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往生一梦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秦欢半个脚后跟悬空在龙桥边缘给我让了一条路出来,他那张阴险的脸上笑的有些微妙,我完全看不出来他到底是鼓励还是在嘲笑我。
  “小师弟你没问题的,我看好你。”
  秦欢说了这么一句,但我没搭理他,毕竟我胸口里的那股冲动现在还热乎着,我怒吼一声大步往前冲,冲到龙桥断口右腿一蹬整个人拔地而起!
  然而我的雄心壮志也在这一刻彻底垮塌,转成了心虚和恐惧,因为我的前面是一片彻头彻尾的黑暗,而我也感觉自己的这一跳应该比不上之前那两枚硬币。
  一秒钟的滞空很快结束,我再次回到了重力的手里,整个人开始往下坠落,我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不能好好改一改这个脾气,每次只要有人一激我就受不了。
  秦欢喊了一声“成了。”
  与此同时我的胸口就猛地撞在了什么东西上面,感觉像是悬崖的边缘,这时候我来不及嫌疼,两只手臂赶紧死死的扒在了上面,这时候给我三百万我也不松手。
  我下半身悬挂在虚空之中,两条腿微微的摆荡。
  “爬!越拖越没劲!”秦欢提醒道。
  我没空好奇他怎么知道我挂在悬崖边缘,只得凭借着上半身的力量拼命往上爬,好在平时我也算是半个运动型男人,虽然吃奶得劲都用出来了但好在还是上去了。
  落地之后我从口袋掏出打火机按亮了火焰,发现自己正坐在一个弧形的池子边缘,池子外围有一圈大概两米宽的泥土边,泥土边的里面就是一汪平静的水面。
  “打火机点着,你人往边上挪一点。”秦欢喊道。
  我赶紧坐在地上往边上挪了挪,高举打火机为他照明。
  秦欢的身体素质不是盖的,我只在黑暗中听见了一串轻盈的脚步声,然后他整个人就飞了过来,稳稳的站在了我的身边,连晃都不带晃一下的。
  他看了我一眼,眼神里有些嫌弃,“出来办事儿连个手电筒也不带?”
  我一听他损我心里头就烦躁,直接就怼了回去,“谁说不带的,之前打那些蜥蜴人搞丢了而已。你还说我呢,你为什么不带?”
  秦欢瞥了我一眼,“打蜥蜴人打丢了。”
  池水好像很浅,是淡绿色的,我小心翼翼的把脚踩进去,发现果不其然水池的深度只到我的脚踝而已,但是冰凉冰凉的,就跟一脚踩进雪地里一样。
  “怎么说?往前走?”我问秦欢。
  他直接带头走了出去,“怎么,你还能有别的路走?”
  我跟着秦欢往前走了大概二三十米,就看到了一个白色的散发着很微弱的荧光的阶梯,想必这应该就是秦欢之前所说的悬剑桥了。
  我稍微往边上走了几步,发现这确实是一座拱桥,而且在桥肚子下面还真就悬挂着一柄锈迹斑斑的金属剑,剑的造型很朴素,并不是我想象中那样浮夸到龙飞凤舞的样子。
  斩龙剑上面的桥身上有四个字,我这个距离有些看不清楚,于是就招呼着秦欢想往前走几步,他在搞清楚情况之前也不敢擅自上桥,于是也只能先跟我走过去看字。
  比起斩龙剑,那四个字才算是龙飞凤舞,我看了半天才勉强分辨出来那应该是“往生一梦”四个字。
  秦欢掏出一包烟递给我一支,“你对这四个字有什么理解?”
  说实话,这四个字倒是撞到了我的专业上,因为召邪降咒里面就有一个诅咒叫做往生一梦,我当时还因为它的功效神奇琢磨了很久。
  总的来说往生一梦咒是一种破坏别人大脑的诅咒,必须通过蛊虫寄生的方式才得以生效,中了蛊的人基本上就完了,他的一生都会陷在同一个时间段之内不停地循环下去。
  秦欢听我说完这些表情没什么变化,但是很明显他非常在意这个奇怪的诅咒,“那你好好看看有没有办法避免,要是这座桥真的被附了这种咒,那我们只要上去肯定就完了。”
  我仔细观察了一下往生桥,发现桥下面的水很黑很黑,显然是深得不得了,游过去估摸着没什么问题,但关键是我不敢。
  看样子我们必须得弄清楚这座桥的名字究竟是巧合,还是说真的被附了邪咒。
  但是一座桥能有什么好琢磨的啊,我看了半天连个下手的地方都没有,秦欢倒是轻松,直接原地坐在水里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烟,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你干嘛呢?”看他不干活我有点不平衡,就问了一句。
  秦欢的脸在往生桥荧光的映照下显得有些阴森,他长长的吐出一口烟,轻声说道:“游过去?”
  我也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但我觉得不靠谱,“那这座桥不就是摆设了。”
  说完我等着秦欢回答,没想到忽然站了起来,孩子一般雀跃到了往生桥前面然后一回头,露出了一副我从来也没见过的纯情的表情,“阿七,我们游过去吧!”
  阿七?!
  我看着秦欢就像看着傻子一样,这人怎么好好的给我起了个这么别扭的名字,疯了吧。
  “我的大师兄诶,你干嘛呢?”
  我往前走了几步,秦欢忽然面对着我这边蹲了下来,他伸手抹了一把额头,表情瞬间变得宠爱起来,“你看你胆子真小,不游过去怎么去山顶看日出啊,要是绕过这条河肯定就错过啦~”
  这时候我背后的汗毛就都竖起来了,秦欢可能已经中了往生一梦……
  “秦欢!你怎么了!你是不是中咒了!”
  秦欢蹲直了身子向我招了招手,“别担心啦,你妈妈不会说你的,咱们只要看完日出早点回去就行啦,谁都不会发现的!”
  我给他这幅表情搞得头皮发麻,秦欢铁定是中了诅咒了,可是为什么啊,我们明明一直都待在一起的,怎么会他中了咒我却没事儿呢?
  难道是因为他坐在水里的?
  怎么可能,我没见过哪个诅咒术对姿势还有要求的。
  事情到了这一步,我就不敢靠近秦欢了,我稍稍往后退了两步,脑子里不断地回忆着召邪降咒,试图寻找到一个能够帮助秦欢摆脱咒梦的方法出来。
  可就在这个时候,我和秦欢之间的水面突然往上一涌,一个什么东西就浮了上来。
  我定睛一看,那是一具棺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