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林中盆地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根据小瑶所说,在桥林子深处有一个像是盆地一样的地方。
  那里地势很低而且空气湿度非常大,而且盆地里有一个蜘蛛洞,那也是小瑶最常去的地方。
  在蜘蛛洞里面有一面墙,墙上雕刻着一个很大的八臂佛。
  其实小瑶也不知道那到底是不是佛,只是那个雕刻的整体形象让她有一种“佛”的感觉而已。
  然后关键来了。
  小瑶说,每一次她莫名“发狂”的时候,那个八臂石佛都会哭,六只眼睛里都会源源不断的流出眼泪。
  小瑶说完我就在思考这件事,所谓的每一次发狂,八臂石佛都会流泪到底是不是应该这么理解。
  会不会是因为八臂石佛流泪了,才导致的小瑶发狂。
  虽然这只是一个单纯的先后问题,但是所表达出来意思却大相径庭,就完完全全不一样了。
  “小瑶,你觉得那个八臂石佛会是你“发狂”的主要原因?”
  小瑶抱着手臂,这是典型的缺乏安全感的动作,“也许是吧,那个佛像很久之前就有了。奶奶说那是邪神,她也没什么办法,让我千万要离得远一点。”
  邪神这两个字,放在我们国家确实有点罕见了。
  毕竟咱们的古代神话体系并没有西方神话当中那么的黑白对立水火不容,就是让我想我都想不出哪些无比邪恶的神明。
  半个小时之后,我们就把事情定了下来,这种事宜早不宜迟。
  再说,下礼拜我还答应了得跟陈涵去一趟幕府山看看她爷爷留下来的那个山腰小屋,所以千万不能耽搁了。
  第二天我和小瑶来到长途汽车站的时候售票员都认识我了,问我是不是因为工作原因经常在两地之间窜来窜去,我也就笑笑没说话。
  掏钱买票的时候我看到了小瑶的身份证,令我很意外的是她这个生活在朗朗乾坤之下的蜘蛛精居然有身份证。
  而且名字还挺好听,叫花梦瑶,是随的奶奶的姓。
  据说小瑶小时候,奶奶仗着自己“名声在外”就硬是给还长着蜘蛛腿的小瑶报了户口。
  主要是小地方监管也不严,又都是街坊邻居熟面孔,就这么稀里糊涂给上了个户口。
  之后小瑶一直保留着她人生的第一张身份证,哪怕早就过期了也依旧视若珍宝,直到前段时间她回人头沟的时候才顺道办了新的身份证。
  人家分局工作人员都傻了,说你身份证都过期快十年了才想起来办,也是厉害。
  在候车大厅坐着等了会儿,总算是上了车。
  在火车上颠簸了一个小时出头总算到了目的地,下了车我们又转了一辆小巴,中午之前也就到了奶奶家。
  进了家门之后,小瑶跪在客厅里冲着奶奶的卧室拜了很久。
  我站在一边心里面很不是滋味儿。
  我理解她的心意,毕竟以她那样的身份奶奶非但没有嫌弃她,还教育抚养着她,甚至还给了小瑶姓名和身份,这份恩情说大过天都不过分。
  之后我去村里买了些素菜卤菜,中午就打算煮一顿菜面顶一顶。
  面条出锅之后我去奶奶卧室叫小瑶吃饭,发现她已经趴在奶奶的床下面睡着了,我没忍心叫醒她。
  大概下午一点半,小瑶走出了卧室,我陪她吃完面条两人就向着桥林子出发了。
  一路无话,我们轻车熟路的来到了桥林子木屋门口,也就是当年独臂赊刀人住的地方,当初我们被冲进地下河之后就没回来看过。
  我一直担心着木屋下面通往葬蛊堂的秘密会不会被别人发现。
  如今一看,心里踏实了。
  木屋里面的地板彻底塌陷了,凹成了一个石头窝子,当时的通道木门什么的全都被毁的一干二净,更别说想找木地板上的血了。
  到了这里后面的路我就完全不认识了,之后就得辛苦小瑶做我的向导了。
  我们顺着树林一路往西钻,绕过一个十几米高的石头山,来到了一条小河边。
  小河也就三五步的宽度,水也很清澈,我估计下游应该就是我们当时从地下河里流出来的地方。
  沿着小河走了三里路,小瑶带着我往北一转又钻进了一片树林子里。
  这片林子里的植物就要比桥林子茂盛太多了,而且湿气也非常重,走了没多久我感觉自己的衣服肚子都已经被沁湿了。
  大概又是四五里路下去,地势越来越低,终于,在一块大石头后面,我隐隐的看到了一个被浓密树冠遮的严严实实的小型盆地。
  盆底大概有两三个足球场那么大,被底下生长的植物挡的严丝合缝,哪怕路过这儿但是不停下来仔细张望一会儿,估计都难以发现。
  “二爷,后面的路不好走,您小心。”小瑶招呼了一声就率先往下走去。
  我从包里拿出了新买的柴刀,估计前面得有不少需要劈劈砍砍的地方,得学着电影里面那样披荆斩棘才能前进,否则我就得贴地爬行了。
  小瑶的行动速度特别快,简直可以说在在林子里面穿行,我甚至都有些怀疑她是一条蛇精。
  而我就不行了,不但要劈砍一些挡路的树枝灌木,还得谨防脚底下那些个大的不合逻辑的大虫子,所以才走了几十米我几乎已经紧张的浑身冒汗了。
  “我的妈,这些虫子怎么都这么大啊!”我拿脚尖踢翻一只橘子那么大的西瓜虫,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都他妈快赶上真的西瓜了!”
  小瑶已经领先了我二三十步,听见我喊她又折了回来。
  “二爷,这种虫子好吃。”
  “好吃?!”
  我听见这两个字蛋蛋皮都快拖到膝盖了,“小瑶你吃过西瓜虫?!”
  “嗯,好吃,但还是米饭好吃。”
  当然是米饭好吃!
  不过一想,小瑶的前二十年的人生其实是一只大蜘蛛,我也就释怀了,但是好奇心还是一如既往的蹦了出来。
  “小瑶你以前还是蜘蛛的时候吃过哪些东西啊?”
  小瑶稍稍想了想,说处了一大串,“其实平时吃水果比较多,小动物也有,大虫子也有。还是比较喜欢吃鱼,还有松鼠,还有兔子,但最喜欢吃的还是鱼。”
  我忽然想到了另一个非常喜欢吃鱼的人——阿锦。
  “我有一个朋友就挺喜欢吃鱼了,顿顿不能少,生的都能吃,而且力大无穷特别厉害。”
  小瑶灿烂的一笑,“和我差不多嘛,那他也是大蜘蛛吗?”
  这话,听的我着实后脊梁一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