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不情之请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可以你大爷,那是贾向阳的女人,你少搞这些事儿。这么说咱们的命也是他救的,你别惦记人家媳妇儿。”
  我赶紧掐死了花城心里那股禁断的火苗,心说这人怎么见一个爱一个,就这骚样还敢说自己是处男,我估计这家伙最起码小学就成熟了,初中肯定就熟透了。
  稍微收拾收拾我们就跟着小女仆下了楼,穿过宫殿一般的客厅之后我们来到了一扇欧式双开大门前,小女仆恭敬敲门随后伸手推开,我只看了一眼里面就愣住了。
  餐厅是个狭长的长方形,正中间那张离谱的长方形餐桌就像是古时候欧洲皇室用餐的那种,孟安青正坐在主位,左右手两排各十二把椅子延伸过来,简直气派至极。
  头顶高贵奢华的水晶吊灯映照着墙壁上那些无比精致的油画,我一幅一幅顺着看过去,发现油画里画的全都是贾向阳和孟安青的肖像。
  画里夫妻二人或盛装端坐于夜晚花园之中,又或是于无边草原骑于高头大马之上,我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两人不简单,他们不但偏爱西方文化,还都是都有一颗当皇上的心。
  再看餐桌上,几道典型的西方菜品虽不算稀有但做的精致诱人,皆放在孟安青一臂之内,特别是那一大碗淋着棕色酱汁的土豆泥,我第一眼看到它就已经馋的不行了。
  孟安青见我们进来,像模像样的站起来很优雅的一抬手,那派头像极了某金姓国家领导人和媒体百姓招手打招呼的模样,我和花城相视一眼都是哭笑不得。
  这人也太能装了,好在孟安青长的确实是漂亮,否则这幅做派简直恶心人。
  于是我们也微微点头致意,一左一右直接走到孟安青边上坐在了她的下手位,孟安青坐下之前看了一眼小女仆,后者一鞠躬便出去了。
  孟安青还穿着刚刚那身旗袍,虽说把她人到中年却火热不减的身材包裹的玲珑有致,但是和这个餐厅的西式风格却是大相径庭,看起来着实有些格格不入。
  我偷瞄了花城一眼,发现他正在看人家的脖子,于是我赶紧干咳一声拉过他的注意力,那王八蛋也太失礼了,“咳,这么晚了还搞得如此隆重,孟太太是有什么事情要和我们说吗?”
  孟安青二话不说从桌子下面拿出了两张纸分别放在了我和花城面前的餐盘里,我看了一眼,发现这是一张银行本票,而且票载金额居然高达八十万。
  “我丈夫让你们陪他出差,给报酬吗?”孟安青问道。
  之前贾向阳让我和花城陪他去万古游轮的时候并没有说过会给我们报酬,当然我们也不在意,毕竟是承了别人的救命之恩,这时候再谈报酬格局确实就有些小了。
  于是我回答道:“没有,我们就是去帮个忙而已,不需要报酬。”
  “那你们把这两张本票收起来吧,就当是这次出差的报酬了。”孟安青端起红酒杯,轻抿了一口,极其优雅。
  说不心动那是假的,我原来在单位工作一年的收入差不多也就八万块钱左右,这一张和擦屁股纸差不多大的本票一下子就抵了我近十年的辛勤劳动,我怎么可能不心动。
  再说花城,他出来本身就是为了赚钱的,甚至就连下葬蛊堂的目的都是为了弄点钱花,这种老财迷怎么可能不心动,孟安青这一手简直正中了他的下怀。
  见我和花城没表态,孟安青接着道:“拿着吧,其实也不是白给。我是想让你们替我做一件事。”
  我等的就是她这句话,“猜到了,那您说吧。我们看看到底是什么事儿,要是抵得上这么多报酬那我们肯定是想拿这钱的,但如果是我们做不了的事儿,那还恕我们清高一回。”
  孟安青微微点头摊手一请,示意我们可以用餐了,我也是早就饿得不行,当即一大勺土豆泥就送进了嘴里,毕竟我从进门开始就惦记这个了。
  花城也端起盘子划拉了一大口玉米粒进嘴里,可这时候,孟安青却淡淡的说了一句:“帮我杀了我丈夫。”
  花城一大口玉米粒直接喷到了我脸上,我也差点被喉咙里咽了一半的土豆泥给噎着,“您说什么?!我没听错吧,你让我们杀了贾向阳?!”
  我说完之后发现自己声音有点大了,赶忙看了看大门,孟安青却说道,“没事,他出差去了,后天才会回来。现在家里留下的全都是我的人。”
  花城目不转睛的盯着这个女人的脸看,直到连我都觉得不自在了,他才缓缓说道:“为什么?你现在拥有的家底和财富,哪怕你们之间没有感情你也可以过的很幸福。”
  “不只是有感情而已。”孟安青“咕咚”一口喝掉了剩下的小半杯红酒,眼里冒出了愤恨。“我根本就不爱他,我是被他抢来的,我是被他强行囚禁在这里的。”
  这个故事让我非常意外,回看墙上的油画,画中孟安青嘴角的幸福在这一刻竟变得有些怪异了。
  孟安青也看出了我的想法,伸着颤抖的手指向那些油画,“你们知不知道为什么是油画,为什么不是照片?因为我真的笑不出来,我在他身边的这些年,我一次都没有笑过。”
  “呼……”孟安青深深的出了一口气,竟再一次从桌子下面拿出了两张本票推到了我们的面前,而这一次,上面的票载金额居然是整整两百二十万。
  “八十万算是定金,事成之后你们可以拿到这两百二十万。我还可以亲自送你们一家公司,我甚至还可以请人帮你们打理,可以动用关系给你们安排稳定的生意来源,让你们下半辈子不愁吃穿。”
  听完孟安青的话,我脑子里甚至已经浮现出了一副我身在豪宅幸福生活的场景了。
  三百万,外加一个被铺好前路垫好后路的成熟运营的公司,先不谈这个公司,我就是把这三百万丢银行里不闻不问圈养起来,一年也最起码有六左右万的利息,一个人收敛着活简直绰绰有余了。
  正想着,花城拿起餐巾擦了擦嘴冲孟安青说道:“那杀了他之后,你就是单身了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