色有些不好看。
  那人后腰右侧的衣服上染着一点血迹,我仔细的回忆了一下之前混战时的情形,当时我用五寸钉扎的好像就是右侧后腰的位置,而且那人的身也和现在这个差不多。
  估计现在蹲下来休息的这个人应该就是我的“突破口”。
  “嗒嗒嗒——”
  一连串细微的脚步声从后面靠了过来,应该是小小花。
  不过我暂时没空管它。
  现在我要做的就是找到一个最适当的机会把刚子他们就出来。
  因为想要引六门邪道的人出来,核心人物其实并不是刚子或者阿锦,而是我,所以此刻的刚子和阿锦其实是有被直接处决的风险的。
  可我之前随身携带的下咒道具全都被刀疤他们拿走了,所以如今我能用得上的诅咒算是被砍掉一大截。
  就在我思考该怎么利用那个人制造混乱把刚子他们救出来的时候,小小花就一直在后面瞎捣乱,一会儿拍拍我一会儿在地上“沙沙沙”的写着什么东西。
  我实在是烦的不行,才回头看看它到底在干嘛。
  可是这会儿我深处一片黑暗之中,不像之前有荧光蘑菇的照明,所以小小花写的什么我还真是看不清。
  现在我充其量也只感觉到小小花正趴在地上写字,但是写的是什么我就完全不知道了。
  正纠结着什么样才能看到小小花写的字,远处荧光水潭那个方向突然传来“哗啦”一声水响,就好像有什么东西一个猛子(头朝下跳水)扎进了水里。
  与此同时刀疤那群人无一不惊恐的往后退,一个个嘴里还嘀咕着什么:出来了,出来了,他死定了之类的。
  我他妈这才搞清楚为什么这帮人怎么这么快就放弃了,好像根本就不想追到我一样!
  合着我跑的方向有古怪啊!
  那个水谭里肯定有什么鬼东西,不然这帮人不可能给吓成这幅耗子见到猫的模样!
  这时,水潭那边又传来了一声怪响。
  “咕——”
  那是鬼脸树蛙的声音。
  但是这一声怪叫…显然要比我们见到的要响得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