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病人情况还不错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然而更加奇怪的是,不管是骆马湖水鬼还是废弃水库大乌龟,但凡是“有幸”看见过这一切的男人,无一例外全都疯了。
  一听到这儿我就在心里暗骂黄玉文这小姐姐不地道,说话办事儿夹带私货,明明只是和我说老家有两个远方亲戚得了怪病,结果到家门口了又“坐地起价”,什么大乌龟小水鬼的就都出来了。
  “我说黄姐啊,你这个提前可没和我说啊。”我就顺嘴提了一句。
  黄玉文忽然上前一步和我贴了个脸对脸,然后两条雪白的胳膊就往我脖子上一环,一张嘴,吹了我一鼻子香气,“姐姐忘了嘛,咱们以前关系多好啊,还记不记得你枕在姐姐大腿上睡过觉啊?所以我当时一激动就没想起来。”
  我倒是想枕她大腿上睡一觉,但是我怎么也没回想起来小时候我享受过这种福利啊!
  这不是冤枉人嘛!
  黄玉文说完嫣然一笑就转头继续往前带路,缸子走到我边上用肩膀狠狠顶了我一下,“什么时候介绍个嫂子给我?咱们俩也算是过了命的交情了,我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我直接就开口损他,“干嘛?听到大腿两个字你下面的小缸子就硬了?”
  缸子又用力撞了我一下,他那力道差点把我给顶湖里去,“你别乱说啊,我就是想早点成家让老爹开心开心,本来我指望着阿锦能早点结婚的,谁知道某个王八蛋也不愿意,搞得我妹子成天闷闷不乐的。”
  “哪个王八蛋?”我知道缸子说的是我,但这话我不好接着。
  缸子听完瞪了我一眼,“谁接话谁他妈王八蛋。”
  之后我们又走了十分钟,终于停在了一座大院面前,院子的围墙足有三四米高,贴满了白色的瓷砖,把院子连同那座三层小楼为在了里面,眼前一扇暗红色的油漆大铁门紧闭着,根本看不见院子里面的情形。
  在这座大院的对面也就是我的身后,紧靠着湖岸的湖水里插着几根稍稍露出水面的细竹竿,竹竿之间都连接着渔网,这样便算是湖边围出了个小小的鱼塘。
  鱼塘里的鱼苗很多,甚至多的有点过分了,无数条大大小小的鱼不断的在水里翻腾,惹得水面就像是沸腾了的开水一样。
  “怎么这么多鱼啊?”我问黄玉文。
  她上前敲了敲红漆大铁门,没回头的说道:“出了这些事以后就没人敢动这个鱼塘了,下面的渔网已经被拱破了,按道理这些鱼都能逃走的,但是挺奇怪的,它们就是聚在这里怎么也不肯走。”
  没几秒钟,院子里有人应了一声。
  那是一个老太太的声音,但是听起来很却很意外的苍老,其实我很难形容一个本就应该苍老的声音怎么会显得更加苍老。
  我只能说,那声音就如同灰烬一样。
  铁门被打开之后,一个面目慈祥的老太太拿着一把破蒲扇迎了出来,她一见到黄玉文居然激动的直接哭了出来,黄玉文也是如此,两人就这么站在门口相拥着嚎啕大哭。
  其实我大致能够理解她们的这种感受。
  非常亲密的家人一夜之间染上了某种奇怪的病,而且是种用尽他们所能想象到的任何一种方法也治不好的疾病,那种感觉我刚刚体验过。
  不过心中的痛苦终究还是被相聚的欢喜冲散,老太太笑着招呼了我们一声便走回了大院,说要给我们打一点鲜虾杂鱼在买两瓶醇酒好好做上一顿晚饭让我们休息休息。
  老太太进屋之后我便问黄玉文她是谁,上门拜访不知道名字总得知道辈分,否则该称呼什么都不知道也着实有些不合适了。
  黄玉文表情非常复杂的看了我一眼,又瞟了一眼大院,才轻声说道:“她就是我姨奶。”
  我和缸子顿时就是相视一愣,黄玉文的姨奶不是得了怪病了吗,说是天天披头散发的跟鬼一样,还喜欢把自己挂在屋子大梁上面。
  可是,这不好好的嘛!
  黄玉文也猜出了我们的疑惑,就只是说了一句,“今晚十点。”,之后她带头跨进了大院,脸上的表情也变得轻松欢快了起来。
  三层小楼是按照欧式别墅那么造的,楼方顶儿尖贴满了但是白瓷砖,屋顶上还架着一台太阳能热水器,看起来透着一股浓郁的乡村暴发户的感觉,但是问题也随之而来了。
  这样的小洋楼有房梁吗?老太太挂哪儿啊?
  进了门,问题的答案迎面而来,原来这房子当初就不是拆了重新盖的,估计就是在老土房的基础上,扒了房顶直接往上垒起来的。
  省些砖头人工钱先抛开不谈,这样其实很危险的。
  原本老房子就是个平房的结构,硬生生像搭积木一样往上叠了两层,倒了都不冤。
  我们三个坐在一楼的客厅里,没一会儿老太太拎着捅和鱼兜子从里屋出来打了声招呼就又出去了,在询问了黄玉文家里确实没其他人之后我才敢问,“这房子就这么硬往上盖?当初拆屋顶的时候怎么不把大梁一起拿掉啊?”
  黄玉文摊了摊手,“谁知道呢,先不说这个。我姨奶今年快九十了,原本家里住着好几家人,自从姨奶生病之后就都搬到市里住去了,还好她身体不错能自己买自己烧,否则真不知道怎么办。”
  “那你姨姐呢?”
  黄玉文叹了口气,“唉,姨姐和她爸妈住村北头,离这儿不远,现在一到晚上就找不到姨姐,第二天回来了又什么事都想不起来,家里人都急疯了。”
  看上去我们就像是闲唠了几句嗑,但是从进门以来我算是聊出了一点收获。
  那就是黄玉文的姨奶和姨姐都不是一整天都在犯病,她们好像都是晚上才发病,之前黄玉文说“晚上十点”应该指的就是他姨奶发病的时间。
  而姨姐的情况就更明朗了——晚上找不到人白天回来什么都记不得。
  虽然间歇性发病在精神病患者中并不算稀奇,但是她们两人的这个共同点确实又太过于巧合了。
  再加上我二姐,这三个人据说好像都是因为接触过这个鱼塘而导致的,所以要想弄清楚这件事,今晚我必须得去鱼塘看看,看看这里面到底有什么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