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鏖战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秦欢离得比较近,比钟义他们先一步来到我和缸子身边。
  他还没站定就飞快的揉了一把我的脑袋,脸上露出了一抹略带着玩味儿的笑,“八戒啊,你瞅瞅咋办,咱们今天算是栽了,估计不死也得脱层皮。哎哟,这小姑娘是谁?”
  小瑶表情冷得很,看了一眼秦欢没说话。
  众目睽睽之下我想说几句帅气话壮壮胆,但就听见缸子在我边上一个劲的嘀咕,嘴里头嘟嘟囔囔的听不清楚到底在说些什么,两只眯缝眼还在非常认真的扫视着全场。
  “你干嘛呢?”我问缸子。
  缸子又嘟囔了一会儿,才认真的点点头说道:“我大概数了一下,估计有三百个人,平均到我们头上大概一人要对付五十个人左右。兄弟你不能打,我帮你匀三十个,就是不知道你其他朋友能不能行。”
  秦欢听完缸子的话眼睛都直了,口气里也凭空多了一丝难以置信,“二师弟,敢问您这位朋友到底是何方神圣,他是带着枪呢还是带着手**呢?一个人打八十个?就是杀八十只鸡且得有一会儿呢。”
  不过,我到没觉得缸子是在装逼,“不瞒你说,我这个兄弟可是罗汉下凡,力大无穷。要是空手对空手的干,只要咱们给他护着一点身后,他捶死几十个还真不稀奇。”
  说话间钟义他们也到了,严飞堂蹦跶着就来到了我身边,冲着缸子说道,“那你帮我匀三十个呗,我和小吴师哥打过一架,平手!哎哟,这小姑娘是谁?”
  我一脸不耐烦,“你们台词是不是都复制粘贴的?”
  边上钟义拍了一巴严飞堂的肩膀,“别别别太轻敌了,认真起来,一会儿躲躲躲我后边。”
  看到钟义结巴了,我也知道他是用上将足家的本事了。
  可是很奇怪,在这一刻我心里几乎没有滋生出任何一丝的恐惧,就只有满腔的冲动以及我从来也没有体验过的那种视死如归的感觉。
  我甚至有些期待这场注定不会有好结果的战斗赶快打响,我也好随便抓住一个人很打上几拳,好好的彻底宣泄掉这段时间不断淤积在我心里的憋屈和苦闷。
  此刻所有看起来有头有脸的人都被护送到了远处的“观战席”,其余的打手也都蠢蠢欲动,慢慢的缩小着包围圈。
  战斗一触即发!
  缸子一脚踹瘫了一个沙发,扔了一根方沙发腿给我,钟义也如法炮制踢坏了一个沙发,这会儿我们七个人手里也终于算是勉强的配备上了武器。
  不过这会儿我虽然不害怕,但是对这场战斗的结果却是一点信心也没有。
  因为他们不可能没有枪,这种组织,这种场合,会没有枪?
  所以就算我们七个有大闹天宫的本事,他们也只是需要一人扣一下扳机,那我们几个的结局就不是死掉这么简单了。
  这么多人,我们直接就给打烂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小声道:“万一他们有枪怎么办?”
  “不可能。”严飞堂断然否定了我的猜想,然后回头捏了一把我的脸颊,“有枪我们就不会活到现在了,相信姐姐,他们要是的活的。”
  我一想也是,船上保守估计有三百多人盯着我们,如果他们的目的仅仅是杀死我们,那我们早就死了一百遍了!
  如今我们的处境就好像长坂坡里的赵云,当年子龙有着曹操惜才的护佑,我们也有光头不得不活捉的优势,但我也只能祈祷一会儿我们也可以像赵子龙一样杀个七进七出吧。
  全场安静的可怕,这时远处的光头把双手高举过头顶,用力拍了两下,笑着说道:“来吧,记住要抓活的。”
  就在最后一个字落地的同时,全场爆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怒吼,周围的人潮水一样涌了过来!
  我和严飞堂不知不觉就被另外四个人给挡在了背后,这种感觉虽然很安全但是也非常憋屈,我不想被他们当成孩子一样,我也想和他们并肩战斗!
  就在缸子正前方,一个壮汉迎面就冲了过来!
  缸子是何等勇武?
  二话不说抡起沙发腿在空中夯出了“呜”的一声,沙发腿直接在那个壮汉抬起格挡的手臂上砸断成了两截,壮汉还没来得及惨叫,缸子大骂一声“什么破质量”然后就把手里的半截沙发腿砸到了那人的鼻梁上!
  再看钟义,已经一个低扫腿踢断了一个人的膝盖!
  我们背靠着一个包厢,隔断了一半的御敌面积,不过那些人也不蠢,都开始搬沙发准备给我们来一顿沙发雨!
  钟义甩出手里的沙发腿砸倒一个,两步上前一个回旋后踹直接踹在了一个人的胸口,那家伙炮弹一般向后飞了出去,狠狠的撞倒了身后两个同伴。
  边上严飞堂被人揪住了衣襟,领口都撕破了露出胸口一大片雪白,我冲过去就拿沙发腿抡那个人的脑袋!
  可我的力量比起缸子还是差太多了,我“邦邦邦”连砸了三下,那人竟然放开严飞堂鬼叫着揉着脑袋摇摇晃晃退回去了,我还以为自己一下就能把他砸晕,看来我还是太低估人类的头盖骨了。
  花城倒是不需要我多担心,这人实在是太灵活了,手里拿着沙发腿只要有人靠近他身体范围两米之内,管你是伸腿还是伸手,来什么抡什么。
  小瑶也不用我多说,她那大蜘蛛爪子力大无穷,关键还长,那些人近不了身就得被一爪子砸翻。
  再回看秦欢,这家伙已经把沙发腿给弄断了,这会儿沙发腿在他手里就犹如是根粗匕首一般,他两眼冷视着前面,竟然没有一个人敢靠近他,我再仔细一看,木头尖子上已经沾了不少血了。
  合着秦欢已经给沙发腿的用法来了一次质的飞跃,改抡为捅了。
  “严飞堂我看出来了!还是咱俩凑一对儿吧!他们好像都挺能打的!”
  我话说完钟义已经冲进人堆里去了,那些赤手空拳的打手也都拿起了各式各样的东西充当起了武器。
  什么酒瓶子,木头板子,拖把棍子,有个人甚至举着一个用来放水果的大白瓷盘子在人堆外边往里挤,打算给钟义脑袋上来一下子。
  就这么一愣神的功夫,一个人冲刺几步飞扑过来肩膀狠狠地撞在了我的胃上,我被他拦腰抱着向后一倒就翻进了身后的包厢里。
  我胃里疼的一阵翻腾,刚想爬起来,那人“咔哒”一声——把门给锁上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