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鸿门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时至深夜,事情谈完之后我和花城回到了我的房间里,我们打算商讨一下贾向阳刚刚说的这件事——
  两天后的晚上十点,我们要陪贾向阳去一趟北部湾的万古游轮办些事。
  北部湾北邻广西省壮族自治区,东临广东雷州半岛及海南岛,西边儿一面被越南挡着,而南面则是直通我国南海,是一片被三陆环抱的橄榄形海域。
  贾向阳说万古游轮表面上是一个由商人们联合举办的一年一度海上大派对,可实际上就是一个暗地里的交易会,关键是这个交易会,简直是什么东西都卖。
  机器设备、药品配方、古董文玩、龟甲兽骨、这些都算是简单平常的东西了,据说只要是人能想得出来的东西,那么你在这艘船上就一定能找到卖家。
  花城坐在沙发上看着天花板傻笑,我看他那模样别扭的很就问他,“你傻笑什么呢?”
  “你听没听到贾老板后来说的?他说男人女人都能买到,我的天,这还得了?我要是有点钱我也买个大姑娘回家伺候我,给我端茶递水。”
  看花城那骚样我就想怼他,“行了吧你,你不是一生只爱阿锦一人的吗?人家刚离开一天还不到你就要买个大姑娘回家伺候你了?犯不犯法先不说,你有房吗你?”
  花城给我说急了,“你乱想什么玩意儿,我就是想买个女仆回家伺候我生活,没你想的那么龌龊啊。”
  确实,在会议室的时候,贾向阳说的话把我们都吓了一跳,可是花城嘴里这贩卖人口的事儿都算是很小的了。
  贾向阳说这么大的集会根本就不可能有什么普通玩意儿出现,那里头所谓的机器设备,指的都是各国假钞印钞机和钞票印版,甚至是生产武器弹药的设备等等这些东西。
  药品配方说的也都是违禁药品,或者从通过某些手段从知名餐饮企业或者生产工厂里盗取出来的原料配方和生产配方,根本就不是我们想象中什么红烧肉的做法那些玩意儿。
  古董文玩就更不用说了,古玩是永远也不会过时的,几乎世界上所有成功的商人都喜欢弄些喜欢的或者说有意义的古件作为收藏,更别说全天下那么多老百姓和民间收藏家了。
  而且这些物件的来历通常也只有两种,其一就是我们所熟知的通过盗坟掘墓得来的,其二就是从别人手里偷盗抢夺而来,而且偷盗所占比例要高于盗墓很多很多。
  总之,这艘船简直就是集各方罪恶于一体的超级犯罪大联欢,然而贾向阳如果只是区区一个二手车商贩,那他是绝对不可能进去的,因此这人的底细是绝对的不简单。
  而他找我和花城帮忙的目的也很明确,就是作为普通保镖跟在他身边,但主要任务还是为他防护那些来自于“暗处”的攻击,也就是所谓的术,因为那艘船上将会有很多很多的东南亚人。
  贾向阳之前在飞机上中的形咒就是一个泰国和尚干的,和尚和贾向阳就是去年在万古游轮上认识的,之后由于在生意上出现分歧贾向阳选择了抽身,从而导致泰国和尚一怒之下施了咒。
  花城打开茶几上的餐盘,我发现里面的炒饭和炸猪排居然还冒着热气,心想那小女仆还真挺能干的,看来我们在会议室的这段时间,她一直都在照顾着这盘宵夜。
  看着那盘金灿灿,每一粒米都饱满喷香的炒饭我忽然意识到我已经很久没吃饭了,我赶紧拿手去挡花城,“这是我的,你要吃你自己去厨房弄去。”
  “哎呀师兄你真小气啊,我不是没吃饱嘛,咱俩一人一半。”花城说完我们俩就在沙发上为了这盘有人的宵夜撕起来了。
  就在这时候有人敲了敲我卧室的门,随后门就被人推开了,我们互相揪着对方衣领扭头看去,只见一个穿着旗袍的中年女人身姿傲然的站在门口蔑视着我们,她身边的小女仆则一脸愧疚的低着头。
  我看那女人的表情就很不爽,当即就昂起脑袋冒出了一副痞子相,“敲完门之后应该问一声能不能进来,怎么?你不懂?”
  那女人一点也不怵,就只是嫌弃的一笑,“这座房子里连螺丝都是我的,我想去哪儿和你没关系。”
  她这一句话直接就分开了主客身份,把我的后话给堵住了。
  但花城是什么人?花城可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当即就哈哈一乐说道:“那你晚上来我被窝里吧,我不要你敲门,直接脱了进来就行。”
  那女人没想到花城会怼的这么下作,一时间竟找不到什么话语反驳回来,我心想这人多半是贾向阳的太太,我们作为客人也不能太过了,更何况花城嘴里的话都算得上是xi
  g骚扰了。
  于是我轻拍花城肩膀,看着那女人说道:“行了,有什么话就说。你要是不喜欢我们也行,我们马上就走,到时候贾老板那里麻烦你自己去说一声。”
  我直接把贾向阳搬出来的决策很成功,那女人张开嘴欲言又止便也算了。
  她瞪了我们一眼转头就走,那小女仆鞠躬目送女人离开后才敢到我们面前来,“两位先生,孟安青太太在餐厅设宴请二位去。”
  “谁是孟安青?”我问道。
  小女仆紧张的回头看了一眼门口,然后说道:“就是刚刚那个人……”
  花城拿起餐盘里的猪排咬了一口,“哟,请客吃饭还这么凶?”
  小女仆微微点头,很小声的说:“太太的性格就是这样……她好像是有事想请你们帮忙……”
  “请我们帮忙?”我听到这个就乐了,“就刚刚那个态度还请我们帮忙呐?那我可把话撂在这儿了,这饭我吃定了,忙我绝对不会帮。”
  我扭头看花城以为他也会表个态,谁知道他正在用勺子一口一口的扒拉盘子里的炒饭。
  “你有没有出息啊?马上有赴宴了你还在这吃,猪啊?”
  花城丢下勺子用手胡乱抹了一把油嘴,“孟安青不错,我可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