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长生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那半人半鱼的东西身体紧贴在地上,浑身开始扭动着想远离我们。
  黄玉文也拉着我拼命往后退。
  我这才分辨出来原来刚刚那股腥臭味就是它发出来的,现在随着它身体的扭动,那股味道浓的我喘上一口气鼻腔都会火辣辣的疼。
  人鱼很拼命的在挪,可是却没什么进展,从头到尾也只不过才挪动了半米不到而已。
  我仔细一看,发现它的两只手臂一直都软塌塌的贴在地面上,就好像没有骨头一样,也难怪它只能通过扭动身体这种别扭的方式移动。
  见没什么危险,我也拉住了黄玉文让她稍微等一会儿。
  毕竟两个拿着菜刀的人这么怕一个半人半鱼又是个半残废的怪物也太说不过去了。
  “黄姐你看,这个东西好像很怕我们。”
  黄玉文整个人都贴在我的后背上,小脸更是埋在了我的肩膀后头,别说看了,再贴紧一点估计连鼻子都不透气了。
  人鱼一边狼狈的扭动着,还时不时满脸惊恐的回头看看我们,这时候我的胆子也大了起来,就用手电筒去照它,想看清楚它到底长什么样。
  这一照,我的心里就是咯噔一下。
  这就是一条电影里最常见的那行典型的男性美人鱼。
  瘦弱白皙的身体,泛着暗淡绿光的巨大鱼尾巴,塌陷的鼻梁尖锐的牙齿,他身上所有的一切都和神话里描述的一模一样。
  “卧槽…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美人鱼…”我不自觉的脱口而出。
  这时候,美人鱼奋力的逃跑终于获得了进展,他布满粘液的身体往前一窜,然后就像是坐上了滑滑梯一样,一路顺着台阶借助着粘液就滑出了我们的视线之内。
  几秒钟之后,台阶下方很远的地方传来了一声轻微的入水的声音,想必这条美人鱼应该是逃到水里去了。
  “行了,美人鱼走了,我说大姐你能不能别贴这么紧,鼻子都**肩胛骨里去了。”
  黄玉文听说美人鱼走了终于是畏畏缩缩的歪头看了一眼。
  “黄姐,你确定这玩意儿能在天上飞?”
  我想起黄玉文之前的描述就觉得很神奇,刚刚那条美人鱼也没有翅膀,人家在地上都挪的这么费劲,怎么可能飞起来?
  我问完之后,黄玉文也露出了一副疑惑的神情,歪着脑袋,应该是在回忆之前她看到的情形。
  “不对…之前我看到的好像不是这个东西…”
  “那你得好好回忆回忆,万一是个别的东西那我们还得小心警惕,毕竟不是什么东西都像刚刚那条大鱼一样没什么攻击性的。”说完我拿出支烟点上遮遮味儿,美人鱼的味道实在是太难闻了。
  黄玉文拐着我的胳膊想了一会儿,还是有些不确信,“我看到的应该是人型的东西,但是身上看起来好像有点透明,但是我回忆了一下,应该是没有尾巴的,估计不是这条美人鱼。”
  说实话这就难办了,黄玉文这么说的话就代表着我们周围还隐藏着一个不打算露面的东西。
  不过这时候也没办法,想要找缸子我们也还是只能继续往下走,所以就算得知了这个消息我们也依旧还是被动的。
  “我只能说小心点吧,你躲我后面。不过你要是害怕我就送你出去,你回家等我也行。”
  黄玉文猛拍了我一巴掌,“那怎么行!是我找你们来的,我要是不出点力那还行吗,你别说这个了,再说我翻脸了啊。”
  规劝无果,我也只能带着她继续往下走了。
  我们小心翼翼的避开了美人鱼留下的粘液往下走,回忆起刚刚美人鱼坐滑梯一样的姿态,我敢肯定这东西应该是相当相当滑的,要是不小心踩到那肯定就是一路到底了。
  往下走了大概二三十级台阶,原本开阔的两侧墙壁就又缓缓缩了回来,与此同时,一个广阔而又诡异的空间便呈现在了我们的眼前。
  台阶的尽头是一个大约半个足球场那么大的广阔空间,一层浅浅的是水域覆盖了这里的地面,我和黄玉文就如同站在了一个只有半米不到的浅池跟前。
  在浅池里立着两个巨大的柱子,柱子顶端则扛着一个山门牌匾,匾上深切的雕刻着三个苍劲的大字——长生殿。
  我记得在西安华清池有一座长生殿,建于唐代,是为了纪念高祖李渊、太宗李世民、高宗李治、大圣皇后武则天、中宗李显、睿宗李旦及追封的太上玄元皇帝老子李耳这七位古人的。
  因此又被称作七圣殿或者集灵台。
  这也是唐玄宗和杨贵妃七夕盟誓之地,甚至在白居易耳熟能详的《长恨歌》中也记录了他们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但是这能是一回事儿嘛,那个长生殿壮观璀璨,我眼前的这个长生殿诡异而又阴森,我是无论如何也没办法把它和爱情两个字挂上一丁点的关系。
  “好漂亮啊…”黄玉文说着就从我的身后走了出来,似乎眼前的景象让她忘记了害怕。
  但是我对于她这声不合逻辑的夸奖就只能表示不敢苟同,“哪儿漂亮啊姑奶奶?诡异的要命,前面指不定还有什么东西在等我们呢。”
  “我说的是那个。”黄玉文往前一指,示意我看向那两根柱子后面一点儿的位置“看,那里的水好像梦幻一样。”
  我实在是get不到“梦幻”这个形容词所试图表达出来的意境,但是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我还真就看到了几个很“梦幻”的地方。
  在柱子后面有几个位置,水面是扭曲的,那种感觉很难形容,就好像是折射率局部的改变一样,那几块水域下面流转着好几种颜色的光晕,我想了半天,还真的就只能用“梦幻”这两个字才能勉强概括到它的边角。
  黄玉文看得有些入迷,拉着我稍稍往前走了几步,我对此也很好奇,也就没阻止。
  靠的近了,又借助这手电筒的光照,这我次发现,这哪儿是什么狗屁梦幻啊…
  那就是七个透明的棺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