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傀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紧接着一个厚重的棺材盖子带着浓浓的腐臭味直接在我鼻子前面从天而降,差一点就把我脚给砸扁了。
  我连头都没有回,拔腿就往钟义那里跑。
  钟义结巴了就是运起了将足家的功法,这也代表着他刚刚一定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我一路跑到钟义身边,他带着我就往角落里跑。
  “快快…我们出出出去…”
  “哈哈哈哈!”不远处秦欢大笑几声,“没人告诉你吗,这地方进的来出不去的,我从没见过黑白无常能把到了手的鬼魂给放走的!”
  黑白无常…
  这是我今天第二次听到这四个字了。
  之前还在地面上的时候,师傅就说金刚庙里的那两个长脖子黑影其实是黑白无常。
  其实我当然知道这只是一种带着神话韵味的类比,意思恐怕指的是,死亡对于那两个东西来说的意义,可以媲美黑白无常。
  我回想了一下,当时金刚庙降下来之后,我只顾着师傅的伤势了,就没在意那两个黑影已经消失了。
  假如秦欢刚刚的话指的是那两个东西守住了出口,其实也不是不可能。
  只不过现在我的完全不想相信他嘴里的任何一个字而已。
  不过也多亏了他这一声喊,让我们停下了脚步,我也顺理成章的找到了回头看的机会。
  此刻在二郎庙的中央,那个异常高大的棺材里,居然站着一个身穿着铠甲,身高足足两米有余的“人”。
  “吴言,别别别听他的,我们走。”
  钟义催促了我一句,我也木然的点了点头,但是脚底下却是一步也迈不出去……
  因为那个“人”,实在是太英武了……
  仪容清俊貌堂堂,两耳垂肩目有光。头戴三山飞凤帽,身穿一领淡鹅黄。
  缕金靴衬盘龙袜,玉带团花八宝妆。腰挎弹弓新月样,手执三尖两刃枪。
  斧劈桃山曾救母,弹打鋋罗双凤凰。力诛八怪声名远,义结梅山七圣行。
  心高不认天家眷,性傲归神住灌江。赤城昭惠英灵圣,显化无边号二郎。
  我想起了这首描述二郎神的诗,他曾经是我在西游记里最最喜欢的人物之一,仅次于齐天大圣孙悟空。
  而如今那个佝偻着后背如同干尸一般的“杨戬”就这么站在我的面前,我心里除了害怕居然滋生出了一些别样的情绪出来。
  干尸头上卡着一定已经腐朽了的帽子,但是能看出来,那应该是一顶三山帽。
  它身上穿着一身锈得不成样子的铁白色铠甲,腰间甚至还挂着一根弓弦,然而弓臂却早已腐烂不见了。
  很难相信,我居然会觉得一具干尸很“帅”。
  “操…居然真的是二郎神…”我不自觉的骂了一句。
  边上钟义拍了我一巴掌,“哪哪哪有什么二郎神!就是个假假假的!是一种对信仰的延延延续而已!”
  其实我也想过这种可能,毕竟我曾经还听说过哪儿出土了什么大圣墓,说是齐天大圣孙悟空的坟墓,棺材里还放着金箍棒。
  这种情况太多了,估计也就是这些人物角色对老百姓的影响太大了,以至于大家不想办法用一种方式把他们具现化都显得有点儿浪费了。
  我眼前的二郎神估计也就是曾几何时一个普通人被换上了一身衣装,然后被莫名其妙的冠以二郎神的头衔然后被放进了棺材里。
  不过,就算它确实是假的,但是也并不影响这具干尸所带给我的震撼。
  “傻师弟,让你别碰棺材你不听,现在好了,我们都出不去了。”远处的秦欢已经回到了地面上,而之前还围着他的那些尸蛛不知道为什么又不见了。
  我正在想用什么词汇来骂他,边上的钟义拿手电往后照了一下,然后就拉着我往边上躲,并且小声在我耳边说道:“他没说错,来时的路确实被堵了,看来我们暂时是出去不了。”
  “我没骗人,钟义师弟,我们俩进来的阴阳两道本来就是黑白无常的地盘,如今二郎神醒了,想出去是难喽。”
  我跟着钟义起贴着墙轻手轻脚的来到了二郎神侧面的方向,我悄悄问他,“大哥为什么会到这里来?”
  “我是跟着他来的,半个月前他差点把严飞堂杀了,还好那丫头机灵逃掉了,但是断了两根手指。之后我就一直在打听他的消息,就一路跟着到这里来了。”钟义不结巴了,看样子是散了功。
  不过要是这样的话,那秦欢的复仇就并不是说说而已了,他伤了严飞堂,又杀了观天,他这个所谓报仇计划其实一直都在稳步的实施着。
  今天若不是遇到了师傅临时学了两手本事,估计我现在尸体早就凉了。
  “他之前把观天给杀了…”
  “什么…这个人居然这么狠毒…”钟义恶狠狠的看着秦欢,估计若不是二郎神在中间震慑着,他早就跑过去把秦欢活活踹死了。
  “两个出口都被封了,那我就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了。吴言,你对这个地方了解吗,有没有什么别的办法?”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我知道的还不一定有你多呢。”
  “你们在想什么呢?”远处的秦欢忽然喊了一句。
  他这个态度就让人来火,之前劣势的时候又是求饶又是谈条件的,现在暂时把命保住了就又在这嘚瑟,我忍不住就想骂他。
  “你少他妈废话!在不闭嘴我们俩现在就过去把你锤死!”
  “哈哈哈!”秦欢笑的无比爽朗,“唉,你们啊,就是不动脑子,不然也不会落得这种下场了,如今杀我你们是没本事了,等着死吧。”
  我拎着柴刀就想过去,“你他妈那儿来那么多废话,一个快死的人了你怎么跟我们打?!”
  秦欢笑着,右手摸向了腰间。
  我心里一惊,以为秦欢会拿出一把手枪什么的,不过想想也不现实,他要是有手枪之前就把我打死了,那儿会轮到现在。
  就在我和钟义的注视之下,秦欢摸出了一根黑针。
  他笑着看了看我们,又看了看邪二郎。
  我顿时心里就是一沉……
  秦欢扬起手,掌心的黑针蓄势待发,“你们啊,都忘了我学的是什么本事了。”
  傀手…秦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