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落雨穿筐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听到这里,我心中感悟颇深。
  其实我去寸子山上挖坛子的行为,和陈涵去收拾这间小屋子是一模一样的。
  我们就只是单纯的想去缅怀一下过世的亲人,通过这种方式,让自己和他们能靠得“近”一些而已。
  其实坛子里那些东西对我来说不重要,我去之前甚至都不知道里面有什么。
  那间屋子对于陈涵来说也是一样的。
  里面不可能放着存满了现金珠宝的保险箱,这也就是我们这些活在世上的人安慰自己的一种方式而已。
  “所以我觉得你像是接触过这些事情的人,想请你跟我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那些声音现在越来越大越来越近,我都有些不敢再去了。”
  要说这件事我能不能帮上忙,这个问题在我心里的答案是肯定的。
  因为召邪降咒并不单单只是一个教你怎么诅咒别人的东西,它也蕴藏着很多别的因素在里面。
  例如解除诅咒,还有一些功能性很强的技术在里面。
  而且就通过陈涵对这件事的描述,我感觉那些声音并非什么鬼魂作祟,很有可能就是那间屋子对陈涵造成了什么影响。
  导致她只要一进去就会听见一些奇怪的声音。
  “那这样吧,我不敢说我可以帮你把这件事给解决掉,但我可以陪你去看一看,尽我所能的试试能不能把这件事的原因给搞清楚,怎么样?”
  陈涵直点头,“好啊好啊,我也不想让你白帮忙,如果你能帮我解决这件事,我给你钱,我绝对不让你白忙。”
  听到“给你钱”这三个字的时候我的小心脏蹦跶了一下,我的初衷自然不是为了钱而去的,但是我的口袋和我的银行卡,好像不是这么想的。
  “钱不钱的到时候再看吧,咱们约个时间。”
  陈涵拿出手机翻开了备忘录,看了一下自己最近的日程,最终我们暂定在了下星期六,晚上十点半在山脚下集合。
  “因为白天去我就听不到那种声音,只有晚上会有。所以咱们就约在晚上吧,如果需要准备什么工具的话你可以告诉我,我去买,只要你用着顺手什么都可以。”
  “生意”谈好了,陈涵坚持要开车送我这个“高人”回家,我也就不推辞了。
  十几分钟之后我来到了楼下,走进了电梯。
  电梯轿厢顶上的灯坏了,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
  出了电梯我刚走进走廊,就只见一个像人那么大的东西远远地趴在我家门口的地上,那东西的姿势就像是一只青蛙。
  那东西四脚着地一动也不动,我没敢打开走廊灯,甚至连手机都不敢拿出来。
  就在我脑子里刚冒出来“逃跑”这两个字的时候,那东西突然间一颤,然后飞快的就窜了过来,一下子就把我给箍在了怀里。
  香香的…
  这是我的第一感觉…
  其次就是…软软的…
  “二爷,小瑶回来了。”
  那东西说话了,是那个熟悉的声音,原来是小瑶回来了!
  ……
  进屋之后,打开了灯,我发现小瑶穿着一条牛仔裤,上身则是一条印着蜘蛛图案的T恤,简直时尚了好几番。
  “你这么久去哪儿啊?”我欣喜的问道。
  “小瑶去了一趟人头沟,有一些事要做而已,这下好了,我可以一直一直陪着二爷了。”
  小瑶还是那么漂亮清纯,但是举止还是那样怪异。
  就刚刚她趴在过道里的样子,放在国外要是被别人看到,那真是分分钟就给击毙了。
  我和小瑶说起来,关系很特殊。
  她本质上和我奶奶的孩子没什么区别,毕竟从小教到大的,所以我跟她更有一种亲人的感觉在里面。
  聊了一会儿,小瑶问我可不可以把房子退掉,她从此就和我住在一起了。
  我想了想还是拒绝了,这个事儿影响还是太不好了,就算我不顾及自己,但还是得顾及顾及小瑶的风评。
  就算关系近也千万不能这么随便,那样是要惹闲话的。
  小瑶依依不舍的回家之后,我洗了把澡就上床睡觉了。
  今天又是疲惫不堪的一天,我得好好的休息一个礼拜,然后去看看陈涵爷爷的那个小屋子到底是怎么回是。
  一夜无话,隔日转醒。
  窗外阳光好的我心情都跟着愉悦了起来,下了一包方便面草草的吃了早餐,我就迫不及待的从背包里拿出了那根麻绳。
  可令我感觉到失望的是,那根麻绳上除了一个标题之外,却没有任何内容。
  回看标题,是四个苍劲大字——落雨穿筐
  要我看这四个字肯定是蕴含着什么特殊的意义的,而且当年老祖爷写下这四个字,肯定代表着这和召邪降咒一样,都是他的一项本事。
  只不过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的没写完,只写了一个标题。
  所以我就抱着麻绳仔细的研究起来。
  从字面意思上来看,落雨穿筐的意思非常非常的好理解,说的应该就是下雨天落下来的水滴,穿过了筐子。
  筐子,我想到它的第一感觉就是上面有好多孔。
  那么雨滴从天而降,穿过这些孔是什么意思呢?
  巧合?
  还是说运气好?
  要我说这四个字想要表达的意思,那就是运气好,你想想雨滴穿过筐子里面的孔洞,这是多么小的概率啊?
  简直可以忽略不计。
  可是很久之前和花城闲聊的时候,我又得知咱们师傅那一辈儿跟着老祖爷过的都是苦日子。
  那时候他们几乎餐餐玉米粗面,屋子外墙根下放着一筐一筐的老玉米。
  那么雨落穿筐,是不是可以理解成,在隐喻已经没有吃的了?
  要是这么一想,那就完全不能用“运气好”来理解了,那简直就苦命倒霉到了家。
  没想到也就是四个字而已,结合一些事情来分析居然能得出两个意思截然不同的答案来,真是挺有意思的。
  放下麻绳,我揉了揉有些发胀的太阳穴。
  伸手拿过手机,显示有一条短信,点开一看是黄玉文发来的。
  “家里已经恢复正常,姨奶和姨姐都好了,谢谢你。可是这两天有一个女的来找过你,没说自己叫什么,只留了一个手机号让你联系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