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开坟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进了店我们挑了个拐角坐了下来,我赶紧低着头拿手挡着脸。
  缸子倒是洒脱得很,拿起菜单就是一通点,还不忘酸我,“哟,真把自己当大明星啦?要不要我给你找个口罩墨镜什么的来啊,免得大伙儿把你抬走。”
  “你就别损了行不行,谁知道这地方老百姓这么热情啊,问话居然还能把人圈里边问,也是够行的。”
  这是一家日料自助餐厅,主打寿喜锅和刺身之类的,在日料当中也算是比较常见的那种,而且价格也不贵,一个人二百块钱。
  缸子一口气点了十份蒲烧鳗鱼,几十片各式鱼类刺身。
  我就纳了闷儿了,怎么点了这么多水里面游的东西,涮寿喜锅的肉片儿什么的一样没点。
  “你怎么了你?你不是牛羊肉大户吗,怎么今天改吃鱼了。”
  缸子兴奋的搓了搓手,“也就是没有黄鳝,不然老子今天肯定点他个二三十份泄泄愤。乌龟肚子里头那个大黄鳝可太可恨了,给我咬的一身的口子啊。”
  原来是这样。
  缸子不是来吃饭的,就是来报仇雪恨的。
  点不到黄鳝就点一些形状差不多的鳗鱼来替代一下,也是恨瞎了心了。
  没多久,菜品上桌。
  缸子拿来小碟,酱油芥末四六开,直接拌了一碟浓稠度直逼芝麻糊的黑绿色神秘蘸料出来,看的我腮两个帮子直泛酸水。
  缸子夹起一片金枪鱼大腩直接顺底儿抹了一坨芥末酱油,塞嘴里就嚼,吃的是涕泪纵横好不快活。
  “缸子,刚才那个小孩儿估计是踩到什么血雷子了,不然不会中这么个邪道道的。”
  缸子又是一块刺身下肚,问道:“血雷子是啥?”
  “你以前有没有见过马路上被人倒了一地的中药渣子?而且基本都是马路正中央,别人走路特别容易踩到的地方。”
  缸子猛点头,“对,太没有功德心了。”
  “这就是公德心不公德心的事儿,那是个迷信的说法,就是说谁要是不小心踩到了那堆药渣子,谁就会把喝中药那个人的疾病给顺带着带走。”
  缸子喝了一口果汁,又点了点头,“那你说对了,还真不是公德心的事。这就叫一肚子坏水,简直就是混蛋做的事儿。”
  其实血雷子和这个基本同理,都是用一些不怎么好的手段希望别人可以带走自家人的疾病。
  我们吃着聊着,脑子里这两天所经历的烦心事也渐渐就抛掉了。
  缸子吃了个半饱,掏出手机回了条微信给阿锦,然后问我,“这件事忙完了你打算怎么办?”
  其实都早都想好了,过两天回家之后,去一趟奶奶老家,把寸子山半山腰的几个坛子都挖出来,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经历过这么多事情,我早就不在乎什么黑坛子白坛子了,干脆全看一遍了却心愿就老老实实找份工作。
  吃完饭,我心想着之前那个带孩子的大姐可能会打电话给我,回去的时候一路留意着手机却也没等到,便想着孩子估计没什么大碍,家里人高兴恐怕就忘了。
  回到家之后,黄玉文和她姨姐姨奶正在家吃着饭,见我们回来了非要再上碗筷让我们好好吃一顿。
  但我跟缸子都快撑死了,就只是坐在周边陪她们聊起了天。
  黄玉文的姨姐叫王来娣,三十五岁,除了皮肤有点黑以外,五官非常秀气,是那种看起来很容易相处的类型。
  她说自己患病之后,只要一发病就像是断了片一样,第二天什么都记不得,但是脑子里始终都有个模模糊糊的地方经常浮现。
  虽然认不清具体是在哪里,但大致是能看出来,面前有一个大大的乌龟。
  这么一说我也就清楚了,看来她犯病之后一直都在那水库附近转悠,所以我们也算去对了地方,没白跑。
  这顿饭吃完,大伙儿聊了一会儿就都回房休息了,我也和黄玉文打好了招呼,今晚估计不会有什么事,所以我打算坐明天上午的火车回家。
  黄玉文说自己还要再这里待几天,顺便联系联系姨妈姨夫住回来,老太太生怪病的时候都不想管,如今病好了,再不孝顺孝顺也就说不过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和缸子就辞别了大家,去到火车站我买了张票直奔老家,而缸子则先行回南京,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大概下午一点多,我终于到了奶奶家。
  屋子里所有家具上都是一层浮灰,看样子这段时间小姨就没回来过了。
  来之前我买了些方便面面包矿泉水,打算先在奶奶家“休整”一下,等到晚上了再东身上寸子山,毕竟白天人多眼杂,我不想被别人看到。
  过了晚饭点,百无聊赖我就躺在床上拿手机听故事。
  翻来找去就我到了一篇专门说“倒霉”的连载有声故事,我寻思着这两个字正好迎合上我最近的运势,也就饶有兴致的听了起来。
  “听众朋友们,俗话说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这就是典型的形容人倒霉的句子,除此之外还有几句更有趣的,在这里想分享给大家。所谓久旱逢甘露,几滴;他乡遇故知,仇敌;洞房花烛夜,隔壁;金榜题名时,没我。接下来请您欣赏有声故事“倒霉”,播讲人黄涛。”
  节目里一系列故事都很有意思,剧情也很难猜到,所以听着听着困意袭来,我也就没坚持,任由自己睡着了。
  也许是因为在自己亲人家里的缘故,我这一觉睡得很踏实。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我忽然醒来,一看手机,午夜刚过。
  寻思着头一次上寸子山也和现在是差不多的时候,我就下床洗了把脸准备出发。
  锁好门,外面黑洞洞的。
  我就顺着上次的路线走到了村外,一路上周围都是安安静静的,村里的午夜虽然有些吓人,但还是很清净的。
  一路走到寸子山脚下,我抽了根烟休息了一会儿。
  可刚扔完烟头准备上去,我就听见身后“窸窸窣窣”的响了起来。
  上一次我到这里的时候,是小瑶一直在跟着我。
  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