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蟾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你看那是什么玩意儿?”我拉着刚子指向那个东西。
  刚子嘬着牙花子琢磨了会儿,“我看像是个人。”
  “对吧!我也觉得像。”
  我话刚说完,水面上那个人头一动,然后就慢慢的缩到了水里,看不见了。
  我和刚子看的都有点肝儿颤,不由得异口同声道:“绕吧?”
  阿锦从我们俩中间挤到前面,嘴里撂下一句,“真没用。”
  刚子见被自己妹子瞧不起了,赶紧向她解释,“妹子啊你不懂,有时候可以绕过去的就没有必要正面发生冲突,这是策略。”
  我跟着直点头,我也不想被阿锦误会成没用的人。
  阿锦淡淡的回过头,看了我们一眼,“那水潭还有意义吗?”
  我尴尬的扣了扣耳朵眼儿,阿锦这话说得很在理,水潭作为进入合合洞的最后一道关口,要是能大明大方的绕过去,那它的存在也确实没有什么意义了。
  刚子还想为自己找回一点排面,就继续解释道:“我说绕的意思实际上是先侦查侦查,万一有前人为咱们拓宽了道路呢,比如在边上挖了一个洞之类的。”
  刚子越说越没有底气,我在边上也是听得越来越尴尬。
  怎么说呢,刚子嘴里的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
  原因也很简单,刀疤那群人很显然是到过前面的水潭并且遇到了什么事情才选择退后并且扎营,要是那一群人亡命之徒都没找到所谓的“道路”,那我们也不可能找到。
  在阿锦的教育下我们还是决定直捣黄龙,我们没什么战术,也就是稍微安排了一下队形,还是之前的刚子打头,只不过我和阿锦换了位置,我排在了第二了。
  我们找了三根趁手的木棍充当武器,慢慢地向水潭的方向靠近。
  走得越近,那个巨大的身影便越来越清晰,直到我们距离水潭只有十几米的距离的时候,终于算是彻底的看清了那到底是一个什么东西。
  与其说它是青蛙,倒不如说那是一只巨大的癞蛤蟆。
  癞蛤蟆大概有半截儿公交车那么大,背后布满了大大小小隆起的恶心脓包。
  而且它浑身都是暗金色的,且除此之外最最诡异的一点,就是这只巨大的癞蛤蟆只有三条腿。
  那只癞蛤蟆正用两条粗壮的长着尖锐指甲的前腿扒在地上爬行,可它的身后却只有一条腿,不过那条腿极其的强壮,甚至有它两条前腿加起来那么粗。
  这个怪物也瞬间让我脑子里浮现出了一个词——三足金蟾。
  在咱们国家的古代神话之中,月宫里就住着一只三条腿的蛤蟆,这也是月宫也被人称之为蟾宫的主要原因。
  相传吕洞宾的弟子刘海曾经遇到过一只危害四方的金蟾,于是用金钱引之,且在收服金蟾的过程中使之断了一条后腿。
  金蝉被收服之后归化成仙,往后便口吐金钱救济穷人,固世间也有了招财金蟾一说。
  许多商人也都喜欢在自己办公桌上的财位摆放三足金蟾像,则是为了取其中招财进宝的寓意。
  然而我们面前这只巨大的癞蛤蟆不但只有三条腿,而且连身体都是暗金色的,我实在想不明白这其中到底是巧合还是有人可以安排好的。
  刚子看着金蟾若有所思,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和我想到一块儿了。
  “刚子,有什么想法没有?”
  刚子搓了搓自己脑门儿,“我忽然想起一句话。”
  “什么话?”
  刚子指了指那个圆形的幽蓝水潭,嘴里冒了一句,“蛤蟆吞月。”
  我听过这个典故,如今刚子又这么一提醒,我愈发觉得金蟾后面的那个水潭很像是个月亮。
  水潭非常圆,那些细长蘑菇也正发散着介乎于白色和蓝色之间的荧光,再加上边上这只三条腿的金色癞蛤蟆,这一切还真就构建成了一副金蟾食月的模样。
  这会儿金蟾正好爬到了月潭右边,我们也赶紧化身三条黄花鱼贴着墙边往前挪,打算先绕到对面看一看。
  可事实正如阿锦之前所说,月潭就是这个洞窟的尽头了。
  这个洞窟大概是一个勺子的形状,我们是从“把子”那个方向过来的,月潭就处在“勺儿窝”的位置。
  “这可怎么办?前面没有路了,又不能回去。”刚子叉着腰有些气馁。
  我在脑子里分析了一下刀疤之前的话,如果这个月潭真的是通往合合洞的最后一道关口,那就代表这附近肯定有一个通道才对。
  而且通道多半就在月潭里,这样三足金蟾才能起到它的作用,否则我们绕都绕过来了,它们岂不是成了摆设。
  刚子也很同意我的观点,那么现在我们所面临的问题也就很简单了。
  我们必须得解开三足金蟾和这个月潭之间所隐藏的秘密,或者直接把这只蛤蟆干翻,这样我们才能彻底的检查月潭里是不是和我们想的一样,暗藏着一个通道。
  刚子握紧木棍在空中挥了几下,“就凭这三根玩意儿?就算大蛤蟆老实趴地上让我们砸,没个十几分钟我们也砸不死它。”
  “咕——”
  又是那种熟悉的叫声。
  但是我感觉这一声好像是从我们身边传来的,而且论声音的大小和方向,应该都不是三足金蟾发出来的。
  我刚扭过头去打算看一看,一个冰凉凉的东西突然就黏在了我的脸上。
  我余光一瞥,就看到了鬼脸树蛙布满尖牙的大嘴!
  “咕——”
  树蛙怪叫一声就咬向了我的颧骨,变故来得太突然了,这一下我们谁都没有反应过来!
  尖牙刺进我肌肉的声音清清楚楚的传进了我的耳膜,血顿时就流了一脸!
  阿锦反应很快,两只大拇指掐着树蛙的嘴角就想把它的大嘴给撑开,可是她还没用几分力,树蛙就自己脱落了下来,可是它满嘴的牙却留在了我的肉里!
  我还没来及喊疼,周围鬼脸树蛙的叫声便此起彼伏的响了起来!
  于此同时,月潭边上那只巨大的三足金蟾突然就看向了我们这个方向,它那双骇人的竖瞳里看不出一丝生气,就只是大嘴一张。
  下一刻,一个人爬了出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