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这是新款的口罩吗?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把包扔给我!这里面有问题,黄姐你回去等我们。”
  刚刚让她来是因为情况不明不白,跟着也就跟着了,现在已经确切的知道乌龟嘴里有一个会“拖”人的东西,这时候再让黄玉文跟着下去那可就是害人了,也就没什么意义了。
  “你回去吧,回家看着你姨奶,我们一会儿就回来。”我接过黄玉文丢过来的背包撂下一句话,就冲向了乌龟嘴巴。
  我扒在洞口喊了缸子一声,回音左冲右撞直到平息下来都没有听到他的回应。
  这时候我也顾不了别的了,两手一撑乌龟嘴角就跳了进去,我还记得之前缸子才说过这里面有台阶,那既然有台阶那就是给人走的,所以也就没什么怕的。
  极其短暂的坠落之后我的脚好死不死的踩在了台阶边缘,整个人就是往前一冲。
  我两只手胡乱扒拉就想找到个能抓能扶的地方最起码先稳住我的身子,可是老乌龟让我失望了,直到我栽在台阶上的那一刻,我的双手连根毛儿都没摸到。
  这一路摔得虽然短暂但是相当的疼,我也就滚了三秒钟不到就躺在了平地上。
  但是我的脑门儿、手肘、膝盖,包括嘴皮子全部都磕破了。
  我坐在地上非常的懊恼,我再怎么傻也不至于在楼梯上滚还不知道护住脸吧,在楼梯上摔一跤能把嘴皮子磕破了,可不就是大脸直接戗在了台阶边角上了么。
  可是仔细一回想,我忽然意识到,这个台阶的形状好像不是很规则。
  又或者说是在台阶上面有一些不规则的凸起,这才导致了我在楼梯上只滚落了短短三秒,却把自己浑身上下磕的跟被摔在狼牙棒上的苹果一样。
  我坐在地上,舔着破开的嘴皮子拿出了电筒。
  仔细照了照周围我才发现,原来从乌龟嘴巴下来之后并不是我想象中的“管道”,它根本就不是直上直下的。
  而是“豁然开朗”。
  用这个词来形容简直是太合适不过了,乌龟嘴巴下来之后两边的墙壁直接拉开了八九米有余,这也是我两只手扒拉半天也没找到地方扶的主要原因。
  我如今正坐在台阶之间的一处很窄的平台上,说白了也就是一级相对宽一些的台阶上,在我前方依旧是向下的台阶,关键是我拿着手电照了半天居然还照不到底儿。
  坐着歇了一会儿,嘴里的血算是止住了。
  而血腥味儿越淡,另一种奇怪的气味也就越浓,我皱着鼻子仔细的闻了闻,发现那好像是一种海鲜或者水产腐烂掉的味道,又腥又臭还有点刺鼻。
  原本这股味道是被我的血腥味给盖住的,如今越来越浓我差点就要闻吐出来了。
  于是我就在包里翻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遮脸或者堵鼻子的东西,在背包的主口袋内侧有一个小夹层,拉开拉链之后我摸到了一块棉布,我暂时没空管这到底是抹布还是毛巾,得先把口鼻捂上再说。
  刚捂好,身后台阶上面黄玉文一声尖叫。
  我回头一看她正好稳稳地落在了台阶上,我怕她也和我一样摔着就赶紧过去扶她一把,没想到我刚靠近她居然看着我脸就大声叫了出来!
  我还没反应过来,黄玉文伸手就来抓我的脸,我感觉这人像是被女鬼给附体了就赶紧猛地向后跳开了一步。
  “你过来!”黄玉文又尖叫了一声。
  我这会儿离着她三四步远根本就不敢靠近,看她那惊恐到几乎扭曲的脸已经嗓子里爆发出来的几乎撕裂了声带的声音,我敢肯定她绝对是中了什么邪咒,最次也是被水鬼附体了。
  就在我准备从包里翻出菜刀的时候,黄玉文发了疯的向我跑来,一边跑嘴里还一边咆哮着,“把我内裤放下!!!”
  啊?
  内裤?
  我下意识的就放下了捂住口鼻的棉布,然后拿手电一照。
  那居然是一条紫红色的蕾丝镂空女式内裤……
  我顿时脸都快烧起来了!赶紧把内裤就扔了过去,“你神经病啊!下葬蛊堂带什么内裤啊!”
  黄玉文接住内裤飞快的塞进自己的裤子口袋里,小脸都已经红到脚后跟了,“和你们来水库肯定要碰水啊!到时候得有一条干的换啊,我是女生更要注意个人卫生的!”
  这话倒是说的有理有据的,其实我也纳了闷儿了,之前捂嘴上的时候就隐隐的觉得有一股衣服的清香味儿。
  当时我为了两只手翻包效率高一些就把手电放地上了,也是凑了巧了,这下好了,我成变态了。
  不过这事儿我也是有理有据的,于是就赶紧阐述了一下刚刚的情况,“我当时两只手翻包的,手电放地上了,我也没看清是什么东西,谁能想到是条内裤啊!”
  “你不许说这两个字!”
  得。
  我俩就这么相隔着三米站着,等待这份浓烈的尴尬缓缓消退。
  两分钟后,我觉得我不能再等,再等的话缸子这辈子说不定连看大姑娘内裤的机会都没了,“赶紧找缸子吧,这地方邪门的很,你就跟在我后面别乱跑,看见听见任何奇怪的东西都要和我说,明白没。”
  黄玉文轻轻一点头,满脸羞涩的凑了过来。
  我们沿着台阶往下走,才走了一分钟不到黄玉文就拍了拍我肩膀,我扭头看她,却发现她的脸色十分的惊恐,但是视线却在不停的扫来扫去。
  “怎么了,看到什么了?”我问道。
  黄玉文伸手想指,但好像又不确定具体的方位,手指在半空中划拉了一圈又收了回来,“我刚刚…我刚刚好像看到了一个人在天上飞…但是一眨眼又不见了…”
  “人在天上飞?活的死的啊?”
  “死”字刚一出口,黄玉文浑身就是一颤,她几乎在颤抖的瞳孔死盯着我,身体也是越贴越紧,“死的…是半透明的…那东西…那东西…”
  我发现她的眼神从我的脸上慢慢的落到了我身后的地面,我冷汗也就跟着下来了。
  紧了紧右手的菜刀,我猛然一回头!
  我发现在我脚尖前面也就一两米的位置,还真的就趴着一个人!
  可是这个人,却长着一条鱼的尾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