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倒霉一家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我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因为院子里这一家四口人,让我想起了昨天夜里老板两口子在阿锦屋子里说的那件事。
  再看看那副画,我更是想起了刚刚才听过的关于老秀才和小猴子的故事。
  莫非这两件事,说的都是一家人?!
  见我在他们院子前面停了下来,那男人抬头看向我,脸上很勉强的挤了一个自以为和善的微笑。
  但在我眼里,那就是苦笑。
  “你好啊。”我和男人对上眼神,便笑着打了个招呼。
  男人把手里的半碗肉圆拌饭递给了媳妇儿,起身直了直腰,“你好,来旅游的啊?”
  “昨天来的,今天打算出去转转,想跟您打听个地方。”我笑着走进院子,和好奇正盯着我的孩子招了招手。“大哥您知道四叠尸猴儿庙的事儿吗?”
  话刚说完,边上的老太太嘴里“啊呀”一声,撑着膝盖狼狈的从小板凳上爬起来,趔趄着就往屋里躲。
  与此同时,那男人看向我的眼神里也明显的多了一分警惕。
  “你们别害怕啊,是这样的,我学过医,昨天在招待所听老板说了您家的事情,特地过来想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放心,我不收费的。”
  我说话的功夫那女的已经抱着自己的儿子像躲瘟疫一样跑进屋关上了门,如今院子里也就只剩下我和家里男主人了。
  “你真是医生?”男人疑惑的问道。
  我直点头,“嗯嗯嗯,我骗你干什么,别看我年纪不大,我见过的怪事儿可太多了,如果你们有困难真的可以和我说说,反正就是一说又不会吃亏,对吧。”
  “唉!”男人大叹了一口气,竟原地蹲了下来,“我爸中邪了…把自己埋在土里已经好长时间了…我真不知道他还能活多久…”
  大哥说出了关于他父亲的事,我也点着头在院子里踱步,仔细的寻找着周围有没有什么比较可疑的东西或者说地方。
  一个老人一夜之间忽然变成了某种动物,这情况你扔到哪儿都说不通,所以我第一想法就是老爷子肯定是中了什么邪咒了。
  “大哥,老爷子发病之前家里来过什么人吗?”
  男人抱着膝盖蹲在地上,本就瘦弱的背影如今看起来更是渺小的像是个无家可归的病孩子。
  “没来过人…家里没什么亲戚朋友…村子里也很少来旅游观光的…没来过人…没来过…”
  我索性围着屋子绕了一圈,当绕到屋后的时候,窗户里那老太太和她儿媳妇小孙女都趴在那盯着我看,眼神里满是警惕和戒备。
  我也不想管她们,咧开嘴敷衍一笑就接着找。
  这一圈绕下来虽然收获了不少怪异的目光,但我还是有所发现的,那就是我发现他们家院子里的那口井,好像不太对劲。
  井的形状倒是没什么特别的,只是这口井突出地面那部分的四个侧面,都被刻上了奇怪的图案。
  那四个图案的方位比起正位好像稍稍顺时针的偏了一点点,于是我就问那个男人,“大哥啊,你知不知道这几个画儿是谁刻的啊?”
  那男人走到我边上,毫不在意的用脚尖轻轻踢了两下那图案,叉着腰想了会儿才说道:“我妈说,这好像是我爷爷刻的,但是当初为什么刻这个我爷没说,所以我妈也不太清楚。”
  这四个图案并不是叙事也是不文字,但是它们其中的一个,我好像在召邪降咒上看到过。
  那个图案起头是一个“竖”,笔锋往下走一点就顺时针的画了个小圈儿,然后笔锋接着往下走一点又画一个圈。
  如此反复画上三个圈之后,比划往右一拉,以一道“横”作结尾。
  看起来有点像底下带着一道横的糖葫芦。
  其实这串糖葫芦是个咒,而且在我那根麻绳上也很详细的记载过。
  这叫夜王咒,也叫游百年。
  当初我和秦淮在单位大巴车上的时候我就很想给老王来一个游百年,这样他以后可就精神了,一辈子都不用睡觉,时间大大的多。
  但是一想到人不睡觉是会死的,当时也就算了。
  可是在水井上刻着夜王咒是个什么意思?
  怕水用光喽?
  想让地下河为老百姓多做几十年贡献呗?
  看着看着我的探知欲就上来了,翻开手机就打算找个人问问,我感觉另外那几个人很可能就得认识一两个,毕竟说到底大家都是同一条脉络上下来的。
  之前在万古游轮上的时候观天给咱们拉了一个群,里面除了秦欢之外连缸子都在,只不过由于观天的缘故群里一直都没人说话而已。
  我绕着水井把不认识的三个图案拍下来发到了群里,同时在后面附上了一句话:各位师弟师妹早上好,这些图案谁认识啊?
  严飞堂几乎是秒回:小师兄啊,你是咒口老本家你还问我们啊?
  我回复道:一共有四个图案,其中有一个我认识,但是这三个我不知道啥意思,所以求助一下你们现场观众。
  打完字我就抱着手机等严飞堂回复,这时候缸子来了一句:在哪,等我。
  其实这家伙完全不会汉语拼音,打字纯靠手写,这四个字看起来简明扼要气势霸道,实际上是因为缸子嫌手写太累了。
  聊了一会儿也没聊出个所以然,最可靠的钟义从头到尾也没出来说句话,我也就收起手机打算自己琢磨琢磨。
  边上那大哥见我忙着也就一直没敢打扰我,这会儿见我忙完了才好意思开口问:“你想到什么办法没有?”
  我本身也不是个喜欢隐瞒的人,当初在缸子家遇到他老爹的时候我也是直接告知他老人家似乎中了邪咒。
  我总觉得隐瞒这个没意思,回头还得再找无数个谎言去圆,还不如说大实话。
  于是我清了清喉咙很严肃的告诉他,“不管你信不信吧,你爹是被人下了咒才会这样的。而且我觉得这个咒,很可能和你们祖上那只猴子有关系,我不知道你老娘有没有告诉你那只猴子的故事。”
  没想到这大哥居然一脸的严肃,好像对我口中所述丝毫没有一点怀疑,“我们一家子向来对人和和气气更别说有仇人什么的了…怎么就被人诅咒的呢…”
  我拍了拍他单薄的肩膀,很认真的说道:“别担心,这就是我来这里的目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