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酒后豪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为了得知真相这顿饭我必须和廖大哥吃,但是出于对招待所老板的尊重,我们又不能在店里面吃。
  不过老板说我们要是不怕村里其他人围着我们跟看猴儿戏一样的话,可以给我们在村路正中间支一张桌子,两人吹着夜风吃着菜喝着酒应该也挺不错。
  但我考虑到我和廖大哥聊得都是一些玄之又玄不可明说的怪事儿,而且肯定少不了杀人放血这些词儿。
  这要是被人家听到了,丢人且不谈,给人报警抓起来都有可能。
  思前想后,我们还是决定在招待所后面靠近树林子的边上支一张桌子,老板贴心的给我们拉了一根电线出来,接了个白炽灯泡挂在了一边树枝上就当照明了。
  傍晚七点多,我已经坐在桌子边枯等了半了小时了。
  回想我下午那会儿也是傻,临走时候就忘了和廖大哥约个具体时间,搞到现在走也不好留也难受,杵在这儿跟蚊子自助餐一样。
  慢慢地,时间到了晚上八点钟,天也已经彻底黑了下来。
  林子里的黑暗稠的像是能流动一般,带着一股子阴寒慢慢地围了过来,树杈上的白炽灯泡散发着有些燥热的光,惹得无数飞虫一次又一次的舍命往上撞。
  这时候,不远处踩着草地缓缓走来一个人,我恭敬的起身看去,正是廖大哥。
  “廖大哥!这边!”我起身招手。
  廖大哥的表情很暗淡,轻轻地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了我。
  等他来到桌边两人落了座,我不想一开口就谈正事儿,显得有些太燥了,于是我给廖大哥倒了杯酒递到他手上,“廖大哥啊,今晚耽误你时间了。”
  他和我一碰杯直接仰头喝光了杯里的地瓜烧,喉咙里烧得一阵咳嗽,连吃了几大口菜才压下去,“我也是没办法了,不然我肯定不会把希望寄托在你身上的。”
  廖大哥这话不假,要是某天一个过路人凑巧来到你家门口,然后说你老爸的肺癌晚期就交给我了,估计任谁都得骂一句神经病。
  不管廖大哥是不是病急乱投医,总之他能相信我这就是一份难得。
  况且,我也是有目的的,我总觉得酒笼山猴儿庙就是我要找的那个藏着软金椎的葬蛊堂。
  我不急着问廖大哥也没主动说,两人就这么心照不宣的吃着菜叶儿抿着酒。
  就这样能有十几分钟吧,最终还是廖大哥没忍住,开了话头,“之前的故事你可能也听过,那我就接着往后说吧。老太爷当年掉进地洞里之后,我爷爷因为年纪小实在是没有什么办法,就只能去村子里找人帮忙,可回来的时候却发现地面上的那个洞消失了,就好像是被谁偷偷填起来了。”
  事后,当年的小乞丐脑子里就只剩下了“四叠尸,猴儿庙。”这几个字,他再度重回孤苦无依的生活之后,这六个字也像是噩梦一样缠绕着他,阴魂不散。
  小乞丐慢慢长大却终日深陷回忆无法自拔,村里的药店老板见小乞丐可怜,就好心给了他一份送药的活儿。
  虽说辛苦,但至少不用吃百家饭了。
  小乞丐慢慢长大,膝下无子的药铺老板也在临终前把这间药铺传给了他。
  二十一岁那年,已经是药铺掌柜的小乞丐遇到了一位小村姑,小村姑时常来店里抓药,一来二去的两人也结下了情愫。
  不久之后小乞丐上门提亲,小村姑的父亲也挺相中这个人便就答应了。
  结婚之后,就在小村姑诞下女儿的那一天,他父亲忽然撒手人寰,小乞丐就觉得非常奇怪,老丈爹平时除了有些咳嗽之外身体一向不错,怎么会一夜之间就抛下妻儿往西去了呢?
  不过怪事虽怪,发生了也就发生了,几个月后大家也都淡忘了这件事。
  某天,小乞丐押车给一镇里富商送药,恰巧又路过了当年的那条山沟,曾经的记忆一下就如同潮水一般涌进了小乞丐的脑海里。
  往后几日他就像是中了邪一般,店也不管了家也不顾了,每天都往深山里钻。
  直到后来,就发生了老太太和我说的那件事,而且就在四个坛子被埋进井边之后没多久,小乞丐就不见了,老太太和自己的丈夫找了半辈子,却连具尸体也找不见。
  前段时间,廖大哥的父亲也就是当年小乞丐的女婿,也疯了。
  之后的事村子里都传遍了——廖大哥的父亲跑进林子深处把自己栽进了泥土,直到现在依旧是,而且估计也是活不长了。
  听完这个故事我心里五味杂陈,不知有多少类似的怪事在世间各个角落不断的上演,无数深陷入这种诡异泥潭的家庭,也许穷尽了一生却连一个为什么都搞不清楚。
  三两酒下肚,人的情感也就汹涌了起来。
  廖大哥伏在桌子上哭,而我则在不断的思考,这件事应该从哪个角度下手比较好。
  首先,我怀疑当年的小乞丐失踪的真相,很可能就是自己跑进山沟沟钻进了那个地洞里,和那个曾对他有恩的老秀才死在了一起。
  而且,药铺老板病亡、小乞丐老丈爹的离奇猝死以及廖大哥父亲发了疯这三件事里综合来看,那个地洞里的什么猴儿庙应该就是葬蛊堂没错,否则不会有这么多怪事接二连三的在这附近上演。
  这三件怪事还都是我们知道的,不知道的也许多了去了。
  所以,既然我现在弄不清楚井身上的咒印以及井边土下的四人血究竟是怎么回事或者说是拥有什么效用,那么我也许就只能下一趟猴儿庙葬蛊堂了。
  所谓酒壮怂人胆,再说了我本身就算是一介莽夫。
  于是我酒嗝儿一冒,豪迈的拍了拍廖大哥的肩膀,“这两天我就去一趟猴儿庙,看看能不能下去找些什么线索出来。说了要帮你父亲治好这个病,那我肯定会全力以赴的。”
  廖大哥当时就不哭了,被我这句自杀式的告白个吓了一跳。
  我本以为他会千恩万谢痛哭流涕视我为救命恩人。
  谁知道他直接来了这么一句——还是算了吧,你年纪轻轻的,要是死在里面那就太可惜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