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无法接受的噩耗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想罢我一抬头,眼前的景象居然又一次变幻了,现在的我正坐在寸子山的半山腰,面前不远处就是那个埋藏着黑白陶罐的古老荒坟。
  可此刻在这座荒坟之上,竟坐着一个我无比熟悉的老人——我的奶奶。
  “奶奶……”
  我深谙这一切都只是我的臆想,但是如此熟悉的奶奶这会儿就这么坐在我的面前,我怎么也不可能按捺住心里刚刚痛失不久的那份情感。
  “我的乖孙啊。”奶奶抬头一笑,我们之间的距离瞬间被拉进,如今已然是促膝的程度了。
  “乖孙啊,你应该听奶奶的话的。”
  奶奶看起来精神很好,笑容也是一如既往的和蔼慈祥,我忍不住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对不起奶奶,可是我想你…我好想你和爷爷啊…我没听您的话去挖这些罐子也是因为我觉得这样能离您近一些而已…”
  “我的大孙子,你入了这苦海以来遇到的这些事,又何尝不是对奶奶的诅咒啊。这一切不应该怨你,也许这都是奶奶曾经留下的祸,儿孙受苦实在是祖上不修啊。”
  奶奶说着说着便哭的老泪纵横了,她觉得自己这一世因为咒口伤人所以积不了阴德,儿孙后辈所遭遇到的一切都应该是她自己的责任。
  可我却听得无比难过,因为这一些都是潜意识里我自己的想法。
  原来这么久以来,在我内心的最深处里居然把这一切都归咎于爱了我们一辈子,保护了我们一辈子的奶奶。
  “孙儿你记住,一人一命,阴家无根。我们不论是害人还是救人,只要是左右了天道的安排,就都会大损气运。其实命不如物不仅仅指的是咒口的本事,它何尝说的不是我们自己啊!”
  “步入阴咒门,七苦不脱身。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这本是人间七苦,但是这些苦痛却会因为我们动荡天道而加倍报应在我们所爱的人身上,所以大孙子,听奶奶一句劝,切莫再施行苦咒了。”
  听完奶奶话,我脑子里想起了很多人。
  缸子、阿锦,他们原本都拥有着自己的人生轨迹,虽说苦中乏甜,但至少活的平安快乐,可认识我之后他们被迫经历了多少苦难,如今甚至落了个生死未卜的下场。
  再说花城,虽说和我不算特别熟,但由于我们都是六门邪道的人所以我对他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这次丽江之行是我打电话叫他来的,而他现在也和缸子兄妹一样,下场不知生死不明。
  最后说秦淮,其实我觉得秦淮是个例外,因为我想了半天也没觉得自己哪里克到她了,自从和她认识直到答应介入她肋下生鳞的事情以来,我觉得我一直都是在帮忙,从没给她添过乱。
  我正怀着悔过和自疚的心情坐着回想以前的事,突然就有人给了我一巴掌,这一下力道极重,我直接给抽的目眩的,我抬起头看了看奶奶,她正一脸慈祥的看着我。
  紧接着又是一个无形的巴掌抽在了我另一边的脸上,这一下比之前更重,我顿时眼前都黑了,于此同时我耳朵里朦朦胧胧就听有一个人在叫我。
  “师兄!”
  是花城的声音!
  “啪——!”
  第三巴!我两眼拼命一睁,就发现我正坐在浅池里,面前半蹲着一个年轻人,等我视线里的模糊逐渐消失之后,我发现那人真的就是花城!
  眼看花城第四巴掌已经举起来了,我赶紧伸手攥住了他的手腕,“你他妈的会不会救人啊!拍脸蛋拍脸蛋!你他妈左右开弓的抡圆了抽,打日本鬼子呢?!”
  花城见我清醒了顿时笑的前仰后合,“哈哈哈哈!你刚才吃饭呢?又是敬酒又是啃鸡腿的,哈哈哈笑死我了,还看着一个方向一脸花痴,师兄你看谁呢?”
  我给他说的脸上顿时就燥起来了,赶紧用手捧着池水洗了把脸,这时我忽然想到了秦欢,赶忙问道“秦欢呢?就那个傀手家的,他也中了往生一梦了。”
  花城一指身后,我赶紧歪头一看,就发现秦欢正躺在往生桥的阶梯上,双眼紧闭嘴脸颊通红睡的正香。
  “你也抽他的?”我有点幸灾乐祸的问花城。
  我刚问完花城又前仰后合笑成了一条毛毛虫,“他啊!他啊哈哈哈!我要是不抽他几巴掌他就快和那个阿七搞情况了,裤子都脱到膝盖了!哈哈哈哈!”
  不过我更好奇的是,花城是怎么把我们扯出往生一梦幻境的,毕竟这是一个咒术,要是光靠几巴掌就能抽出来,那这未免也太丢人了。
  这时偶花城的表情忽然变得严肃起来,他垂头丧气的走过去坐在了秦欢的边上,“师兄,接下来我说的这件事,我希望你听了之后能尽量保持冷静。刚刚我从龙桥上来之前,在水里看到了缸子的尸体。”
  “什么?!”
  我狠狠的瞪着花城,我了解他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玩世不恭的性格,可如果他要是敢拿这个和我开玩笑,我是绝对不会给他好脸色看的。
  “我没骗你,我不可能看错的。”
  我脑子里顿时就是“嗡”的一下,满眼的天旋地转,花城的表情很认真根本就不像是在开玩笑,我也不认为他的情商低到会和我开这种玩笑。
  “那阿锦呢…”
  花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他们兄妹在一起。”
  “你放屁!”我破口大骂,“你这么喜欢阿锦你看到她的尸体能忍心让她就这么漂着?”
  “我想把他们捞起来的,我想拼着命最起码也把他们给背出来。但是那条大蛇忽然从水里冲了出来,把他们给吞下去,我说的都是千真万确。”
  听完花城的话我向后一仰颓然倒地,手肘强撑着费了半天劲才把上半身勉强支出了水面。
  他们死了……?
  看着一脸失落的花城,看着依旧在沉睡的秦欢,我忽然觉得这一切有些不真实,这个噩耗来的如此猛烈,我除了塌天般的打击之外,却没有过多的悲伤。
  可为什么,我总觉得这一切都不太对劲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