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野炊?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不会吧,阿锦不会也是蜘蛛精吧。
  不过阿锦身材那么好,长得又漂亮,关键力气还特别的大,你要说她真的是个蜘蛛精我倒是也没什么意见。
  毕竟西游记里蜘蛛脚都那么好看。
  胡思乱想之间,小瑶已经走出去好几步了,我拎着柴刀赶紧也跟了上去。
  又走了几分钟,身边的植被密度一下子松散了许多,眼前的景色也不再是无止尽的棕褐与翠绿,一眼望去简直豁然开朗。
  最棒的是前方出现了一个小湖,而且水质清澈,远处的湖对岸好像还有个什么小动物在喝水。
  我一下子就感觉浑身都清凉了,这里湿度大的很,我这一段路下来连内裤咯吱窝都已经湿透了,真后悔当初为什么不带一身替换的衣服。
  到了湖边我直接趴下来把嘴巴撅进湖里狠狠地喝了几口水,清凉甘甜。
  回看小瑶,身上的白色体恤也隐隐的被汗水湿的透了光,里面的灰色运动胸衣若隐若现,我赶紧扭过头不敢再看,确实是有点诱人了。
  “二爷喝水小心点,别被抓到了。”
  小瑶这话说完我差点被呛死,赶紧坐在地上连退好几步离着湖边远远地。
  我脑袋里顿时就蹦出了在葬蛊堂湖水里遇到的那个大鱼眼睛,身上还没怎么晾干就又被冷汗给浸湿了。
  “小心什么…湖里面有什么东西…?”
  “大鱼。”
  真猜对了,还真他妈有一条大鱼在湖里面。
  这地方连西瓜虫都能长的真的和他妈西瓜一样大,你告诉我湖里面有一条超级大的鱼祖宗我保证一点儿都不会奇怪。
  刚刚喝了几大口水,虽然不过瘾但是也能顶一会儿了,主要是我不想再靠近这个湖了。
  “二爷看,大字板。”小瑶指着身前的湖水里,“这是我最早认识的五个字,是奶奶教我的。”
  “大字板?写的啥啊?”我挺好奇,起身拍了拍灰就往小瑶身边走。
  她回头看着我,用手指在自己额头上点了两下,“二郎真君庙。”
  “二郎真君庙?”我走到湖边往小瑶手指的方向看,就在离岸边四五步的淤泥里面,有一块似乎是石头雕刻出来的满是青苔的牌匾。
  上面还真就刻着“二郎真君庙”五个大字。
  原来这里是个二郎庙遗址?
  那小瑶说的那个蜘蛛洞会不会就是曾经的二郎庙?
  这样想来,那个所谓的八臂六目的“邪神”很有可能是二郎神的塑像。
  但是二郎神明明就三只眼,怎么会平白无故又多出三只眼呢,看样子事情远没有我想象的简单。
  “沙——”
  我正看着牌匾胡思乱想着,身后传来一声像是个什么东西窜进了林子里的声音。
  我赶紧回头一看,最担心的是还是发生。
  小瑶不见了。
  不用想,应该是“发狂”了。
  前前后后我总共经历了三次小瑶的发狂,但是很幸运,她一次也没有伤害过我,也许是她在发狂的时候脑子记还能记得我吧。
  “小瑶!你在哪儿啊!”
  我象征性的喊了几声,得排除掉小瑶是因为什么不得已的事情暂时离开而并非发狂的可能性。
  例如忽然想上厕所,又不好意思和我说之类的。
  “小瑶你听到了就回答我一声!”
  叫了几声,没有得到小瑶的任何回应,反而引出了不远处的林子里几声我甚至都没法形容出来的怪叫。
  乍一听,有点像是谁在磨豆腐的声音。
  怎么的,林子里还有家卖豆浆油条的早点铺子?
  心里头调侃归调侃,可我深知自己目前的处境早已再一次的陷入了艰难,我接下来该怎么做,是去找小瑶,还是去二郎庙里找出小瑶发狂的真正原因。
  思来想去还是第二个想法比较可靠一点,因为如果我现在就去找小瑶,就算我找到了,那大概率也约等于找到了一只人型大蜘蛛。
  没有意义,甚至还有生命危险。
  不如趁此机会去二郎庙里试试看能不能从根源上解决问题,那样的话小瑶恢复了正常肯定自己就找过来了。
  简直皆大欢喜。
  既然决定了,我也就背着包动身了,现在当务之急就是找到小瑶所说的那个藏着八臂佛像的“蜘蛛洞”。
  于是我就沿着湖畔往对岸绕去。
  现在的地形是在一圈被树木围绕着的光秃秃的盆地中间,有一个同心圆的大湖。
  可是四周却没有任何山,就连土包都没有,所以着实难以寻找到那个蜘蛛洞的位置,不过根据我漏洞百出的推理,既然没有山,那洞肯定就在地上呗。
  难不成还能在湖里?
  转念一想这也不是不可能,我记得人头沟葬蛊堂的正门就是隐藏在湖中心的,而且龙欢洞的入口好像也是在一个小水潭里。
  但是一想这湖里还住着一条大鱼,我顿时就浑身鸡皮疙瘩大聚会,脸脚后跟都麻了。
  我实在是太讨厌水了,更讨厌水里的东西。
  要是让我浅进湖底去找一个蜘蛛洞,那没有个大几百万的资本主义恶臭陷阱在等待着我,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之后我围着湖整整绕了一圈。
  期间我顺带着仔细的搜寻了一遍附近的地面上有没有藏着什么洞口,但除了一个拳头大小疑似兔子窝的小洞之外,一无所获。
  实在是没辙了,我就坐在湖边的地上发起了呆。
  眼前的大湖非常平静,像是一面镜子,如今湖中心渐渐升腾起淡淡的水雾,让光线本就有些暗淡的盆地里又稍稍黑了几分。
  我和小瑶大概是两点不到从家里出发的,如今再一看表,现在已经快五点了。
  接下来,日头逐渐落山,这里一定会越来越暗,也许我不得不在这荒郊野外的过上一夜也说不定。
  小瑶还没回来,我是绝对不会回家等的。
  想到这儿我就打开了背包,拿出之前在网上买的野外战术匕首,在地上扫出一块平地准备生火。
  我从边上林子里捡来了一把树枝几根稍大一点的木棍,又从我的“野外生存”套包里拿出了一个小透明袋子,把里面的火绒给倒了出来。
  随着战术匕首还附赠了一根镁棒,是生火用的,我拿匕首脊背上的半圆形豁口卡着镁棒然后往下一刮,顿时火星子就全部喷在了火绒上。
  我赶紧把火绒捧起来用嘴轻轻地吹气,不一会儿浓烟滚滚,紧接着明火就升起来了。
  看着眼前噼里啪啦生机勃勃的篝火,我心里一阵舒坦,感觉自己也成了像贝爷一样的在丛林里简直是食物链顶端的存在了。
  接下里就是解决晚饭问题了,我背包里有两只处理好的童子鸡,也是准备野炊用的。
  转身拿过敞开口的背包,伸手一掏我就愣住了。
  两只童子鸡是被我分开撞在两个塑料袋里的,现在背包里怎么只剩下一只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