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黑弓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就在此刻,一只覆满了墨绿色鳞片的利爪突然穿出水面扒住了缸子那艘船的船舷,我扬手就是一木板抡过去,直接砸翻了它几个指甲盖,湖面下猛地一声哀嚎,那爪子就缩了下去。
  战争已经打响了……
  陈东汉缩在小船中央抱着头发抖,缸子一伸腿直接把他别到了一边,“不能打就别碍事!躲我后边!”
  我扛着木板站在船中央仔细观察着周围的动静,一低头,却发现先前被缸子拽进湖里的怪人正紧贴着湖面往中间游,“缸子!这玩意儿会游泳啊!”
  我看向湖中央,只见每一艘船上的怪人都顺着船尾滑进了水里,然后都游到了小船围成的圆圈中间把头露出了水面,乍一看湖中间就像是长了一堆黑色的西瓜。
  “小心!”缸子吼了一声!
  紧接着就又一个什么东西扑到了我的背后把我按进了水里,我甚至都没来得及先吸上一口,瞬间就被身后那股力量强拽着拖往湖底!
  湖水有些浑浊,但现在不是在意这个的时候,我睁开眼睛扭头一看,就发现一只巨大的蜥蜴正揪着我的衣服把我往水底拖!
  我握紧木板就想砸它手腕,但是水里的阻力太大了,再加上木板本身的浮力,我这棍子甚至还没碰到蜥蜴的爪子就停了下来。
  眼看离水面越来越远,这时候又有十几除了大小之外,样貌几乎一样的蜥蜴游进了我的视线里,它们在水里简直太自在了,急转冲刺得心应手。
  我半口气几乎憋到了极限,于是我一咬牙伸手撕掉了身上的T恤发了疯的就往湖面上游。
  那蜥蜴估计是感觉手里一轻,在湖底一个灵活的迂回兜着圈子就又往我这里游了过来,毫不夸张的说他的速度绝对有我的十几倍,所以跑是跑不掉了!
  我索性扔掉手里的木板回身定在水里等着它,那蜥蜴是一点都不怕,伸着尖锐发黄的爪子就冲了过来,就在它的爪尖狠狠抠进我肩膀里的时候,我瞅准机会两只大拇指直接按在了它的眼睛上!
  接着我双手一较劲!
  “哧——”
  大蜥蜴两个眼窝里顿时就是黑浆直冒,它发了狂一般在水里横冲直撞,但此刻我也耗尽了血液里的最后一点氧气,喉头一紧不自觉的就抽进了一口水!
  湖水淹进气管我抑制不住的想咳嗽,但是一咳嗽必然又会吸进更多的水!
  这时候因为湖水的浸泡我浑身上下也没了力气,双脚双手发软就不自觉的往下沉,就在我意识弥留之际,我隐隐又感觉到一只蜥蜴从背后抓住了我。
  我强撑着最后一丝力气扭头看去……
  居然是阿锦!
  阿锦直接揪住我后背的肉就把我往上提,不到五秒钟的时间,在阿锦狂怒的吼叫中我直接被她单手顶出了水面,边上的缸子一把揪住了我的头发,一发力直接就把我给拽上了小船。
  我跪在船上剧烈的咳嗽,每一次肺部的收缩都能挤出一口夹杂着粘液的浑浊湖水,这种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
  我发誓以后如果要自杀,那我也绝对不会选择跳河!
  我软倒在船上喉咙和肺里都是火辣辣的绞痛,小船的周围已经漂着四五具大蜥蜴的尸体了,肯定是缸子兄妹干的。
  我抬眼看向缸子,发现他也并不是毫发无损,这会儿他脖子和小腹的位置也已经被划了两道血淋淋的豁口。
  这时湖中心“轰隆”一声巨响,先前那些漂浮在湖面上的怪人脑袋居然在同一时间燃烧了起来,它们嘴里无一例外都爆发着痛苦的哀嚎,但是却没有一个选择沉入水里扑灭火焰。
  一时间湖中心被火焰照的明亮如白昼,忽然我余光就瞥见在那些怪人的头顶上似乎吊着一个什么东西。
  抬头看去,下一刻我身上的血都差点凉了!
  山顶的岩石里插着八根至少三米长的青铜长钉,而此刻居然有一条只有半截身子的森绿色巨龙,正被这八根长钉死死地钉在洞顶之上!
  这东西似蟒非蟒,像龙却又不是龙,它浑身都是绿色的,除了插在头顶那两个似乎是青铜材质的龙角之外,在它身侧更是扎着五只青铜龙爪。
  可以见得当初捕获了这条巨蟒的古人,正全力的把它塑造成一条苍龙的形象。
  这半截龙苍长的可怕,即使是被斩断了一半也有近乎二十米的长度,它的脑袋虚弱的耷拉着,但是我能看的出来,它那双眼睛里的阴毒,恐怕丝毫不减当年!
  “你妈的…原来真的有龙…”缸子光顾着感叹,甚至都忘了用木板砸那只快爬上小船的蜥蜴人了。
  一旁的陈东汉跪坐在地上眼神已经呆滞了,嘴唇打着颤喃喃自语。
  我叫了他几声都不答应,我怕他被这条蛇活活吓死就跳上了他们的船,可就在我伸手拍他的时候,我却听到陈东汉的口中不断的反复念叨着同一句话——
  九方大乱…这就是九方大乱啊…
  稍作回想我还记得,当年王莽和句町国的战争之所以没有拼出个你死我活,正是因为天下大乱导致王莽政权垮塌,不日绿林军攻入常安,最终王莽也死于乱军之中。
  莫非这九根钉子便是映射了所谓的“九方大乱”?
  王莽的新朝江山原来是被人咒亡的?
  正想着,那苍龙忽得昂首,与此同时这片湖居然霎时间安静了下来,所有的蜥蜴人都不知去向了,唯独苍龙正下方的那些燃烧着的鬼人,依旧在痛苦的**着。
  缸子彻底没劲了,颓然坐在了船上,“兄弟这怎么回事…这真的是龙…?”
  我用力咳了咳气管里的水星子,摇了摇头,“不是,这应该是一条罕见的蟒或者是蚺。只不过当初的古人很想把它改造成一条龙的形象,应该就是为了这个痋术吧。”
  陈东汉看着这幅壮观的景象,浑身激动的颤抖着,这会儿他嘴里已经换了词,正不断念叨着“古术奇巧,天命可窥”,估计是被震撼的半疯了。
  正在这难得清闲之时,湖中心一艘小船上,一个人忽然坐了起来。
  “师兄,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船上那女人,说了这么一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