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莫名其妙多个徒弟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边上的老板和老板娘都看傻了,手里的扑克牌直接撒了一地。
  我也没想到一下楼来看到的会是这一幕,我本以为高二此行的目的只是为了向我道谢,毕竟从他给我打钱这件事来看,他背后的咒应该是替他赚了些钱的。
  可看他现在这幅虔诚的模样以及眼眶里隐隐沁出的眼泪,我就感觉自己好像真的就变成了活财神了。
  “你快起来,跪着干嘛,快快快。”我赶紧过去扶他。
  高二见我拉他就拼命往下赖,但是他这身形估计体重可能刚刚过百,我一较劲还是把他给提站起来了。
  “先生您不收我当徒弟我就不起来了!!!”
  高二站我面前双手抱拳说的吐沫星子直飞,边上老板看着觉得有意思,就插嘴道:“你这不已经站起来了嘛。”
  高二闻言又想往下跪,我两只手抄着他的咯吱窝一咬牙就把他拖到了边上凳子上摆好,“行了啊,你再搞这么大动静我就走了,后面的事儿咱也就别往下说了。”
  我这话一出,高二也算是老实了,我也才愿意坐下来陪他聊聊。
  “吴先生!您简直太神了!”说了没几句高二就开始脱衬衫,急的扣子都是被拽开了。
  脱完之后他一转身,直接把黑黢黢的后背对着我们,老板两口子也是好奇的不行,就赶紧都凑过来看。
  高二背上的疤已经长好成型了,如今就是两个比黄豆略大一点的血红色圆形疤印,两个印子里头各嵌着一个颜色稍淡一些的方块,这就组成了两枚惟妙惟肖的“铜钱”。
  “后来陈老给了我五万块钱让我在游轮上耍钱还找了个人专门给我记录,他们就想看看您的本事是不是真的。谁知道我押什么就来什么,就是闭着眼睛扔牌子最多也就是小赚,从来就没输过钱!一个小时不到就赚了快五十万!”
  难怪他会毫不犹豫的给我打一笔不算小的钱,那是因为在高二看来,他这五十万的外财全都是我的功劳。
  不过这也不至于要到拜师的程度。
  “这钱你赚着就赚着吧,拜师的事儿就别再想了,我没这个本事,而且我前段时间已经决定金盆洗手了。”
  高二看着我一脸惋惜,刚想开口说什么,我打断了他,“好了,现在既然你已经有了这种所谓的生财之道,你就好好孝敬孝敬爹娘家里人吧,因为你除了财运之外的运势应该会变得很差,给你刻铜钱之前我也是说过的。”
  我希望我的这段话不仅仅是打断了他的接下来想说的话,而是可以直接打消他拜师的念想。
  高二看着桌面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半晌,才语气暗淡的说道:“老娘在我小时候就没了,老爹,前几天刚走的。说是突发脑梗,当时正在船上赌钱,连家里打来的电话都没接到…”
  说完高二抬头看着我,这汉子也已经泪流满面,“我往家里打了四十五万,又给你打了四万五,我自己就留了五千应急。因为我总感觉,我这钱拿的很不应该,就为了钱,我把自己的运给篡改了。”
  说着说着,高二已经哭的再也无法从嘴里讲出一个完整的字儿了。
  我听着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儿,因为我也联想到了我自从入了咒口以来,发生的种种事情。
  我总能在周围人遭遇到的所有不幸的事情当中,理出一根细细的线头儿,然而讽刺的是,那更线头另一端却永远都在我手里攥着。
  这也是我下决心再也不打算下咒的原因。
  “老高,自己的选的路,没办法。就像我一样,如果能给我一次重来的机会,我也许就不会踏上今天这条路。”
  等高二哭完,他终于也放弃了拜师的念头。
  之后我们连同老板家两人吃了一顿宵夜,期间我问了高二的打算,他告诉我他不想回家了,家里爹妈都不在了,只剩下一堆处的不怎么样的亲戚,不如在外面闯荡闯荡,过一过自己喜欢的生活。
  他告诉我秦淮被带去了泰国,但是我可以暂时不用担心她的安危,因为她的日常生活受到的基本算是国家级的待遇,不会吃亏的。
  聊着聊着,我对他这个人也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其实他拜师的目的很单纯,也就是想学习咒口的本事改一改运,做做好事什么的,期望着自己最起码能平平安安的过完下半生。
  说实话我不讨厌这个人,他为老板工作的时候认认真真,又敢于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虽然因此付出了无法承受的代价。
  但是人嘛,哪个没做过错误的选择?
  再加上他给我打的这四万五千块钱,这对于他在我脑海里的印象所起到的作用,远远不止这个数。
  宵夜之后,高二租下了阿锦之前的房间,和我就一门之隔。
  我们回屋各自休息,我想等到中午偷偷的出去,毕竟我的任务还在身上,我得去找一找当年的那个猴儿庙,要是这真的是凤合洞,那我也好早点帮二姐找到软金椎好结束这次漫长的旅程。
  我最近一直没联系二伯,这并不是我不担心二姐的安危了,而是我实在是害怕在电话里听到什么我难以承受的消息。
  不如就默默地尽最大的努力,等一切事毕之后带着软金椎凯旋而归,到时候怎么样,就看天命吧。
  这一觉睡醒,正值中午。
  我洗了把澡,把一进门地上的背包拎回了床上,这是我睡觉之前让老板帮忙准备的东西,也是下葬蛊堂必要的一些东西。
  不过这次的背包自带一个腰扣,能直接把背包环在我的腰上。
  我每一次下葬蛊堂总是得把背包弄丢,这回有了腰扣就不一样了,除非谁都本事把我给腰斩了,否则这包就不会丢。
  我背上包,轻手轻脚出了房间,对面高二房间大门紧闭的,想必是还在睡吧。
  我憋住一口气,跟贼一样贴着墙根下了楼梯,就在我来到一楼的时候,我忽然发现高二正站在门外抽着烟,他看到我之后弹飞了手里的烟头一脸笑盈盈的就迎了过来。
  “师傅!我来给你拎着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