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九趾人腿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正是因为这七个透明棺材的材质和水的折射率有所不同,所以才造成了看似扭曲梦幻的水下视觉效果。
  可是更令我在意的是,如果这七个透明的东西真的就是棺材,那么我们应该可以透过一切直接看到躺在其中的棺材的主人的才对。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眼看穿,什么都没有。
  莫非是这几个棺材从一开始就是空的?
  还是说,里面的东西已经出来了?
  其实仔细想一想,显然第二种说话更加合理一些,如果一开始就不打算在棺材里放人,那么当初这么大费周章的造它们干嘛,甚至还为此配备了一个所谓的长生殿。
  “黄姐,那应该是几个透明棺材。”
  黄玉文点了点头却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吃惊,想必应该也是在先前观察中看出了这一点。
  她先是用电筒照着看了看左右两边的墙壁,在确定我们除了往前走的确已经别无他路了,才有些泄气的说道:“两边应该是没有路了,要想找到你兄弟我们必须穿过这几个棺材才行。”
  “你害不害怕啊?”我看她小脸有些发白便问道。
  可黄玉文比我想象中要坦诚得多,她先是摇了摇头,然后又坦然地点了点头,“怕,但不是害怕怪物什么的。我怕这一趟下来有人受伤,我还怕等我们出去了之后,并没有治好我姨奶和姐姐的病。”
  其实,这也正迎合了我的想法。
  “吴言,接下来怎么办吧?我是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的,现在得靠你这个经验丰富的老员工来安排工作了。”
  我听她话里带着玩笑也就不想太严肃了,当即就顺着调侃了回去,“那先在东北角点一根蜡烛吧,一会儿开棺的时候得盯着点,要是蜡烛灭了就得收手离开,鸡鸣灯灭不摸金是咱们这一行的铁律。”
  黄玉文笑着拍了我一巴掌,“你盗墓呐!”
  不过玩笑归玩笑,路还是得走,而且我们现在的计划跟简单,甚至简单到有点白痴。
  那就是一路往前走,笔直的穿过这座长生殿,然后找到出口营救缸子。
  我说完这个无比纯粹的计划之后,黄玉文表示这也太简单了,一点后备安排都没有,但我让她想她也想不出个条条框框,于是我们就挽着胳膊举着手电踏着冰凉水直奔山门而去。
  走在路上的时候我就在想像,既然这里被称作长生殿,那么里面应该会有一座宫殿才比较合理。
  所以我们要是能顺利的穿过这里,那么大概率会看到一个古人留下来的历史遗迹,一想到这个我还真就有点兴奋。
  毕竟之前我去过的那些个葬蛊堂,除了一扇非常大的离世隔大门和一座龙桥之外,还真就没有见过什么特别壮观的景象。
  想想要是在地底下,一座高大巍峨富丽堂皇的宫殿如同巨人一般矗立在我们的眼前,那将是一副足以深刻的烙在脑海中一辈子的珍贵记忆。
  不过我们要是在宫殿前面看到了缸子支离破碎的尸体,那将是另一个也足以让我一辈子烙在脑子里的角度了,想到这里我就不由得加快了自己的脚步。
  不知不觉我们来到了山门的正下方,这东西远远看去倒也不至于震撼,但是一旦我处于它脚下的时候,我也算是切身的体会到了一种难以明说的压迫感。
  我们没做过多的停留,便继续往前走,大概是几步之后就到透明棺材的区域了,我的心跳也在此刻开始难以抑制的加快了。
  走近了,我才算看清楚,离我们比较近的那几个棺材盖子无一例外都翻在了一边,乍一看真就很像棺材里面的东西自己推开棺盖跑了出来,也无形中让我的脑子里闪过了无数莫名其妙各式各样却都同样的恐怖的情节。
  “你看!”正想着,黄玉文叫了我一声。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我发现在我右手边离我们仅仅四五米开外的第一个棺材里,好像有个什么东西在里面。
  不是人,也不是什么怪物,那东西黑黑的圆圆的,但是由于是在水底,又被咱们走路带动的层层涟漪干扰着,我实在是看不清它的厚度,也没看出来到底是什么东西。
  “盘子?”我嘟囔了一句。
  黄玉文轻轻点了点头,“很像,要不要去看看?”
  我进黄玉文有过去的冲去,赶紧就拽紧了她,“别冲动,先看看其他几个棺材再说,其实这些东西都不太重要,我们完全可以忽视的。”
  我说服了黄玉文,她便拉着我继续往前走,不再关心那个圆盘子了。
  往前走了十几步,我们已经走马观花一般的看了四具棺材了,除了一开始右手边第一个棺材里的圆盘子之外,就没有出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了。
  但是我们一开始看到的是七个棺材,左三个右三个,有一个落了单了。
  那个棺材距离我们比较远,被放在了正中间。
  随着脚步一点一点的靠近,我才逐渐分辨出来,原来那个棺材并不是空的,只不过是由于距离比较远,光线比较昏暗,所以远远地看上去像是一个空棺材一样。
  我们在距离第七个棺材还有十步左右的地方停了下来,用手电照过去,我发现那个管材里放着一个淡蓝色的东西。
  那种蓝色非常轻非常淡,也难怪隐在水里我们一开始都没有察觉。
  “那是什么东西啊?”黄玉文问道。
  我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就只是觉得那东西好像是个被什么东西裹起来的人,但是又不太像人,因为实在是太瘦了,木乃伊都没那么瘦。
  盯着看了半天我也烦了,就喊黄玉文不行咱就绕过去,管它是什么玩意儿,只要没爬起来咬人就是好玩意儿。
  我的建议得到了认可,其实主要也是因为两人都有点害怕了,于是我们就往左前方走去,但是又贱兮兮的没有绕太远,毕竟都想看一看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人的好奇心就是这样,有时候连生命都没有它重要。
  当我们终于走到了它的侧面,我才算是看清楚,那居然是一条人腿。
  一条淡蓝色,长着九根脚趾的人的右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