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怪事一桩接一桩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你别和我闹啊,我们还有正事要干。”
  说完我伸手去抓身边的高二,却很奇怪的拍了个空。
  “高二…?”
  我开始像瞎子一样在身边到处摸索,可这个人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我沿着墙壁整整摸了一圈都没有找到高二。
  “人呢!有病啊!”
  这时候我就开始有点害怕了。
  高二为什么要带着两个手电筒钻回洞里去?
  虽然我和他才相处了一天不到,但是我敢肯定他不像是会在这种场合瞎开玩笑的人啊。
  无奈之下我只能去翻背包里的那个女尸留下来的老手电。
  等我打开手电一看,周围果然空空如也。
  没有高二,没有我们的背包,也没有两个全新手电筒,就好像高二自始至终就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就好像之前的一切都只是我的幻觉一样。
  “高二!你他妈的别瞎闹啊!”
  我拿着手电筒往来时的洞口里照,可我却只看到了一个似乎是没有尽头的黑洞。
  再照向另一侧的洞口,里面也是黑漆漆的什么都没有。
  “怎么了…真的是我的幻觉…?”
  这我就有点蒙了,于是就背靠着墙壁回忆着刚刚发生的一切。
  高二爬进来之后我们聊了一会儿,抽了几根烟,然后等我们聊到那个八臂怪猴雕像的时候周围就暗了下来,等我再打开电筒就发现高二已经不见了。
  可这期间也没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啊!
  香烟…?
  我猛的低头看向地上的烟头,“一,二,三……”
  地上一共散落着三个烟头,不过这不可能啊!
  我和高二明明一人抽了三支烟,这会儿地上理应散落着六个烟头才对啊,怎么可能只有三个呢!
  我赶紧拿出口袋里的香烟,因为我记得很清楚这包烟是我和高二重逢之后刚刚拆开来的,一整包香烟是二十根,我和高二每人抽了三根,按道理现在烟盒儿里应该还剩十四根才对!
  可是等我打开烟盒的同时我就傻了。
  因为我根本就不用数,烟盒里真的就只少了三根烟。
  就好像是一张嘴少了三颗牙一样的显而易见。
  怎么回事…
  难道刚刚发生的一切真的都只是幻觉而已…?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是继续挖这个洞口,还是想办法回去?
  我脑子里混乱的就像是一锅被熬开了的馊粥,完全没办法集中精神去思考,而且我甚至很轻易的察觉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愤怒正在缓慢的膨胀。
  我拼命地压抑住这份没来由的怒火,拿起匕首和饭盒盖子就打算继续挖。
  可就在这个时候,来时的洞口里居然又一次传来了一个人的声音。
  “吴言,是你吗?”
  我浑身一震,猛地扭头看去。
  却只见,秦淮灰溜溜的脑袋从洞口里狼狈的探了出来,满脸欣喜的说道:“真的是你啊吴言!”
  “你!你别过来啊!”我猛退几乎狠狠的靠在了土墙上。
  “你怎么了吴言…是我啊…我是秦淮…”秦淮小心翼翼的爬了出来,离我远远的蹲在地上,我能看出来她双眼里满是恐惧,应该是被我给吓得不轻。
  “这是幻觉…这是幻觉…高二说秦淮被抓走了…绝对不可能在这里的…”我举着匕首指着秦淮,疯子一般的自言自语。
  秦淮眼眶一下子就湿了,轻咬着嘴唇看起来非常的委屈,“我特地来找你的…你怎么能这样啊…”
  “你被那么庞大的组织抓起来了怎么可能这么轻易逃出来!”说完我凭空挥了挥匕首,“你有话就在那儿说!一步也别过来!”
  听我这么说秦淮一下子就哭了出来,她这一哭我的内心就更加挣扎了,因为这一切都实在是太真实了,真实到我这么久都没找到任何一丝能说服我自己这一切都是幻觉的破绽。
  秦淮还是那个秦淮,还是那张脸,那是那样的声音。
  除了她从吉拉宇他们手里逃出来这件事的本身很让人很难以置信以外,我没有在她身上看到任何一点违和感。
  “你别动…我刚刚就出现过幻觉了…所以我不能确定你到底是真的是假的…不过我不相信你能这么轻易的逃出来…这太不现实了…”
  话一说完我就觉得自己真的很傻,因为这一番解释很明显就是我在潜意识里已经相信了这个秦淮是真的。
  否则我跟幻觉解释个屁啊。
  秦淮抹了抹眼泪压住了哭泣,她乖巧的点了点头好像是表示了对我的理解,“我知道…可是你记得我和你说的一直在帮我的那个人吗…是他把我救出来的…否则我自己肯定逃不出来…”
  “那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我举起的匕首稍稍放低了。
  秦淮正襟危坐,很认真的继续解释道:“因为我遇到了一个叫观天的人,她和我说你在这里的。”
  “观天?”
  观天和我同在一个群里,我也只是在群里发了几张水井上那几个符号的照片而已,她怎么可能知道我具体在什么位置呢?
  “然后我来到这里就到处打听你,然后我问到了村口一家人,是他们说你往这个方向走的,我才一直追着你过来的。”
  秦淮说的应该是廖大哥一家,我稍作思索,清了清喉咙继续说道:“那你一路上有没有遇到什么怪事?”
  “猴子!我遇到好多长的很可怕的猴子!”
  这下我彻底放下了手里的匕首,倒不是我已经完全相信了秦淮,只是我现在脑子里已经混乱到没有能力去分配任何一丝精力去控制我拿着匕首的手了。
  因为假如这一切都是幻觉,那么秦淮所说的一切肯定都来自于我的记忆啊!
  她当然会知道这些事儿,因为这些事儿都是我自己亲身经历过的,而秦淮又是我的脑子幻化出来的,她当然什么都知道。
  “秦淮你别动…让我想一想…”
  秦淮也很乖巧,听我说完之后也就不在说话了,就只是老老实实的跪坐的我对面,一脸不安的看着我。
  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想到了一个可以验证一切的方法。
  我问秦淮那些我自己知道答案的问题是完全没有意义的。
  所以我应该问一个秦淮自己知道答案,而我却不知道答案的问题,然后再去求证秦淮的这个答案是否正确,这样一切都迎刃而解了。
  想到这儿,我便问道:“把你的手机号背一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