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兄妹再相聚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缸子几乎是飞扑过来拿起了手机,“妹子你在哪儿啊!哥去找你,吴言没死!吴言被救活了!你快回来吧!”缸子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抱着手机喊,差点就给阿锦跪下来了。
  我赶紧也跟着喊,“对啊阿锦!我没死我复活了你在哪儿啊!我们去找你!”
  阿锦似乎是愣住了,但我能听得出来,她在拼命压抑着抽泣。
  良久,她才淡然的说道:“好…”
  但是我知道,此刻她的内心里要比表面上汹涌一万倍,我不敢腆着脸说我自己就是阿锦的挚爱,但是我知道我对于她来说,是生命中及其重要的一个角色。
  电话里阿锦说她在南天门,我和缸子问了半天她也没说出个具体地址出来。
  前几天阿锦听说我死了之后就出去到处问别人怎么去九龙山,问了几十个人也没人知道这个地方,最后问到了一个老太太。
  那老太太说自己小时候一直住在山里,在她们村子东边有一个叫酒笼的小山头儿,但是那地方深山老林的实在不好走,就连老太太自己也没法明确的指出条路来。
  然后阿锦就记着“东边”和“村子”这两个关键词就出发了。
  阿锦直接找了一辆出租车,把缸子给她的两千多块钱一起扔给了司机,好在那司机算是个老实人,用手机认认真真查了老半天才出发。
  司机开着车一路往山里钻,直到实在开不动了才让阿锦下车,临走前还把车上的半箱矿泉水和几个面包给了阿锦。
  临走前司机师傅还千叮咛万嘱咐这地方叫做五阱明村,小姑娘你别到处乱跑赶紧联系你朋友来接你,一个人在这深山里太不方便了。
  阿锦在村子里问酒笼山在哪里,一老头说往西南边山沟沟里钻,过了南天门山头就是,然后阿锦抱着矿泉水就出发了。
  直到走累了阿锦才从口袋里翻出手机,正巧碰到我打电话过去,阿锦这才接了起来。
  现在的事情就简单了,缸子直接让阿锦回头到村里等,我们马上出发去找她汇合,等大伙儿碰了头后面的事儿再说。
  不过这会儿小瑶正在赶来找我的路上,我也不想让缸子陪我等,他现在急的就像猴子一样抓耳挠腮就差上蹿下跳了。
  所以我让缸子先走,保持电话畅通就行,我接到小瑶立马就赶过去。
  其实我也急,这么久没看到阿锦了我也想看看她到底怎么样,关键我是想当面安慰安慰她,然他看看活生生的我。
  花城这个馊主意出发点是好的,但谁也没想到会发展到这一步。
  我在房间里等了半个小时分钟,小瑶到了。
  她看到我很开心,精神状态看起来也很不错,身后的那条大蜘蛛腿也确实不见了,据说这会儿腰上正裹着一圈又一圈的绷带,除了有点儿疼别的没什么。
  “小瑶…你这蜘蛛腿是硬扯下来的…?”
  小瑶很平淡的点点头,“嗯,和蜘蛛分开之后,身体就用不上力气,可能是之前连接处的肌肉组织结构被破坏了。”
  我一想也是,之前小瑶和大蜘蛛是连在一起的,虽说不知道原理是什么,但是我能确定的是,这两个身体之间有一部分组织结构是共用的。
  现在把蜘蛛的那部分扯掉了,小瑶难免会受到影响。
  小瑶看我打算出门就问我去哪里,也想跟着来,可我实在是担心她的安全,思前想后还是学花城编了一个还算像样的借口。
  “小瑶啊,现在有个重要的任务要交给你。首先咱是兄妹,以后你肯定得和我住的近点儿对吧。”我还没说下半句,小瑶那脑袋拼了命的点头,头发都甩乱了。
  “对嘛,所以我要你先回我家去,在我家楼下租套房子。然后自己安排安排家具买买日用品,我办个小事儿就回去,咱兄妹俩以后就是邻居了。”
  我越来越发现我自己是个当演员的料子了,说这段话的时候我脸上笑出了一堆褶子,笑出了对美好未来的憧憬。
  小瑶听完也很高兴,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我赶紧打了个电话给房东,先问他楼下那套租出去没有,我有个农村的妹子想来投靠我,要是没租出去这房子我就要了。
  房东大叔也很痛快,直接就答应了,但主要还是因为我平时为人处世也挑不出什么毛病。
  主要是我这儿实在是等不及了,就喊孟安青来帮我送人,而且租房的钱什么的全由她包了,毕竟她之前隐瞒了这么大一件事,现在也到了弥补弥补的时候了。
  一切安排妥当出了门我打车直奔机场,打了个电话给缸子,他其实也没能走多远,我们两人还是在机场碰了头。
  在机场等航班的时候我们俩遇到了人生中最大的麻烦——那就是我们身上没什么钱了。
  在这个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的时代,这可是无解的。
  所以我又腆着脸打了个电话给孟安青,问问能不能借点钱给我,我回家了肯定还给你。
  没想到孟安青打了几通电话我们的飞机票就给安排好了,还有人专门赶到机场送了张不记名卡给我们,说是里面有八万块钱,先用着不够再说。
  我他妈这才感受到傍富婆是多么的快乐,搞得我完全不想努力了。
  傍晚我和缸子再一次到达了丽江三义国际机场,下了飞机我们直接打了部车沿着221省道一路北上,一直开到丽江市南边往右一拐上了小龙潭公路,这就算正式进山了。
  小龙潭这三个字特别熟悉,一想我发现我们又回来了,我记得羊脸子村好像离这儿也不远。
  我和缸子坐在车上一路的颠腾,直到山路已经崎岖深入到出租车再也开不动我们才下了车。
  晚上八点半左右,我们连走带跑终于来到了五阱明村。
  这是一座被青山环绕的小村子,每当我来到这种村子都有一种很强烈的想在这种地方定居养老的冲动,我非常喜欢这种几乎是与世隔绝的生活。
  我们跑进村子,阿锦正坐在一间民房门口的台阶上啃着馒头。
  看到这一幕我眼泪水就绷不住了,这丫头实在是太讲义气了,仅仅是为了我们的一个所谓的善意的谎言,这一趟她受了多少苦。
  缸子飞奔过去一把就把阿锦抱在了怀里,然后开始嚎啕大哭,阿锦也抱着哥哥,闭着眼睛轻轻的拍着他宽厚却也单薄的后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