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高二的计划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小黑再猛再大,它也只是一只鸟而已。
  而且所有鸟类为了能够在空中飞行,都早已经在一代一代的生存进化中减轻了自己的重量。
  因此所换来的代价就是,它们的骨骼就并不如我们想象中那么坚硬。
  所以一个成年人拿着一个锋利的工兵铲,再狠狠的一刀砍下去。
  任凭小黑是一只猛禽,也难逃一刀两断的结局。
  可是高二不愧是高二,他的体型和外表永远会让别人低估他,可他的身手和反应也永远会让别人对他刮目相看。
  就在工兵铲即将落在小黑脖子上的时候,高二手里的工兵铲早就脱手而出,直奔那个人的手腕打着旋子的就飞了过去。
  “嘎巴——”
  一声令我脊背发寒的声音响起,那人攥着工兵铲的手腕齐根而断,洒着鲜血直接就落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小黑也趁着队长分神的时候用两个比我手掌还大的利爪用力的一钳,队长吃痛两手一松,小黑在扑腾着翅膀就飞了出去,总算是躲过了这一劫。
  “砰——!”
  溶洞里回响着震耳欲聋的枪声,队长已经捡起了之前被自己扔在地上的手枪,这会儿黑洞洞的枪口装微微的冒着硝烟,直指着我的额头。
  “高二,你背叛我。”队长淡漠的说了一句。
  高二没有回答,因为他知道这时候说什么都没有意义,背叛就是背叛,做都已经做了还有什么可说的?
  队长看了我一眼,给我使了个眼色让我和高二站到一起,然后看着我开口说道:“你就是吴言吧,吉拉宇要我们带你回去,你们就别想什么心思了。虽然我接到的命令是活捉,但你们要是让老子烦了,我不介意带一具尸体回去交差。”
  “他为什么要抓我?都这么长时间了,为什么他还在惦记我。”我问道。
  队长轻轻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但是这跟我也没有什么关系。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而已,没那么多为什么。”
  队长刚说完,身边的湖面上“咕咚”一声,一个深灰色的扁鱼人从水里浮了上来,像是看热闹一般似乎扫了我们一眼,然后又咕咚一声沉了下去。
  队长拿着手枪的手微微颤抖起来,但是枪口却始终没有偏离我的脑袋,他看向了我,皱着眉头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难说。”我摇了摇头,“我们也是刚刚进来不久,确实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可能是像蝠鲼一样的什么鱼类吧,只不过长得有些奇怪。”
  “这个地方是古墓吗?你们是不是来盗墓的?”
  听完队长这句话,我忽然发现他对我好像是一无所知。
  就好像吉拉宇就只是单纯的给了他一个人名,然后让他出来抓人,却一点儿相关的信息都没有透露给他,他恐怕连吉拉宇是做什么的都不知道。
  “我不是盗墓的,我就是和朋友回老家玩几天,偶然间发现了这个地下洞穴,出于好奇就进来看看,没什么别的原因。”
  “那吉拉宇为什么要抓你?”队长问道。
  “他想要钱呗。”站在我身边的高二忽然说了一句这个,搞得我莫名其妙的。
  吉拉宇还能要什么钱,全部家当都扔给我估计我全家三辈子都花不完,他还至于来这个乌龟肚子里面找钱吗?
  正想着,高二接着说道:“实话和你说吧,你原来是我的队长,待我也不薄。咱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在这个长生殿里藏了很多宝贝,这些宝贝的价值已经无法用金钱来衡量了。你也知道,一个商人当自己的财富累积到了一定的程度,金钱对他们来说也只是一个毫无意义的数字而已,他们所追求的东西也就不一样了。”
  队长听着高二说的话,原地坐了下来,但是枪口依旧还对着我,“继续说,你们找到了一条,我也许会放掉你们的路。”
  “我知道。”高二很认真的点了点头,“你也是为了钱,如果能给你找到一些价值连城的东西,那你何必要带着吴言回去换那一丁点奖励呢,对吧。例如你包里的那条石头大腿,那就是古董,它的价值甚至比同重量的金子还要夸张。”
  高二这么一说我才知道,原来金刚腿已经落进了队长的口袋里,所以我忽然感觉现在应该不是一个必死的局,只要我们处理得当,恐怕还真的有一条生路能给我们走。
  队长听完高二的话很明显动摇了,他的眼睛四处滴溜溜的转应该是在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做,究竟是带我回去复命,还是找一找高二嘴里所说的宝藏。
  所有和高二都很自觉的闭上了嘴,不催他也不劝他,这件事得让队长自己好好的想一想。
  可就在这个时候,我身后突然传来了两声极其惨烈的尖叫,回头看去,原本靠在石门上休息的那两个人居然趴在了地上,而他们身后那扇紧闭的石门居然被什么东西给推开了一道缝。
  队长看着师门那个方向,显得非常紧张,“那是什么东西……”
  话还没说完“轰隆”一声石门洞开,紧接着一条巨大的黄鳝就从师门外面钻了进来,闪电一般潜入了湖里,然后就看不见身影了。
  与此同时,队长身后的湖面下猛的窜上来一个光头,狠狠的抡起了拳头,就砸在了队长的侧脸上。
  队长连哼唧一声都没来得及,顿时就像一个断了线的木偶,一下子就栽倒在了湖心岛上。
  是缸子!
  高二冲过去就打算抢队长手里的手枪,可是缸子居然先一步抢走了手枪,然后一伸手就把高二推到了湖里,“你别动!”
  我赶紧招呼缸子,“兄弟别激动,是自己人,他陪我下过一次葬蛊堂,不是坏人。”
  缸子看着我将信将疑,高二狼狈的爬到湖心岛上回头就向我诉苦,“师傅,这个大公牛是谁呀?怎么不知好歹呀?”
  “哎呀,误会误会啊!”
  我话刚说完,队长拿着手枪就地一滚就翻进了湖里。
  这下局面就有点尴尬了,枪倒是夺回来了,队长人没了,除此之外溶洞里又多了一条大黄鳝,现在的处境可谓是越来越混乱,我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正想着,远处的那个池子里,一个人头慢慢的冒了出来。
  而这下我才是看清了她的真面目,那竟然是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正用一双无比哀切的眼神紧紧的盯着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