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压轴戏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我来之前就听贾向阳说了这里有卖什么龟甲兽骨的,我当时就好奇这些东西不是可以买卖的吗?
  首先,龟苓膏在中国的知名度那是不言而喻的,而且乌龟、龟甲、龟板本身也都是中药。
  再说兽骨,虎骨酒我估计应该是禁止交易的,但是我也不是没见过,其实说到底这东西只要有路子都是能买到的,不至于千方百计混到万古游轮上来卖。
  但转念又一想,这些所谓的龟甲兽骨如果指的都是刻写着甲骨文字的具有历史价值的古董,那就另当别论了。
  王龙看我挺好奇的,没等我问就主动和我说,“我卖的东西也没什么特别的,珍惜就珍惜在咱从来没见过那东西。那应该是一个玉雕的动物脊椎,大概有人的手臂那么长吧。”
  “是玉雕的还是玉化了?”我忍不住问道。
  因为这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了,玉雕的动物脊椎说白了那就是一个工艺品,但是玉化就不一样了。
  我们小区有个八十多岁的老大爷,不论刮风下雨手里天天盘着两颗大核桃,那两颗核桃是他的父亲留给他的,老大爷自己就在手里把玩了四五十年,更别提他父亲盘了多久了。
  咱们都是街坊邻居,每天见着面我也都和老爷子道声早安,所以老爷子也算是信任我,让我有幸捧过一回。
  好家伙,那两颗核桃的外皮看起来完全就是玉化了,整体外形就像是两颗泛着光的咖啡色玉核桃,你说是玻璃做的都有人信。
  王龙说的兽骨也是同理,如果那真的是一根被人盘包了浆的动物脊椎,那么这就几乎可以直接的证明这根脊椎的奇特之处,毕竟从古至今我还没听说过有谁喜欢盘脊椎的。
  如果这根脊椎不是意义非凡或者在某些方面具有奇效,谁能天天盘一个半米多长的骨头啊?
  但是这其中最让我在意的一点还是,我在考虑王龙口中这根脊椎,恰恰就是我正在苦苦寻找的软金椎的可能性。
  “王老板,这根脊椎在什么地方啊,我挺想看一看开开眼的。”我暂且打消了去找贾向阳的想法,端起酒和王龙碰了一杯。
  王龙听我对他的收藏好像挺感兴趣,那张肥脸上立马洋溢起了一抹赤luoluo的骄傲,“哎呀,我也想给你看看的,可是这会儿那东西在后面的货轮上放着呢。”
  “哎,真是太不巧了。那请问王老板是怎么得到的这根脊椎的呢,是从别人手上买来的吗?”
  王龙放下酒杯翘起二郎腿,看样子是准备跟我大说特说一番。
  这时外面突然嘈杂起来,坐在包厢里听上去就像是有人在非常激烈的吵架,钟义起身就打算去看看,我也跟着出去了。
  在交易场正中间的中心平台上,一个人正捂着脸在地上痛苦的翻滚,而在他边上,缸子正捏着拳头破口大骂。
  这家伙又打架了!
  我也顾不上王龙这边了,扯着嗓子一边喊一边就跑了过去,“缸子冷静啊!”
  缸子一看是我,两只眼睛瞪得老大的,等我跑到近前就发现躺在地上那人下巴都歪了,估计是被缸子一拳给捣脱臼了。
  “你干嘛呢又打架?”
  缸子上来用力拍了拍我的肩膀,两只眯缝眼滴溜溜的打量我,“你哪儿去了啊?也不知道和我们说一声,妈的老子都急死了。”
  “先不说这个,回头再告诉你。你这儿怎么回事儿,怎么三句话不对就开打啊?”
  缸子刚想说话,眼睛忽然往边上一撇,我也顺着看了过去,只见一个穿着西装的光头从一边的包厢里走了出来,正笑盈盈的看着我,但是他脸上那种笑,怎么看怎么别扭。
  “两位,在万古游轮上撒野不太好吧?”光头很随意的坐在了一边的沙发上。
  “撒野?!”缸子一指还躺在地上**的那人,“他要杀我!老子锤他一拳算是够客气的了!”
  光头眉毛一挑,表情极其轻浮,“哦?他要杀你?这可跟我了解的事情不太一样,不过你打的没错,怎么能杀你呢,太失礼了。”
  这光头说话云山雾绕的,完全听不出本意,就总觉得他的话里处处都掺杂着玩笑和虚假,根本就不知道他想表达什么。
  缸子脑子比我直,更是直接愣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那光头看我们这副模样哈哈一乐,伸手抹了抹自己的光头,缓缓说道:“吴言、钟义、严飞堂、花城、秦欢、观天,对吧?”
  我当场就被他说愣住了!
  这人竟然一下子就把我们六门邪道几个人的名字全都报了出来!
  “今年咱们万古游轮能接待到你们六位,真是三生有幸,还请几位出来见个面吧?”
  光头说完一拍手掌,我这才发现全场所有人都已经隐隐的围成了一个圈了。
  身后包厢里花城走到我和缸子身边,低声道:“师兄你个乌鸦嘴,还真给你说对了,今天这事儿就是奔着我们来的。”
  我也没想到我当时在饭桌上的后狗屁推理居然成真了,不由得后悔怎么不早点劝大家一起离开,非得按兵不动,这他妈就按出事儿来了。
  远处,钟义严飞堂也不紧不慢的向我们走来,刚刚还一脸和善的王龙如今俨然换了一副冷漠淡然的表情,正事不关己一般的看着一切。
  身后不远的地方忽然一声惨叫,回头看去,一个打手模样的人正捂着自己的肩膀蹲在地上,脸都疼白了。
  而他的整条左臂软绵绵的耷拉着,就像是一根连接在肩膀上的麻绳一样,想必是已经脱臼了。
  而这个倒霉蛋边上的秦欢正整着自己的西装,一脸淡然的扔下了一句“少他妈碰我。”然后也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
  五个了,还剩一个观天了。
  在他们三个向中心平台集合的期间,陈老和贾向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到了王龙边上,三个人交头接耳时而说说时而笑笑,看得我一阵火大。
  我们这几个蠢货,被彻头彻尾的算计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