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石房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在棺材的底部有一个和大腿非常契合的长条形凹槽,里面有一排洞,刚刚的金刚腿正是严丝合缝的贴在上面的,原来我们不光是在对抗着整条佛腿的重量,还得外加这半米多高的水的压力。
  不过按道理这半米多的水不至于产生这么大的压力啊,可我还没来得及深想,周围的水就开始打着旋往这排洞里灌了下去。
  而不远处一直在休息的大黄鳝就像是被电击一般猛地窜了起来,飞快的向我们游了过来。
  我们没有别的办法,再一次和大黄鳝玩起了你追我赶的游戏。
  不过这一次要轻松得多,黄鳝虽然在追我们,但是看起来也就是着急而已,依旧没打算吃掉我们,所以到最后我们甚至不再逃窜,就任凭黄鳝在我们身边画着圈的游走。
  “吴言,我怎么觉得这个黄鳝好像还挺好的。”黄玉文莫名其妙来了一句。
  缸子诧异地看向黄玉文,“怎么的,你和它沟通上了?”
  “不是这个意思,我总觉得它现在的情绪好像很焦急,就感觉我们三个好像做了什么不太好的事儿,它有一种,怎么说呢,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要说女人的感知能力就是比男人厉害,她居然能感觉到一条黄鳝对咱们恨铁不成钢,照这么说不一会儿黄鳝说不定还能给咱们烧顿晚饭送来。
  不过,随着水位的下降,黄鳝的行动也越来越艰难,我也隐隐的感觉到有一丝可怜的氛围在里面。
  我总觉得这条黄鳝好像真的不是“坏人”,它应该是在试图告诉我们什么事情。
  逐渐的,随着水位的降低,那七个透明棺材也慢慢的沉入了地下,留下了七个长方形的黑洞洞的地道入口,而那条大黄鳝,也趴在地上像是睡着了一般,不再动弹了。
  千辛万苦,入口出现了,我却有点犹豫了。
  这下面想必就是那个所谓的长生殿了,长生殿里有什么,是会藏着一只可怕的怪物,亦或是藏着一个比怪物还要可怕的秘密,不得而知。
  这七个入口是通向一个地方吗?
  我们真的能治好黄玉文的姨奶和姨姐吗?
  一瞬间无数问题开始无情的敲打我的每一条神经,可那些漆黑的地洞又好像是在吸引着我,劝诱着我早些下去。
  “咋啦兄弟,害怕了?”缸子推了我一下。
  “没什么,想到点事发了个呆了。行了,既然路出来了那咱们就下去吧,看看所谓的长生殿到底是什么玩意。”
  缸子道:“我觉得,咱们应该先一人先选一个入口往下走几步,看看这七个是不是连通的,哪怕看一看再退回来,主要是害怕走错了路,那多耽误时间。”
  缸子说的倒也在理,先看看下面是什么情况也比较好,调查调查总归是好事儿。
  不过黄玉文并不赞同这个想法,她说在这种情况下分开就是危险的,所有恐怖片里的人只要是分开那基本就玩儿完,这差不多已经成了一个定式了。
  一番讨论之后,我们还是决定听黄玉文的。
  主要是她一口气报了十几部恐怖电影的名字出来,还列举了几个关于落单被杀的经典剧情桥段给咱们做反面教材,说的我和缸子越听越寒碜,索性还是听她的算了。
  于是缸子打头,黄玉文坐镇,我殿后,三人就顺着金刚腿的那个入口往下走去。
  台阶的坡度有点陡而且沾满了水,我们走的非常小心。
  这是个斜着冲下的方形通道,手电一下子还照不到地面,应该是挺长的,四周墙上没有雕刻也没有壁画,任何能给我们带来信息的东西都没有,所以这一路走的非常枯燥。
  大概往下走了能有快十分钟,通道终于平缓,除此之外,在我们左右两边的墙壁上还分别出现了一个房间。
  缸子让我们别急,他自己先去看看。
  他拿着手电来到左边那个房间门口探头往里一瞧,然后就伸手挠了挠自己的秃脑袋。
  “怎么了缸子?”我问道。
  缸子回头啧了啧嘴,“这是个卧室啊,这里面是大黄鳝的家吗?”
  卧室?
  我赶紧跑过去,发现房间里石桌子石床石头柜子等等家具一应俱全,在看对面那个房间,居然是个石头厨房,大锅大灶碗橱饭桌也全部都是石头的。
  “嚯,不得了,传统手艺展示厅啊。”缸子率先走进了石头厨房里。
  我和黄玉文也觉得应该没什么危险就也就跟着进去了,这走近了一看更不得了,碗橱里石碗石碟码得整整齐齐,边上还放着几双石头筷子。
  “缸子,我没想到这些东西还能做这么细致啊。”
  缸子一指大灶台,“你看,盐罐子都有,里边还有盐呢,这陈列也太细节了。”
  一听到盐罐子里面有盐我脑子里就是一怔,赶忙凑过去。
  大石头锅边上有两个石头罐子,上面都盖着圆石头片子,揭开一看,里面居然是白花花的猪油和琥珀色的菜油。
  看着这一切我顿时就恍然大悟,“妈的,这哪儿是工艺展厅啊,这分明就是有人住在这儿。”
  “住在这儿?疯了吧,这地方怎么住人啊?”缸子有些不相信。
  这时候身边的黄玉文用手指了指锅底,“我觉得吴言说得对,你们看锅底,不但颜色不一样而且被刮的锃明瓦亮的,是绝对是有人长期用这口石头锅做菜的证据啊。”
  “走,我们去卧室再看看。”说完我就走向了对面卧室。
  如果连这间卧室里也有人长期居住的痕迹,那事情就一定像黄玉文说的那样,这里绝对有一个人曾经在这里生活过。
  到了卧室,我们一下子就发现了很多细节。
  例如床前地面上有两个椭圆形的磨损痕迹,这很明显就是上下床长期踩踏在这个位置留下来的,就像是少林寺里武僧练武场的地砖上被踩出脚印那样。
  然后就是石头桌子上也有两块很明显被磨损过的痕迹,一开始我们还不知道这是怎么形成的,黄玉文坐在桌子上模拟之后我们才发现,这两个相聚不到一米的痕迹应该是手肘留下来的。
  换句话说,这里曾经绝对有一个人把手肘撑在桌子上两手托着腮,出神的发着呆。
  这会儿我所在的角度恰好对着大门,三人正讨论这事儿呢。
  我余光就看见一个佝偻着后背浑身几乎成灰色的人,双手背在身后不快不慢的从我们门前就走了过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