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再回寸子山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怎么我每次到这儿都有东西跟着我,我就这么招人喜欢吗?
  不过有了第一次的经验,我也就不怕了,当即回头就吼了一句,“谁!出来!有话明着说,别干丢人的事儿!”
  这一声喊完,我就安静的等着。
  果不其然,几秒终之后一个穿着朴素的老大爷就从一边的树后面走了出来,看着我是一脸的愧疚。
  “对不起啊小伙子…我…”
  老大爷的语气很愧疚,我本也是个心软的人,也就不好意思再凶下去了。
  “大爷您别介意啊,我就是看有人跟着我,以为是坏人所以吼了一嗓子,您大晚上跟着我是有什么事儿吗?”
  老大爷佝偻着背,也没靠过来,就站在原地说道:“你是花海家的孩子吧?”
  得,又一个认识我奶奶的。
  我感觉她老人家的知名度快赶上大明星了。
  “对,您是谁啊?村子里的邻居吗?”
  老大爷回身一指,“我住在村头,之前一直生病来着,前段时间才看好。”
  村头?
  我看着老大爷手指的方向一琢磨,那个方向的村头就只有一户人家啊,不就是那个猪人家吗!
  一想老大爷说自己之前一直在生病,我顿时浑身就是一凉。
  “不瞒你说啊小娃,我年轻时候生了一场病,变成神经病了,一直都以为自己是头猪。也不知道什么原因,直到前段时间才好,真是遭了罪了。”
  果然是他!
  我下意识的就后退两步,嘴里的话也不自觉的颤了起来,“那…那您找我是什么事儿啊…你有事儿直接叫住我就好了啊…何必跟着我走这么远呢…”
  我脑子里瞬间冒出无数个剧情,而且每一个都越发展越恐怖。
  我真怕他是来找我寻仇的,一直跟着我到山里面好不留痕迹的把我杀掉,抛尸以后说不定都没人能找得到我。
  “小娃你别误会,我不是来害你的。我就是想知道,是不是你救了我。我也不是跟踪你,我也是在村子外才看到你了,一直没叫你是没想到该怎么开口。”
  这理由虽然不牵强,但也算不上多正常。
  一个老人和一个孩子有什么不好开口的,实打实的说不就完了,搞那么多弯弯绕有什么意思。
  我正想着,老人家继续说道:“前段时间我从医院醒过来之后,听医生说我浑身上下好几处都脱臼了。回村里大家都绕着我走,而且我也能模模糊糊回想起来过去几十年的事情。之后我就在家呆了几天,因为当了几十年的猪,这件事实在是太奇怪了,我一直都想不通为什么会这样。后来听说我受伤之后是村里打家具的那个木匠帮我报的警,我就想去给他道个谢。然后他告诉我,是你让他这么做的,而且说我受伤前一晚上还闯进你奶奶家去了。”
  他这么一说我就回想起来了,当时我用蠹咒赶走猪人的第二天去找了木匠,想让他给我修门,而且也确实拜托他去看看猪人,要是伤的严重就帮忙报警,毕竟人命还是人命。
  据老大爷说,他那天回家之后就缩在家里昏过去了,木匠报警之后他就被带去了县医院,但是醒来之后由于行为怪异就又被转到了城里的精神病院。
  可是没过多久老大爷就恢复了人性,一系列评估检查之后就又给放回了家。
  大爷在家思来想去就觉得我可能是这件事的关键人物,就是不是去奶奶家门口看看,想和我当面聊聊这个事。
  这不,今天他在回村的路上恰巧就看到我了,就跟了过来。
  “老大爷啊,你得了什么病我也不清楚。不过之前你确实闯来我家一次,但是咱也没什么样你就又回去了。”
  我把故事掺了一半假话就说了出来。
  毕竟关于召邪降咒的事情肯定是不可以乱说的,这个秘密我从来都没有打算让别人知道。
  老大爷听完我的话稍稍有些失落,却还是点了点头自顾自的说道:“那帮我治好病的可能就是精神病院的那些医生了,小娃你别害怕啊,我回想以前,那时候大家都说你奶奶有一些很特别的本事,我才想你会不会是学会了你奶奶的本事才救了我,要是这样那我就不打扰你了啊。”
  老大爷说完就想走,我心说好不容易把这事儿趟过去了,也就别再叫人留步了,免得又给自己惹麻烦。
  目送着老大爷离开,我心里感触良多。
  据说他年轻时就是个大恶人,欺男霸女无恶不作,完全符合当今任何电视剧当中所有村中恶霸的形象。
  甚至还逼死了一个寡妇,这也是致使我奶奶咒他的主要原因。
  可年老了,他却变了。
  变得很有礼貌,畏畏缩缩,知恩图报,仅仅是怀疑我救了他就必须找到我,在被我敷衍过去之后也没有纠缠,就只是悻悻离开。
  现在的他,其实我不讨厌。
  看来人,多数还是会变得。
  我坐在地上顶着月光,夹着烟头,把从我第一次上山直到现在所发生的所有事情理了一遍,虽然疑点重重,但是也捋清楚了一些事情。
  其实我现在的处境非常简单,特别好理解。
  那就是除了吉拉宇还在惦记我之外,我基本上就已经是个自由人了,之后我可以想干嘛就干嘛,不再掺和关于这一门的所有事情。
  之前的疑点我可以完全不考虑,所有的悬念我也可以直接抛诸脑后。
  经历过这些事之后,我已经没那么大探究的欲望了,事情的真相爱谁谁,那底下到底有没有因果胎生死簿随它去,观天死没死我也不在乎。
  今晚上完这趟寸子山,我就不再踏足“江湖”路,不再过问“江湖”事,老老实实上班找个对象过日子吧。
  起身上山,如今的我没有当初那么胆小了,一路哼着小曲儿就来到了那个熟悉的山腰平地。
  不远处,那个被苔藓包裹的墓碑依旧在那,似乎在我之后也从没有人打扰过这里。
  走到墓碑前,我从附近地上找了一块石头就准备去刮墓碑上的苔藓,我倒是要看看这上面写的到底是什么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