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库底石龟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水鬼也来了…这下倒是齐了…”刚刚的这一幕让我后脖子发寒,怎么偏偏在这一夜,所有的怪事儿全部都爆发了。
  黄玉文下意识的挽住了我,她几乎已经失去说话的能力了。
  我拍了拍她的手,怎么说黄玉文也算是我半个姐姐,这个时候她需要有个人替她抚一抚。“姐,要不你先回去陪着老太太吧,把家门锁好,我和缸子一会儿汇合了就一起回来。”
  听完我的话她很明显动摇了,也许她是真的害怕了,也许是我提醒了她家里还躺着一个虚弱的老太太。
  黄玉文挽着我的手臂很明显更紧了,纠结了片刻,她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好,那你们千万小心一点,我在家等你们回来。”
  我目送黄玉文回家之后,便踩着草地顶着月光走进了屋子边上的树林子里。
  回想着刚刚那个“水鬼”的脸,我心里始终无法镇定下来,因为对于黄玉文来说,那就是一个披头散发面目诡异的怪物。
  可是对我来说,它却有着另一番截然不同的意义。
  因为那张脸,我越回忆就越觉得那是观天的脸,当初在龙欢洞的祭河中陈东汉就说过,他曾经很长一段时间之内都活在母亲和妻子的“谋杀”之中。
  而恰恰就是在那段时间,他母亲和妻子一直都共用着一张脸,也就是观天的脸,我还不清楚这其中究竟是巧合还是另有原因,但我只知道,这整件事一定和观天脱不了干系。
  树林里通向水库的方向有一条小路,也是曾经管理维护水库的人踩出来的,所以我倒不用担心找不到之类的问题。
  一路走了十几分钟,前方不远我看到了一张正在看手机的秃头大脸。
  “缸子!”我喊了一声。
  缸子听见赶紧收起手机,一瘸一拐的迎了过来,“兄弟,这地方太邪门了,那个大坑里面老是有声音传出来,我瞅了几次都没瞧见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哪儿呢?”
  缸子带头就往前走,“跟我来,就在老水库的后面。”
  水库按照储水量的多少分为大中小几个量级,最小的水库会再细分为一型二型两个等次,而我眼前的这个水库的规模我估摸着比垫底的小二型水库还要小,连山塘坝都算不上,充其量也就是个大游泳池。
  真不知道当初建在这儿的目的是什么,离着骆马湖这么远,就是走暗管也太费事儿了,简直就是聋子的耳朵,如今看来被废弃了也算是正常的。
  水库里的水位已经很低了,估计站进去一个人水面也就到腰的位置,这个深度说是藏着一只超级大乌龟我是肯定不会信的。
  路过水库的时候我扒在生锈腐朽的栏杆上仔细看了一会儿,水面几乎已经是墨绿色的了,这种程度估计水下的暗管也快堵上了,如今这个水库之所以没有干涸也就是靠着每一次将于强行续着命吧。
  “别靠这么近,小心大乌龟上来叼你。”缸子拍了拍我的后背。
  我有些不以为然,毕竟着水面也太浅了,藏块饼还差不多,“没事儿,水太浅了藏不住乌龟的,这不符合逻辑,估计就是个闹剧,结果人传人的给传成真的了。”
  看了一会儿倒也没什么事儿发生,我跟着缸子继续往里走。
  大概两三分钟后,我们正前方的视野忽然间开阔起来,原本算不上密集的植被大树一下子就不见了,就好像是被人砍光伐尽腾出了一块空地出来。
  缸子伸手往前一指,“看吧,大坑就在前面。”
  我往前走了几步,终于亲眼见到了缸子口中的那个大坑。
  坑是圆形的,大约有十几米的直径,坑壁写着往下一指汇拢到坑底正中心,乍一看还真像是一个海口大碗。
  在坑中心的土里有两根人腿那么粗的木头棍子,上头方下头圆还真像是一双插在碗里的筷子,要说把筷子插在碗里是不吉利了,估计是个中国人都知道这个大名鼎鼎的“迷信”。
  所以这样看来,这个大海碗一样的坑便隐隐的透着一股不祥的气息。
  “兄弟这什么意思啊?是什么诅咒吗?”缸子问道。
  “不知道,只能说我暂时还没想起什么。你当时追她二姐是追到这里跟丢的?”
  缸子回身指了指后面,“大概是到那儿跟丢了,然后我往前走了几步就看到这个大坑了,你说这大坑下面会不会有个葬蛊堂之类的东西。”
  “不至于这么巧吧,我到哪儿都有葬蛊堂,那我也太倒霉了。”
  两人在一块相当于互相壮了胆,缸子也洒脱起来,点起支烟就走到了坑底,我叮嘱他看看就行最好什么也别动,他也算听话,就只是围着那两根大筷子拍了好几张照片。
  “兄弟你下来,我和筷子合个影,拍好了发给我妹子看看。”
  我听他这话就觉得好笑,“怎么滴你是来旅游的啊?还合个影,你不怕照片你拍出什么鬼东西跟着你一辈子啊?”
  “有啥鬼东西啊,就两根筷子,行了你快下来。”
  我也是有人壮胆所以就狂了,乐乐呵呵就顺着斜坡下去站到了缸子身边,“那不如我们俩合拍一个,发过去,让阿锦知道我和你在一块不也挺好的吗。”
  “可以啊!”
  于是两个没心没肺的东西就达成了共识,居然在大半夜的诡异大坑里开启了合影模式。
  几张照片下来我们选了个拍的不错的发了过去,然后就在大坑周围转了几圈就决定往回走了,这会儿天太黑了什么都看不清,不如回去好好睡一觉明天白天再说。
  我们俩说着笑着就往回走,路过水库的时候我和缸子顺手就把烟头给弹了下去。
  嘻嘻哈哈走了没两步,我余光就瞅见水面之上两个红红的两点正紧紧地靠在一起,心说烟头弹水里还能烧着?
  于是我扭头一看!
  顿时就两腿发软一把揪住了缸子衣服,不然我当场就能坐地上!
  只见水面上居然浮出了一只墨绿色的巨大乌龟,那乌龟正昂着头盯着天上的月亮大张着嘴巴,而在它布满青苔的龟壳上,居然真的就站着一个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