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亡命之徒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上甲板之前,贾向阳给了我们一人一个胸徽,胸徽是黑底红缀的色调,而且上面只刻着一个编号:044。
  带好胸徽之后陈老说我们可以就地解散自由活动了,一个半小时后大家在Deck6,也就是第六层甲板集合参加交易会,不过这一个半小时不是自由活动,我们是有任务的。
  在贾向阳吩咐我们的任务之前,我一直以为我们这次的职责是保镖,结果我才知道,我们原来是杀手。
  贾向阳让我们找到那个泰国和尚,然后神不知鬼不觉的想办法弄死他。
  我问了原因,但是贾向阳什么都不愿意说,只告诉我这是私仇而已,但是迫于某些理由这件事必须要做的神不知鬼不觉,让别人不能怀疑到贾向阳和陈老的头上。
  我这才知道,原来早在飞机上我救了贾向阳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在他的计划之中了,虽然说下了飞机之后我们断了联系,可最终,我居然还是鬼使神差的主动联系上了他。
  我说不清楚这到底是阴谋还是阳谋,但我感觉,我自从学了咒口,我就一直在倒大霉。
  陈老和贾向阳离开之后花城也走了,他说有一件非常在意的事情要去调查,稍后回来找我们,但我和缸子是眼睁睁的看着他远远地跟着一个旗袍美女走的。
  这孩子迟早要死在女人手上。
  万古游轮的客层一共有十五层,从下往上数的前五层都是住宿的地方,第六层是交易会,平时不让人去,从七层开始往上就是娱乐场所了,什么餐厅酒吧健身房KTV等等等等一应俱全。
  我和缸子如今所在的是第十二层,也就是集会层,这里就像是一个大型露天pa
  ty一样,只是音乐没那么劲爆,参加集会的人看上去也都挺有素质的,让我有一种我们混进了上流社会的感觉。
  现在这里就只剩下我和缸子了,缸子拍了拍肚子说饿了到前面的吧台去找吃的去了,我就扒着栏杆看着大海思考着该怎么找到那个泰国和尚。
  在我看来,这个泰国和尚的外形一定是最好认的,我脑子里也立刻就浮现出了一个黑皮肤光头穿着袈裟的形象出来,虽说在这种场合穿袈裟不太现实,但他的总体辨识度肯定还是很高的。
  除了用这种外貌辨认法,那我就只能在胸徽编号上想办法了,如果我能找到类似客户手册一样的东西就好了,上面最好标明了谁谁谁是几号,然后住在几号房间之类的。
  正胡思乱想着,右边距离我两三米的地方,一个女人也和我一样撑在栏杆上目光平淡的看着大海。
  这女人穿着一身深紫色的宴会礼服,而且身材极好,我本想稍稍打量她一下结果眼神就卡在了她腰的位置上不去了,那腰简直就是犯规,我估计她腰围最多就六十厘米。
  看了两三秒,我知道自己已经严重失礼了,于是赶紧把中了邪一样的视线给扯回来强行飘忽到了远处,可就在这时候,那女人忽然说了一声“好看吗?”。
  我背后一凉,然后略带歉意笑着看过去心想还是道个歉比较好,结果我却发现这个女人居然是孟安青!
  她之前一直侧身对着我,海风又把她头发吹得挡住了小半张脸,再加上我当时也确实是被她的身材给吸住了眼球,所以我居然没有认出来!
  “你怎么来了?”我赶忙问她。
  孟安青小嘴一撅,带着些撒娇的说道:“我怎么就不能来呀,看,我可是正是被邀请的成员。”
  说完孟安青把身子传过来一挺胸,我看到了一枚编号是045的胸徽,和我的样式一模一样,只不过稍稍大一些,而且胸徽还带着暗金色的边线。
  “你这个怎么比我大啊?”
  孟安青伸出修长的食指轻轻拨了拨自己的胸徽,莞尔一笑,“你说的是胸徽?还是胸?”
  这女的怎么和当时在贾向阳家里完全不一样了,那时候她可是一身傲气睥睨天下,现在怎么变得这么“甜”了?而且浑身都透着一股小女生的味道。
  孟安青拢了拢被海风吹乱的头发,解释道:“带金边的胸徽都是交易会申请人,也就是所谓的“老板”,所有不带金边的都是客人,也就是老板带来的人,懂了吧。”
  这么说孟安青居然是老板,是和陈老、贾向阳身份相同的人。
  “那你喊我们杀你老公干嘛?你自己动手不就好了吗?”我直接问她。
  孟安青环顾一圈,然后轻挪莲步来到了我的身边,轻声道:“给你们钱的目的,不就是给我自己买一个清白吗。你们的钱,不也是拿风险换来的吗。”
  我这才认识到我堂堂花家咒口二世传如今的身份就是个被人买凶的亡命之徒而已,孟安青让我们在这艘船上杀了贾向阳,而贾向阳又让我们在这艘船上杀了泰国和尚。
  只不过前者的报酬是金钱,而后者的报酬却是秦淮的生命而已。
  我突然想到万一过了没多久,一个黑皮和尚找到我,然后给我一大笔钱让我在万古游轮上杀了孟安青那该有多好玩,这三人就杀成一个圈儿了。
  这时一位侍者端着一个放着鸡尾酒的托盘来到我们身边,孟安青优雅的拿过一杯,我刚想伸手也拿一杯,逝者微微欠身,小声说道:“四层已经有一位客人退出了,再退出四位,交易会终止。”
  逝者说完就离开了,而我停在半空的手也停住了,“什么意思,交易会有五个人退出就不开了?”
  孟安青轻抿了一口酒说道:“这个退出,其实就是死掉的意思。”
  “死?!”
  我目瞪口呆,在这艘游轮上死了人是会被广而告之的?!
  这到底是什么法外之地啊,众目睽睽之下死了个人就这么稀松平常的吗,那尸体这么处理?
  事后不会有人来调查的吗?
  孟安青看着我的脸好像忽然觉得很滑稽,端着酒杯笑的玉肩耸动,酒都洒出不少,“放心吧,这种事会有人妥善处理的。所以说啊,我给你的钱就相当于送的一样。只要你有胆子去拿就行,简单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