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动摇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奶奶年轻的时候把自己的召邪降咒给藏在了那个奇怪的坟包底下,按理说这个行为其实是可疑理解的。
  毕竟在她看来召邪降咒是可以改变别人命运的东西,因此通过这种方式藏起来不想被人发现也是无可厚非。
  可是如今坟包下面却埋藏着两种坛子,而且还存在着可以打开和不可以打开的区别,这个就有些奇怪了。
  不想被人家发现,销毁岂不是更好?
  可是既然没有销毁,那就自然代表着那个东西虽然不能给别人知道,但是它本身的意义却非常的重大。
  是不可以被销毁的。
  所以说奶奶藏起了自己的召邪降咒,这样一想,秦欢的话居然该死的非常具有说服力。
  傀手术作为老祖爷毕生本领之一自然是不可以被销毁的,但是它的来历却是因为一场五对一的威逼或者说谋杀,所以说它又是不可见人的。
  难道秦欢说的都是真的?
  在我奶奶那个坟包下面的坛子里,真的放着当年他们抢来的傀手术吗?
  靠在石柱上的秦欢轻蔑的一笑,说道:“为什么你就觉得你的师傅是好人,为什么她就不能是坏人?就因为她是你的奶奶,所以她就必须是好人?你们就是这么思考问题的?这就是你们的逻辑?”
  秦欢说的没错,谁都不能因为某人是自己的亲人,就断定他是好人。
  这是一个小学生就应该懂的问题,这是最基本的关于是非的观念。
  你爱一个人,他也爱你,他对你很好甚至好过世界上的任何人,可是这也不代表他就是一个好人,就是这么简单。
  “你们不是喜欢讲道理吗?那我们就讲一次道理,你联系所有人,我们陪着你回一趟你的老家,当面把这件事给弄清楚。到时候你们在考虑,要是换作你们,还会不会和我做一样的事情。”
  我再也听不下去了,冲着秦欢就大喊道:“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那你应该把这件事牵扯到他们的后人身上吗?!你做的事情本身就是错了,就算你给自己找了一个恰当的理由,那错的还是错的!”
  秦欢不以为然,轻描淡写的说道:“要是有一天你回家恰好看到有人在欺负你的老婆,而厨房里正好就有刀,你砍不砍?或者把你老婆换成你女的儿,你砍不砍?”
  没等我说话,秦欢接着说道:“你肯定会狠狠的,毫不留情的砍死他。那么你做错了吗?肯定做错了,当时的你就和现在的我一样。我们在法律的层面上错的彻头彻尾,但是作为一个儿子一个丈夫一个父亲呢?我们没有错!一点错都没有!”
  这让我想起我曾经看过的一个新闻。
  说是在国外,警察在机场抓到了一个杀人犯,他在几天前强J并且杀害了一个刚成年的少女。
  就在他被押出机场准备送上警车的过程中,围观群众当中有一个男人掏出了枪,当场就把那个犯人给打死在了警察的怀中。
  那个男人就是死者的父亲。
  之后那个男人被抓住了,社会上也都在关注着这件事情。
  在采访中,他告诉记者,“他杀死的我的女儿。作为一个公民,我不应该杀死他,我应该相信法律会给予他惩罚,让他付出应有的代价。可是作为一个父亲,我应该这么做。我只是有些后悔,后悔当时没有在他的头上多来几枪。”
  秦欢所想表达的,也许就是这个意思。
  钟义在边上看着我,等待着我的答复。
  而秦欢依旧是那副无所畏惧的嘴脸,平淡的笑着,继续说道:“我爷爷被杀死的时候,我就躲在里屋的柜子里。这么多年的以来我该怎么发泄?情绪总要有地方发泄吧,可是你们的师傅都死了,我应该找谁?我不找你们,我找谁?”
  “如果你想知道真相,那你就听我们,我们所有人都到你的老家去看一看。但是我可以向你们保证,我的复仇不会停止,这件事情最终的结局,就是你们所有人都死在我的手上,或者我,死在你们的手上。好了,现在该你们决定了。”
  良久,我回到金刚庙,从包里拿来了绳子,让钟义捆住了秦欢。
  但期间我的脑子里一直都在回荡的秦欢刚刚所说的话,以及他的那套逻辑。
  也许我奶奶真的是一个坏人呢,并不是没有这样的可能性啊,如果回到老家之后,傀手术真的就被放在坟包下的坛子里呢?
  到时候我该怎么为她老人家解释开脱?
  别人的东西,被拿过来,这一定会发生什么故事才对。
  不管是坑蒙拐骗还是偷抢借拿,傀手术到了我奶奶手上,一定是因为发生了一件事才对啊。
  我沉浸在胡思乱想之中难以自拔,钟义则把我拉到了一边,小声说道:“你是怎么想的,真打算带他回老家去看一看吗?”
  我没有回答他,而是反问道:“你有没有听你师傅说过这件事?”
  钟义摇了摇头,“没有,但是我只知道我师傅曾经出过一次远门,但是他没说是去干什么了。”
  “呼。”我叹了口气,“我觉得我们应该把所有人都召集起来,想办法解决这件事。因为现在让我们把秦欢杀了,我觉得我做不出来,但要是放了秦欢,他是一定可以继续向我们复仇的,他肯定的做的出来。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想办法解决这件事,弄清真相,要是能把这一切都化解掉就好了。”
  我和钟义正说着话,我余光就瞥见秦欢忽然轻微的一颤。
  就在我看向他的时候,秦欢很生硬的把眼神给转到了一边。
  我赶忙喊道:“你别想什么闲心思了,我们这儿有两个人,你耍什么花招也逃不出去了。”
  话音还未落,就在钟义身后不远处,邪二郎怪叫一声就爬了起来!
  我差点就忘了!
  邪二郎被秦欢控制之前是自己先站起来的!
  这就代表他具备自主行动的能力,之前的大战让我忘记了这个概念,心里就默认了这具干尸是在秦欢的操纵下才可以行动的!
  这家伙是会动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