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金蟾吞月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周围到处都是鬼脸树蛙在湿泥土上蹦跶的声音,黏糊糊的,听得我浑身鸡皮疙瘩。
  但我更在意的还是三足金蟾嘴里爬出来的那个东西。
  那是一个穿着薄纱长袍但浑身都已经腐烂不堪的人,长袍原本应该是白色的,如今却挂着各种三足金蟾嘴里的浓稠粘液,泛着恶心的暗黄色。
  那个鬼东西一落地就开始拼命往我们这里爬,而且速度居然难以置信的快。
  我们三个绕着月潭和白衣腐尸兜着圈子,相比之下三足金蟾对我们的威胁就要小的多了。
  虽然它那双吓人的大眼睛一直在死死盯着我们,但是却除了张大嘴巴之外也就没有什么别的动作了。
  围着月潭兜了小半圈,周遭不绝于耳的怪叫越来越近,这也意味着鬼脸树蛙的包围圈越来越小了。
  刚子抡圆了木棍直接砸烂了一只扑过来的树蛙,“怎么办?这样跑下去不是个办法!”
  我当然知道这样跑下去一点用都没有,而且我们绕着月潭再转下去的话就要跑到三足金蟾的身边了,到时候那大蛤蟆要是有什么动作,我们做什么都来不及。
  月潭对面的腐尸还在绕着圈子向我们靠近,我脑子里却蹦出了一个有些冒险的想法。
  如今我们三个人都拿着木棍,那个腐尸看起来又是弱不禁风的,我们不如就等它过来直接把它砸碎了,这样最起码能少面对一个敌人。
  刚子听完我的建议脑袋点的像捣蒜一样,“行!就这么决定了,它充其量就是一个活骨头架子,老子有信心一棍子直接把它砸成骨灰。”
  于是我们三个人怀着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和自信停下了脚步,肩并肩的回过头去等待着那个腐尸。
  随着它一步一步的逼近,我的心也逐渐提到了嗓子眼儿。
  就在腐尸距离我们不到五米的时候,它忽然张大嘴巴发出了一声震耳欲聋的尖叫,然后两个挂着碎肉的骷髅手臂猛的一扒拉,整个身子拔地而起直接飞扑了过来。
  我之前一直保持着打地鼠的姿势,心想趁着它爬过来的时候一棍子夯在它的头顶,可我再也没想到它会是飞过来的。
  这种时候还是刚子反应快,他迎上前一步高举着木棍就抡向了半空中的腐尸。
  刚子大吼一声,木棍带着风声自上而下画了一道弧线。
  可我并没有如愿以偿的听到期待中那声木头击打在头盖骨上的脆响,随后白衣腐尸重重的落在刚子身后,离我仅仅一步之遥。
  好像没打着!
  刚子大喊了一声“跑!”,然后拽着我和阿锦就冲了出去。
  我刚想问他怎么回事儿就发现刚子手里的木棍已经断了,而且断口非常的平整,估计就是拿锯子锯也不一定能锯出这个效果。
  “棍子怎么断了?”我问道。
  我之前站在刚子身后,根本就没看清发生了什么事情。
  刚子面色煞白的看着我,“它嘴巴里有两个大钳子……”
  “人嘴巴里怎么会有钳子?!”
  转念一想,把这个东西当做人也只不过是我们先入为主的观念而已,这东西外形确实像人,但是谁规定长得像人就一定要是人,这里可是葬蛊堂。
  我们好不容易甩开了白衣腐尸,月潭对面的大金蟾又再一次长大了嘴巴。
  金蟾肚子里先是一阵“咕噜咕噜——”的反胃,随后它舌头一顶居然又吐出来一个穿着白袍子的腐烂尸体。
  腐尸被包裹在酱黄色的粘液里滑进了月潭,可让我们感到奇怪的是,一开始的那具白衣腐尸居然放弃了我们,也主动的爬进了月潭。
  除此之外,我们身边所有的鬼脸树蛙也都争先恐后的往月潭里跳,它们一落进水里就窜出一股难闻的白烟,然后片刻就化为一个个小小的青蛙骨架。
  “操!还好老子当时忍住没喝这里面的水!”
  我一阵后怕,我之前要是把脸埋进去一顿痛饮,那我现在就是第三具腐尸了!
  逐渐的,所有的鬼脸树蛙都像飞蛾扑火一般死在了月潭里,这间幽深昏暗的石窟居然久违的安静了下来。
  “这就完了?”刚子甩着半截木棍轻松的说道。
  阿锦摸了他哥一把光头,“没完。”
  我一直都很相信阿锦的预感,也几乎是在她说完话的同时,两具腐尸突然从水底浮了上来。
  我们赶紧后退几步打算开战,可两具腐尸却慢慢的在水面上滑动了起来,之所以不说是“游泳”,是因为它们四肢都没有动,就只是趴在水面上顺时针慢慢地转着圈。
  它们保持着相对顺时针在月潭里漂,那身薄纱的白色袍子在水面上拖得很长。
  看久了,居然有种壁画中天女在空中起舞的错觉。
  刚子应该和我有同样的感觉,他抓了抓自己的秃脑袋说了句,“嫦娥奔月吗?”
  我看的浑身发痒,“你别说,还真相敦煌壁画里仙女在天上飞那种感觉哈,要是不看脸还挺好看来着。”
  阿锦走过来帮我把脸上的尖牙拔掉之后我和刚子居然悠闲的点起一支烟看仙女。
  主要是现在我们也不知道应该做什么,刚刚那一通跑也确实挺累的,趁这个时间赶紧休息休息也不错,毕竟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
  歇了几分钟,三足金蟾合上嘴走到月潭边上趴了下来,然后把自己的嘴巴和鼻子都泡在了水里。
  “看看看!我说对了!蛤蟆吃月亮!”刚子兴奋的秃脑袋都发光了。
  我看他没出息的样子就笑他,“行了吧,你不就猜对个蛤蟆吃月亮嘛,你看你兴奋的跟个秃瓢大蛤蟆一样。”
  阿锦忽然问了一句,“一开始那个人头呢?”
  她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之前水里确实有个人头浮上来过,当时我们离得远没看清,没多久它又沉下去了。
  刚子说管那个干嘛,等蛤蟆喝完水不就行了,到时候就算水里躺着一百个尸体我们也能看得清清楚楚。
  话还没说完,三足金蟾的肚皮忽然鼓了起来,水里那两个白衣腐尸一下子就被它抽进了肚子里。
  那张蛤蟆嘴就像水泵一样,一分钟不到就把月潭里的水喝得精光,放眼看去,月潭底满是密密麻麻的鬼脸树蛙呲着牙的森白骨架。
  而就在水潭底部的正中间,居然有一口古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