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梦幻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就在棺材浮出水面的那一刹那,我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
  因为这具棺材,我居然认识……
  那是一个样式没有什么特别的近乎黑色的棺材,但是我敢说这种黑色的棺材,世界上绝对不可能有第二个。
  我怀着疑惑走到棺材侧面蹲下来仔细看,在棺材左侧靠下的位置,有一个左上右下的刻痕,就看在看到刻痕的这一刻起我的头就晕的几乎站不住了。
  因为这是我奶奶的棺材……
  我再也无法说服我自己了,这个带着奇怪刻痕的黑色棺材,我敢说找遍全世界也不可能找出第二个来!
  “咔——”
  就在我脑子里一团浆糊的时候,棺材盖突然轻轻往上一弹,便又盖了回去,我怕被吓得脚底发软不自主的往后退了几步,一屁股就坐在了草地上。
  草地…?
  我不是在往生桥前面吗…
  抬头望去,竟艳阳高照。
  我忽然发现自己正站在奶奶家的院子里,这会儿虽是正午但到处都是静悄悄的,夏风燥热的刮来,吹得我懒洋洋的竟有些困了。
  回头看去,客厅里没有开灯,到处都是暗暗地。
  忽然里屋的房门被人推开,我定睛一看,穿着一身连衣裙的秦淮居然从奶奶的房间里走了出来。
  她向我招了招手又指了指客厅的桌子,这时我才发现桌子上居然摆着十几道卖相可人的家常菜,与此同时,我身后的院子外也忽然嘈杂了起来。
  我一转头,发现爸爸妈妈还有二伯大伯他们说着笑着就走了过来。
  而且二姐也在其中,我赶忙迎上去问道:“你身体怎么样了?我之前一直给你找软金椎来着!可是…”
  “什么啊?”
  二姐疑惑地看着我,就好像刚刚从我嘴里吐出的字她一个都理解不了似的。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家人们走进了客厅里,自己却愣在院子里一步都迈不动,因为我知道明明就在两分钟之前,我还站在往生桥前面的浅池里!
  我一定是和秦欢一样,中了往生一梦了,这一切都只是我的幻觉而已。
  等我回过神来,天居然已经黑了,屋子里灯火明亮饭菜飘香,所有人都围着桌子吃着喝着聊着笑着,大姐看了我一眼,然后用力的挥了挥手“站外面干什么啊!吃蚊子啊!”
  我木然的点了点头,狠狠了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
  真尼玛疼……
  如果这一切都是我中了邪咒之后的想象,那未免也太真实了,我脑子里一直清晰地记着我和秦欢来到往生桥之前的一切,直到被二伯劝着喝了一小口白酒。
  先是清新,紧接着便是热辣,白酒顺着喉咙流下去就如同咽了一口滚烫的消毒水,当这口不算美味的饮料下肚之后,酒气从鼻腔里冲了出来。
  但这一切简直太棒了!
  “爸妈!我想你们!”我高举酒杯喊了一声。
  我妈用手托着下巴看着我,眼神里满是宠爱和欣慰,可我爸却挂着一幅极度嫌弃我的嘴脸说了句“恶不恶心。”
  酒桌上我和二伯胡侃着,和两个姐姐天南海北的聊着,可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到爷爷奶奶,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趁着几个大人划拳闹腾的时候,我起身走到了奶奶的房门前。
  “你干什么!!!”
  我刚准备伸手推门,身后酒桌上我爸忽然吼了一声,把我给吓一跳,可就在我回头看去的时候,刚刚还围在桌边的家人们,却都不见了。
  客厅里一片漆黑,桌上没了杯盘狼藉,桌边也没了欢笑叫闹,所有的人都不见了,就只剩下一扇大开的门,以及门外那映照在朦胧月光下的院子。
  “吱嘎——”
  奶奶的房门自己开了。
  房间里很黑,窗外的月光只堪堪照到了半张床,可我能勉强看见房间里的一切都和我之前来的那次一样,倒放的柜子、四不靠的床,以及那个只有镜框没有镜子的老旧梳妆台。
  所有的东西都在它自己应该在的位置上。
  我深吸一口气看向床底,我记得上次我在奶奶房间里的时候,小瑶就躲在床下,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此刻我忽然有了一种强烈的感觉,那就是小瑶还在下面。
  “小瑶……”
  我轻轻喊了一声。
  可是除了窗外轻柔的夏风之外,屋子里没有任何声音。
  “小瑶你在不在……”
  我又问了一句,突然床板“咚”的一声,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床底下狠狠往上顶了一下。
  “花家二爷,你找小瑶?”
  是那个我熟悉的尖锐而空灵的声音,但是现在的我不会害怕了,因为我知道小瑶是我的朋友,她曾经为了救我可是搭上了自己命!
  “小瑶,是我,我好像中了邪咒了,一直被困在这个地方。”
  这时候一条长着黑色绒毛的节肢动物长腿从床下伸了出来,可舞动了几下之后就又缩了回去,“花家二爷,既然你知道这里的一切都是假的,那你为何要询问小瑶呢?”
  小瑶说的对……
  这一切都是往生一梦的幻境而已,那我在这幻境里的求助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知道,但是我实在想不出来我该怎么办了。”
  小瑶又顶了一下床板,“花家二爷您学过咒术,所以在梦里还能知晓自己的情况,可是你的同伴就没怎么幸运了,他也许会在属于他的梦境里待上一辈子。”
  听完小瑶的话,我忽然想到了些什么。
  如果这个幻境里的一切包括小瑶,都是被我的大脑自己编造出来的,那么小瑶嘴里的这些话,实际上也应该是我大脑自己的产物罢了。
  所以小瑶说的一切,本质上都是我自己在说。
  这时候小瑶说道:“对哦,您想的没错,这里的一切都是您创造出来的,小瑶要说的话也是您潜意识里的想法而已,所以小瑶才说,您问我没用的。”
  我直接盘腿坐在了地上,没错,这一切就是梦而已,然而梦里的一切都是我大脑给出的反馈。
  刚刚那顿饭也许是因为我对家人的思念,而如今的小瑶很可能是因为我此刻的无助。
  可是知道这一切根本就没用,我得弄清楚,我到底该怎么才能脱离这个邪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