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罪状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我恍然大悟!
  原来这柄三尖两刃枪之前一直都躺在邪二郎的棺材当中,只不过通过秦欢的视角根本就没有发现而已,所以才没用上。
  这一下,秦欢的表情直接变了。
  一具穿着破铠甲的干尸再怎么坚韧也得有一个限度,柴刀这种轻武器砍不进去也算情有可原。
  可如今我们有了重武器那就不一样了。
  这个三尖两刃枪怎么看也得有十几二十斤的重量,要是铆足了劲剁在邪二郎身体上,不说砍断,砸脱了臼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这时钟义跳出棺材,我也赶忙退了过去。
  “大哥你身体怎么样?尸毒严重吗?”这是我现在最担心的问题。
  不过钟义的脸色似乎比刚才好了一点,也不知道他们将足家除了武术还有没有什么别的术法,短短十几秒的时间能回复这么快,绝对是钟义采取了什么措施。
  “我没事,你躲躲躲开点。”钟义拎着三尖两刃枪就慢步迎了上去。
  不远处的秦欢看起来有些疲惫,应该是长时间操控死尸的原因,这也让我更加坚定了我们将是这场战斗的最终赢家。
  “秦欢!你输定了!”我拿着柴刀向边上绕着,试图继续“擒贼擒王”。
  秦欢这会儿已经被我们逼到了墙边,脸色极其难看正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我甚至有一种他随时都可能倒下的错觉。
  钟义没什么废话,靠近了邪二郎立刻就荡起三尖两刃枪攻了过去。
  这一下战争的局势瞬间就改变了,三尖两刃枪的确是重,但也确实是不再锋利了,不过它的杀伤力依旧还在。
  钟义一个奋力的纵斩下去,秦欢操纵邪二郎躲避不及,刀刃直接切在了干尸的额头上,顿时就在头顶砸出了一个深深的凹陷。
  攻势并没有停止,钟义原地转身架着三尖两刃枪利用离心力又捣出去一记迅猛的胸口刺击,刃尖一下子就穿透了邪二郎胸前锈迹斑斑的护心镜,直接把它给捅坐在了地上。
  我趁着这个间隙迂回着绕到了秦欢身边,冲上去就是当头一刀。
  秦欢就地一滚堪堪躲开,可是钟义也已经绕了过来,依旧如法炮制的一记刺击,只不过这次用的是三尖两刃枪的另一头,也就是枪柄。
  “咚——!”
  秦欢的胸口处传来一声令人牙酸的闷响,当时就是一口鲜血呕了出来,人就像失了劲儿的陀螺一样,滚到了一边。
  我三步跟过去就把秦欢的右臂给按在了他的腰间,然后一屁股就坐在了他的后背上。
  战斗结束了!
  “杀不杀!”钟义问了我一句。
  我摇了摇头,"先不急,我有几件事要问问他。"
  趴在地上的秦欢听了我的话大笑,“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你不敢,吴言,你始终都不是一个敢杀人的人。”
  我咬着牙直接在他腰眼儿上来了一拳,“少你妈废话,老子是不敢杀人,但是敢杀畜生,你要不要试一试?”
  秦欢疼的呲牙咧嘴说不出话,我拿起柴刀就用尖子在他屁股上狠狠扎了一下,“说话,你为什么要杀我们,就算是我们的师傅一起把你师傅杀了你也得给我把事情全部说一遍。”
  “你们想听?就怕你们听完就舍不得杀我了。”
  我用柴刀在他另一边屁股蛋子上又来了一下,“你哪儿那么多废话,再啰嗦老子把你屁股切下来。”
  “行啊,既然你们想听,那我就好好说一说你们师傅当年的罪状。”
  随后秦欢告诉我们,他师傅也就是他的爷爷,被杀死的原因,是因为其他几个师兄妹想要抢夺他的傀手之术。
  就这第一句我都听不下去了,这个理由实在是太没有说服力了!
  当年同门六人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本事,为什么非要抢夺他的?
  傀手之术异于其他几个人的本事吗,并不会啊。
  在我看来这六门术法每一门都有属于自己的特点,而且随便单拿出一门就足够受用一生了。
  何必要去抢夺别人的呢?
  而且五个人合起伙来甚至不惜杀人都要抢的傀手之术,有这么厉害吗?
  我把我的想法说了出来,可秦欢却不以为然,“尽管听起来有点难以置信,但是事实就是这样。当年我可是亲耳听到他们质问我的爷爷的,到最后我爷爷把傀手术交出去了都难逃一死,你说,我是不是应该报仇?”
  “交给谁了?拿出证据来啊,不能什么事都听你一个人白话吧,你说你爷爷当年把傀手术交出去了,那你就告诉我,他交给谁了,实在不行我和钟义带着你去看一遍都可以,好让你彻底死了这条心。”
  秦欢被我压的有些喘不过气,我就起身让到了一边,现在的他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有钟义守着不会出什么事儿的。
  秦欢翻身一躺,好好的喘了几口气,“行,那我就告诉你。当年我爷爷交出去的傀手之术就是被你奶奶花海拿走的,不信你就回家找去,翻箱倒柜把能找的地方都找一遍。”
  “你放屁!”我气不打一处来,怎么什么事儿都想往我奶奶头上赖。
  “我早就找过了,我奶奶一辈子住的老宅我都翻遍了,除了一柜子的阴身之外什么都没有。”
  说完这话,边上的钟义若有所思的看了我一眼。
  “怎么了?”我便问道。
  钟义刚给我使了个眼色,一边的秦欢立刻就出言打断了我们,“那你就去挖你奶奶的坟!不是听说你奶奶坟里面有几个罐子吗!你都挖开看过没有!”
  我愣住了…
  要是这样来说的话…
  我确实没有算是把奶奶的物件全都翻找过…
  因为还有两个白色的坛子我还没打开过…
  “怎么不说话了?!这事儿谁都知道!你有种就带着所有人回一趟你老家,咱们五个人就在你奶奶坟前当面把所有坛子都打开,好好看一看你们师傅当年的那副嘴脸!”
  我被秦欢怼的无话可说。
  因为我忽然想到了那个独臂独眼的赊刀人,他曾经就叮嘱过我白色的坛子千万不要打开。
  他这么说…
  难道是为了不让当年这几个人的罪行曝光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