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道妙邪君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奇了怪了,我把那只鸡忘在奶奶家里了?
  不可能啊,我刚刚掏匕首的时候手背还清清楚楚的蹭到了两只鸡呢,触感总不会是假的吧。
  怎么就生个火几分钟的功夫,就少了一只了?
  被什么东西给偷走了?
  想到这我浑身一激灵,赶紧就拿着匕首回过头去找。
  但是我身后确实静悄悄的。
  除了微风轻轻拉扯着树叶传来让我耳朵眼有点痒痒的“沙沙”声之外,连只蚂蚁我都没看着。
  回忆刚才,我生火的时候确实是太专心了,毕竟是一个我从没接触过的事物。
  如果那时候真的有什么东西悄悄的摸到我的身后然后偷走了我一半晚餐,说实话,我没发现也是很正常的事。
  “小瑶?是你吗?”我轻声喊道。
  这是我心里所能想到的最好的打算了,那就是小瑶在和我开玩笑。
  因为如果不是这样,那事情就很恐怖了。
  毕竟会偷东西的东西,必定会具有一定的智力,而且它还拥有悄无声息靠近我对我进行一击必杀的能力。
  如此想来在这片林子的食物链当中,我应该还挣扎在接近底端的位置。
  天逐渐黑了下来,湖中心的水雾也越来越重了。
  我心里的恐惧还没散去多少,就又被周围的景色的催化了比先前还要更浓郁了几分。
  我拿出童子鸡穿在木棍上,小心翼翼的放在篝火上烤了起来。
  鸡皮在火焰的炙烤下很快就呈现出冒着油光的棕黄色,琥珀一般的油脂也渗出鸡皮一滴一滴的落进火焰。
  香味很快就飘出来了,我也在美食的“勾引”逐渐淡忘了先前的恐惧。
  我从包里拿出了便携调料盒,先用刀在鸡身上割出几道豁口,再把各种调料粉末均匀的洒在了童子鸡身上。
  逐渐的,周围彻底归为黑暗。
  我的视野里也只剩下眼前的篝火和冒着白烟的童子鸡,除此之外就什么也看不见了。
  “哗——”
  不远处的水面轻轻响了一声,我浑身一激灵,拿起手电就照了过去。
  但是除了一片涟漪,我什么都没看到。
  “你是谁?”
  声音就在我后面!我吓得往前一扑差点就趴进篝火里!
  “二郎庙门口烤鸡?你是嫌命长吗?”
  我坐在湖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仔细看去,那人站在黑暗里,只有一张脸被火光映照着。
  那个人很年轻,估计二十多岁,但是表情却冷漠的可怕。
  我吞了一口唾沫,小心的问道:“你是谁啊?”
  “守庙的。”
  守庙的?
  我只听过守墓的守门的,还真没听过守庙的。
  我赶紧站了起来,不想让自己看起来太狼狈,“你为什么要守在这里?二郎庙在什么地方?”
  那人没理我,从腰后取出一个皮水壶浇灭了篝火,把快要完工的烤鸡给拿了起来,回身就走,“跟我来。”
  他的语气不容置疑,而且我从心里也觉得这个人不像是个坏人,居然就鬼使神差的跟了过去。
  那人左手拎着烤鸡右手拿着拿着一个油灯,钻进林子之后就往深处走去。
  这一路上我们谁都没有说话,十几分钟毫不停歇的赶路之后,我们来到了一座不小的窝棚前面。
  说是窝棚,可这个住所却已经被改造的像是个豪华小木屋一般。
  进去之后是脚下成片的木地板,在屋子正当中的地板上被掏了一个圆形的洞,里面十几块碎石正围着一团篝火。
  那人把烤鸡放在了篝火上面的烤架上,就坐在了边上静静地看着我。
  “不好意思啊,在那里烤鸡会有什么危险吗?”我坐下来问道。
  “二郎庙里有很多大蜘蛛,你运气算是好的了。上次有个人在湖边,火刚生起来就被拖走了。”
  如果这人说的是真的,那我运气还真算好的了。
  “我叫马郎,算是个猎人。”
  正想着,他突然做了个自我介绍,我也赶紧说道:“你好啊,我叫吴言,是陪朋友来这里的,但是走散了。”
  “你们来这里干嘛?”马郎问道。
  我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是实话实说还是编个借口瞒过去。
  这时马郎又说道:“不告诉我也没事,我刚刚只是看你可能有危险就带你回来了。但如果你来这里的目的就是进二郎庙,那我不会拦着的。”
  这番话说的极其开明,我也就打消了欺骗他的念头,但是关于我和小瑶此行的目的,我还是打算说一半留一半。
  “因为某些原因,我和我朋友不得不进一趟二郎庙。如果你知道位置的话麻烦你告诉我一下,我之前找了好久都没找到。”
  马郎拿来烤鸡递给了我,说道:“这个庙是清朝时候修建的,但里面供的不是普通的二郎神。”
  “什么叫不是普通的二郎神?二郎神也分好几种吗?”
  马郎点点头,“二郎神又叫清源妙道真君,但是这座庙里面供的,却叫道妙邪君。”
  虽然仅仅是改了一个字,但是其中的意义却落了个天翻地覆。
  “其实不管是历史还是神话当中,从来就没有过什么道妙邪君。这座庙是清末一群奇怪的道人修建起来的,没人知道他们到底修的哪门哪派,甚至都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真的道士。”
  马郎的话让我想到了邪教,否则也不可能专门修建一个庙宇用来供奉什么邪君。
  “建国初期,清源妙道邪君庙被推倒掩埋掉了,直到今天都没再见过天日。”
  “那你为什么会守着这座庙呢?”我问道。
  马郎拿过水壶,拔开盖子喝了一口水,轻描淡写道:“因为我就是当年那一群奇怪道人的后代,我必须在这守着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
  我下意识就问了出来,话出口之后我才感觉自己问的是多么的傻。
  人家马郎都说是秘密了我还问,要是能这么简单就能说出来还能叫秘密吗。
  不出所料,马郎就只是摇了摇头。
  “是这样的哈,这座庙我肯定是要进去的,所以你能不能告诉我,这座庙有什么特点,有什么危险的地方,入口在什么位置,我也想带着朋友平平安安进去平平安安出来。”
  马郎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递给我一支,“没什么要注意的,只是进去了很可能就出不来了而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