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奶奶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裹好布围裙之后,我直接掀翻了供桌一脚就踹断一根木腿,然后走到墙边用桌腿沾了一点石头碗里的燃料,就点着了暂时充当火把来用。
  直到最后我拿着火把夹着干尸跳进地洞,那群猴子还是和刚刚一样,就只敢离我远远的盯着我,嘴里不时地小声叽歪几下而已。
  第二层的空间和之前差不多大,但我根本就不打算停留,我在心里无数次的提醒我自己,我不是来观光旅游的也不是来探险的,我必须到最后一层看一看。
  因为之前地面上刻画的鸟一样的生物很让我在意,而且这个地方也是我的最后一站了,如果还是一无所获,那么我姐姐这辈子最终的归宿很可能就是躺在床上,直到她死掉的那一天。
  眼前,地洞就在我脚下,我拨开烂木板就往下跳。
  下落的时候我稍稍岔开腿,以防止直接落在下一层的地洞上从而重蹈当年老秀才覆辙,那就是一路摔到最底层。
  我安稳的落到了第三层,我抬头粗略的扫了一眼,很清楚的看到了我面前的不远处正站着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披头散发浑身发黑,正站在不远处手里好像还拿着一个什么东西。
  我甚至连一秒钟都没有停留,再一次踢开碎木头就跳了下去。
  半秒钟后,我终于落在了最后一层。
  第四层的面积意料之外的大,而且以我现在所站的位置为圆心,四周一层一层的陶罐排着圆形向外扩散,一直到我手上火把照明所能达到的极限之外。
  我现在满脑子都是凤椎,就想往前走,这时候我头顶一声响动,我忙抬头一看。
  就只见刚刚那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已经把脑袋探到了地洞里来。
  我心里一惊就想往边上躲,谁知道,那女人居然开口说话了。
  “你就是吴言?”
  我顿时就舒了一口气,能用这种语气问出这种话,而且话里还带着一点四川口音的人绝对不可能是鬼。
  当下我就反问道:“你是谁?”
  那女人好像没打算下来,就一直趴在地上头发垂下近半米看得我一阵毛躁。
  “秦淮呢?”
  这人怎么一开口就问秦淮?
  我心里一动,这人会不会就是一直以来帮着秦淮带着她逃跑的那个神秘人?!
  “秦淮很好,你还没回答我你是谁?”
  我话说完之后她很明显的出了口气,看样子我的猜测应该没有问题。
  既然消除了敌意,我也就不不打算再瞒着她了,就把刚刚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这个女人,她也在倾听我叙述的过程中随着剧情紧张、舒展、时而点点头,很显然她非常牵挂秦淮。
  等我把一切都告诉她之后,她终于撩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把头发顺到了脸颊的一侧,这也让我看清了她的脸。
  这个女人很漂亮,只是脸上有些脏脏的罢了。
  她的眼睛很好看,眼角线比一般人长一些斜斜的往上挑着,有些像人们常说的狐狸眼,但是看上去却并没有那么媚气,相反的,还有些清纯灵动的味道在里面。
  “你叫什么名字?”我问道。
  女人看着我眨巴眨巴眼睛,轻轻地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不知道?”我心想不愿意说就不愿意说,想这种毫无技术含量的谎言干什么,哪怕你编个什么韩梅梅也比直接说不知道要强的多啊。
  我怕撇着嘴冲她摇了摇头,“没意思,你这样就没意思了。咱都挑明身份了,而且我也是秦淮的好朋友,你也是她的好朋友,都坦诚相见了至于还隐姓埋名的吗?”
  那女人看了我几秒,噗嗤一乐,“我怕我说出来你直接吓死。”
  “怎么滴,你还能是人中吕布啊?”
  女人嘴角依旧挂着笑,“我是你奶奶。”
  我见她跟我开玩笑,也就打着趣回道:“你少来这套,我认识我奶奶快三十年了,不会轻易认错的。而且你这话,估计全世界也就只有我爷爷爱听了,说出来没人信的。”
  她见我能开玩笑了,笑的也就更开了,不过说真的,很奇怪。
  我和她聊着着一会儿,心里始终就有点怪怪的感觉,我就总是觉得和她有一种莫名的亲近,好像还真是那种家人之间的亲切感。
  所以我甚至在脑子里回想了一遍自己家有没有因为从小被送人的小姨小姑之类的,可是我根本就没听说过有这回事啊。
  “吴言。”
  正想着,女人温柔的叫了我一声。
  “干嘛?”我抬着头问道。
  “你想知道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吗?”
  我丝毫没有犹豫,也没有打算要什么面子,就跟小鸡吃米一样点了点头。
  “那奶奶我就告诉你把。”
  自从被转化之后我就感觉疲的很,这会儿正好又有人打算和我揭开这一切的秘密,我也就顺势往地上一坐,打算休息休息顺便听听她接下来的这段故事。
  可这个故事,居然得从我奶奶小时候开始说起。
  据说当年,我奶奶花海入门之后没多久就被老祖爷选中了做咒口这一门的传人,自然也就被老祖爷用土楞线缝了嘴。
  随着奶奶慢慢长大,老祖爷期间也给她说了不少关于咒口这一门的一些事儿。
  其中有一条说的就是,入了咒口门下的人,这一辈子少不了鳏寡孤独。
  何为鳏寡孤独?
  鳏,指的是年老无妻或者年老丧妻的男人。
  寡,指的是年老无夫或是年老丧夫的女人。
  孤是指少年丧父丧母,也就是所谓的孤儿。
  而独,指的就是老年后堂下无后代的老人。
  用一句最通俗的话来说,学了咒口这一门那就是活生生的天煞孤星,沾着死擦着亡,谁和你在一块都别想好过。
  当时的奶奶也才十五六岁,背地里也和别的女孩子一样,会和观天的奶奶偷偷淘换来一些武侠小说当做娱乐打发时间,两个小姑娘自然也都对其中的爱恨情愁充满着向往。
  六门邪道两女四男,其中秦欢的师傅长的白净帅气为人也冷酷寡言,简直是两个女孩儿心中完美的大师兄。
  可谁知道,在这六人之外,居然还隐藏着一个偷师的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