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旁门左道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缸子显然也听到了,回头就数落我,“你说你当初非要挖那几个坛子干什么,现在命比shi还要臭,走到哪里哪里就出事儿。昨天晚上刚从一群破怪物怀里逃出来,今天逛个商场又有人求救了。”
  缸子这段话让我一点点儿说“此言差矣”的机会都没有。
  这全是大实话,我感觉自己的挖坟之前,生活当中除了错过上班的公交车和老王在单位对我的污蔑以外就没有什么挫折和困难了。
  怎么挖完坟之后,我的天,我就跟名侦探柯南一样。
  到哪儿哪儿出事儿,还准是大事。
  “你说的对,我也感觉到了。我现在就霉的要死,估计是被反噬了。”
  我也是深切的体会到了,巧合这个东西按理说不应该经常出现的。
  但是如今在我身上,巧合这两个字根本就不是巧合,简直就应该翻译成常客。
  “你管不管?”缸子面无表情的看着我。
  我想了想,一咬牙,“不管!有警察叔叔管,没我什么事儿,咱们找个自助餐好好吃一顿,啥也不能耽误咱们吃肉喝酒。”
  缸子面露赞许,带头就走向不远处的手扶电梯。
  但是不管归不管,好奇还是会好奇的,站在手扶电梯上我就往求救从传来的方向看。
  那里已经围了一群人了,在人群中间,好像是一个年轻的女人怀里正抱着一个半大孩子,那女人哭的特别特别惨,孩子却双目紧闭一动不动。
  “缸子,那孩子好像生病了。”
  缸子勾头看了一眼,眼神里也有些心疼,“生病不去医院在这儿哭什么,这妈妈也真是的。”
  我们来到了二楼,却都站在玻璃围栏边上往下看。
  我们身边也都站着一群人,大家都很好奇这个孩子到底是遇到什么事了。
  人是非常容易被感染的,尤其是这些悲惨之事。
  特别是当事人一旦做了并不恰当妥善,或者不合逻辑的处理方式,旁观者就更容易被这样的“愚蠢”所刺激。
  “你不带他去医院在这儿喊什么啊!”缸子看不下去吼了一嗓子。
  这一声吼的像寺院里的撞钟,居然震得楼下瞬间安静了下来,而抱孩子的那个母亲更是抬着头看向了缸子。
  那眼神,无比绝望。
  “我说的就是你!孩子生病了不带孩子去医院在这喊有什么用啊!”缸子见那女人和自己目光接触了,就把自己心里面想的都说了出来。
  女人嘴巴一撇就又要大哭,我赶紧拍了拍缸子,“你说话态度能不能好一点,明明是好心非得吓人一跳。”
  缸子不耐烦道:“我不是吓她,这也太气人了。在这儿哭有什么用啊,有这功夫孩子都到医院了。”
  既然缸子已经掺和了,我自然也做不得旁观者了,就问道:“你孩子怎么了啊,为什么不到医院去啊?”
  那女人还没回答我呢,楼下老大妈就代替她说道:“我们帮她叫了救护车了,但是这孩子好奇怪啊,不能挪地方,一动就要吐血。他妈妈也不能动,走一步这孩子就鬼喊鬼叫。”
  这下就搞清楚了,不是妈妈不带孩子去医院,而是去不了。
  大妈说完,楼下那一圈围观者也都开始光明正大的议论了。
  “你们说这孩子是不是被鬼附身了啊?”
  “就是啊,刚刚你还没来,孩子发病的时候叫起来就跟鬼一样难听,肯定是被鬼附身了。”
  “你听过鬼叫啊?”
  “我估计鬼叫不就这么回事儿嘛。”
  这时候我和缸子也赶到了一楼,估计是缸子之前态度极其“恶劣”的缘故,大伙儿都自发的给咱们让出了一条道,我也就顺理成章的来到了孩子面前。
  孩子六七岁,面如死灰。
  妈妈的手臂已经酸痛到发抖,却不敢挪动一分一毫。
  仔细的观察了一下,我发现孩子的左拳头攥得紧紧的,好像手心里正捏着什么东西。
  “大姐,孩子手里抓的是什么?”我问道。
  大姐哭的直抽抽,好不容易才挤出一句完整的话,“石…石头…他爷爷传给他的东西…”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就总感觉这块石头有问题,就征求了大姐的同意尝试着就掰开小孩儿手,但却失败了。
  那孩子拳头攥得特别特别紧,手指头关节的发白了,我就怕用力会把小孩子手指头伤到,也不敢太过于较劲。
  “我来。”边上缸子说了一句就把手伸过来了。
  我赶紧提醒他,“你轻一点,别把孩子手指头弄受伤了。”
  缸子直接递了一个白眼儿过来,“平时我看你挺聪明,关键时刻怎么就这么笨呢,掰不开你就得用别的方法啊。”
  大庭广众之下就被缸子损了一顿,我就好奇他到底能使出什么样的本事。
  之间缸子伸出小指头,顺着小孩儿小拇指弯成的圈儿里就杵了进去,然后稍稍用力,一块黑色的石头就被缸子从小孩拳头顶上的窝子里顶了出来。
  “你没吃过螃蟹爪子啊?用筷子从下面一顶,肉不就从上头挤出来了吗?”缸子把石头递给我的时候,还不忘“教训”我一顿。
  石头一上手,给我的感觉就是热乎乎沉甸甸的,而且表面非常的粗糙。
  凑到鼻子前面一闻,还带着一股淡淡的花香味儿,我一下子就想起来这是什么东西了,召邪降咒里记载过的。
  “缸子,这是咬石。”我小声冲缸子说道。
  之前说话那个老大娘耳朵尖,马上就问我,“咬石是什么东西啊,小伙子你好像懂得挺多的啊。”
  缸子赶紧帮我“解释”道:“那当然,我这兄弟就是个道士。而且是他们门下最后一个道士,本事大的很,就没有他解决不了的邪事儿。”
  我讪笑着,心说缸子这个解围可能是世界上最没有水平的解围了。
  一下子就把我给豁出去了。
  于是我赶紧说道:“没他说的那么邪乎,也就是知道些偏门野方,各位要是不介意的话,我想给孩子看看。”
  “哦哟那感情好,遇到个内行了,你快给孩子看看吧,要了命了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