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观山外”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那东西的上半身已经超出了围墙,在月光的笼罩下看起来有些朦胧,但她始终轻微的摇晃着身体和头部,远远看去竟如同一条巨大的蛇。
  缸子也循着声音看了过去,他本身性格就够莽,再加上一斤酒的加持如今更是狂傲,一拍桌子撒腿就往外跑。
  黄玉文也跟着她的结拜大哥冲了出去,我想拦根本就没机会,也只能跟着他们出去。
  我踏进院子的时候缸子已经冲开了大铁门,而几秒钟之前还趴在围墙上的那个东西已经不见了,黄玉文现在是仗着缸子的气势也变的跟天神下凡一般,从院子里抄着一根棍子就跟了出去。
  “等会儿!你们追什么啊!”我冲出铁门只见他们俩站在村路当中跟个探照灯一样左瞧右看。
  我赶紧过去下拉住了黄玉文的手腕,“拿个棍子干嘛?你想把你姨姐敲死?”
  黄玉文被我一说才恍然大悟,两只眼睛盯着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一把就从她手上把棍子给夺了下来,“多数是你姨姐,你们俩真是喝了酒就成古惑仔了,先弄清楚再行动可不可以。”
  缸子用手掌敲了敲自己太阳穴走到我面前,一本正经道:“我没想打那东西啊,我就是想看看他到底是什么。”
  我知道缸子是听见我“训”黄玉文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刚刚要是真的被他碰到黄玉文的姨姐,估计早就把人家按在地上一顿老捶了,喝了酒的缸子哪儿还有理智可言。
  其实这会儿我也不着急让他们进去,吹吹冷风醒醒酒就挺好,正好我也可以找找看附近有没有那东西留下来的线索。
  缸子忽然走过来拍拍我,“兄弟,你想想看有没有什么本事能用得上的,施个法让咱们瞧瞧。”
  “看猴儿戏呐?”
  我虽然堵了缸子一句,但是不得不说这是一个挺好的主意,于是我就回忆着召邪降咒里的内容,想找找看有没有一个真的能用上的办法。
  黄玉文没说话,全程目不转睛的看着我,我知道她早就好奇我的事情了,这次如此绝佳的机会她定不会放过的。
  “缸子,给我搞条鱼来。”我灵光一闪,冲缸子说道。
  他二话没说捋袖子卷裤腿就往湖边走,连一句为什么都没问,黄玉文赶紧上前拉住了他,“你想干嘛?”
  “下去捞鱼啊。”
  黄玉文用力摆了摆手,“你这人怎么这么耿直啊,你就不能先问我一句再行动啊,跟我来,厨房里有鱼。”
  我赶紧叫住她们,“我要的是活鱼,你给我段一盘红烧鱼出来有什么用啊?”
  “哎呀,活的活的,你就别操心了!”黄玉文说着头也不回就跑回了屋里。
  召邪降咒里记录了这么一个术法,叫做“观山外”,大致原理就是利用动物对一些事物天生的敏感,从而让它们帮助我分辨一些我无法察觉的事情。
  按道理来说这个咒下在狗身上是比较合适的,毕竟狗的嗅觉极其敏锐,但是这会儿没狗,又不能去人家院子里去抓,所以退而求其次,鱼也是不错的。
  因为鱼非常警觉。
  而且抓过鱼的人都知道,它们不但行动敏捷而且感知敏锐,虽然它们的感知达不到“神奇”的程度,但还是非常典型的,至少我是没有徒手抓到过鱼。
  十几秒之后,黄玉文拎着一个水桶回来了。
  这水桶是之前老太太拎出去装鱼用的,这会儿里面还剩下一些块头过于小的鱼苗儿,估计是不好下锅做菜索性就放在桶里不管了。
  我把水桶放到村路正当间,自己用手捞了一把水往水桶南边的地上一洒。
  黄玉文看着我这个动作估计是想问些什么,但是缸子一拍她,跟她很严肃的摇了摇头,意思是让她别打扰我,施咒的流程已经开始了。
  “蛇根儿不好踩,马屁股不能拍,月挂在眼么前,人还在九天外。”我嘴里叨咕了几句就把右手的食指按在地上狠狠一擦,直接磨掉了一块皮,然后一屁股就坐在了刚刚被我洒出来的那滩水上。
  最后我再把渗着血的食指往水桶里一插,屏住呼吸就开始等。
  其实我心里头挺忐忑的,要是我真的已经失去的施咒的能力,那如今这一系列的动作可就是尴尬的人间迷惑行为了。
  但要是像缸子所说的那样,我依旧还保留着那样的能力,那不出一分钟,这个观山外的咒术效果就一定会显现出来。
  几秒种后,还真没想到,这咒竟然成了。
  丝丝鲜血在水桶里散开,里面的小鱼儿开始三三两两的朝着几个不同方向游了起来,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这几队小鱼的脑袋便分别冲着三个不同的方向就不在动弹了。
  其中的几条小鱼面对着骆马湖尾巴冲着黄玉文姨奶的家,另外一队小鱼脑袋斜指着骆马湖,尾巴正对着领居家的大院。
  而最后两条鱼,居然脑袋斜对着天空,尾巴四十五度的指向村后山的方向。
  缸子见我把手从水里拿出来了才敢开口问我:“是不是它们脑袋对着的方向就有问题?”
  “当然不是,小鱼是感觉到了一些它们自己害怕的东西,它们尾巴对着的方向才应该是正确的方向。”说完我指了指尾巴对着黄玉文姨奶家的那几条鱼,“如果我猜的没错,它们估计是感觉到你姨奶身上的问题了。”
  黄玉文点头表示认同,然后她指着尾巴冲着邻居家的那几条小鱼问我,“那这个呢,隔壁家老两口身体好得很,应该不至于有什么危险吧。”
  我轻轻摇了摇头,“如果隔壁这家人没什么问题,那他家肯定存在着别的什么能让小鱼害怕的东西。”
  黄玉文看着水桶思索着,忽然一拍巴掌恍然大悟,“哦!大黄啊!他家养了一条大草狗,就喜欢吃鱼!我姨奶每次带着鱼鹰下湖抓鱼大黄都在岸边等着,我姨奶一回来就会扔几条给它吃!”
  这就对了,那么接下来就只剩下尾巴斜对着后山的这几条小鱼了。
  不用多想,黄玉文的姨姐这会儿应该在山里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