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爱好和平的干尸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我赶紧拉着钟义往边上躲,他反手一把甩开我,横着三尖两刃枪就挡在了我的身前。
  “你带着秦欢躲远一点!”
  “大哥啊,这是僵尸吧!你有没有把握搞定它啊!我们俩一起上吧!”我拎着柴刀没走,打算和钟义并肩作战。
  钟义轻轻摇了摇头,“没什么把握,这东西太硬了。”
  不远处秦欢大喊,“你们小心啊!之前我控着它的时候它动作比较僵硬,现在可就说不定了!”
  秦欢的话一下子让我心里凉了一大截,不管是之前他操控阿锦还是陈东汉又或者是邪二郎,他们三个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动作僵硬,反应迟缓,想必这也是傀手术的一个弊端。
  但是现在情况的可就完全不一样了,这下邪二郎是根据自己的意识在行动,讲不准就要比先前灵活的多。
  之前那场仗打的就足够吃力了,要是邪二郎变得比以前更厉害,我们说不准都得死在这儿!
  “秦欢!你把它控住不就完了嘛!”
  我灵光一现,咱不是还有秦欢吗,他可是操控尸体的行家,要是让他控住邪二郎我们不但不用打这一架,说不定还能让邪二郎帮咱们挖一个出口出来。
  但我回头一想,之前秦欢怪异的一颤以及回避我的眼神,他当时应该是看到邪二郎动了,但是压根儿就没想告诉我们。
  一想到这儿我心里就窝火儿,这家伙到现在心里还憋着害死我们!
  果不其然,秦欢直截了当的回答道:“我现在虚弱的很,根本没力气控住它了,要怪就怪将足老大哥那棍子捣的太狠,估计我肋巴骨都折了一两根儿了。”
  钟义拍了拍我叫我别理他,“别指望他,他就算能帮也不可能帮的,要靠我们自己。想办法把这个干尸的腿切下来,那一身铠甲想杀了它估计是不可能了,想办法让它动不了咱就算赢了。”
  邪二郎佝偻着后背,脑袋一左一右轻轻地歪来歪去,像是在观察我们,肢体当中处处都充满了好奇。
  敌不动,我们也不敢动,倒不是因为心里害怕,只是担心面对这种摸不清底细的生物,贸然的进攻的决定可能不太好。
  “吴言,一会儿你你你侧面辅助我,我主主主攻,千万要小心!别别别,别受伤了。”
  我看向钟义的侧脸,发现他的脸色差不多已经恢复正常了,先前被尸腐毒所感染的痕迹几乎消的干干净净,应该没什么问题。
  这样的僵持持续了足有一分钟,我们的耐性也几乎耗到了极限。
  钟义想我使了个眼色,跨步上前保持着最远距离拿三尖两刃枪狠狠就刺向了邪二郎的胸口。
  后者丝毫没有躲闪的意思,一开始甚至一动不动,就在枪尖即将触碰到它胸口的那一瞬间,邪二郎飞快的伸出右臂,单凭一只手就死死的攥住了枪柄。
  钟义见状猛地往回抽,甚至把邪二郎给拖得两脚在地上滑行都没能把它手里的三尖两刃枪给抽出来。
  这东西力气太大了!
  连肌肉都已经萎缩的差不多了的干尸,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的力气,这完全不符合人体构造的原理啊!
  我也没闲着,凑过去扬起柴刀就砍向干尸抓着枪柄的那只手。
  几乎和刚刚的情况一样,邪二郎全程一动不动,一直到刀刃即将砍到它手腕的时候,邪二郎飞快的一松手,居然立正站好了。
  我不但砍了个空,钟义甚至还因为邪二郎突然松手往后仰了一个跟头。
  这二对一的第一回合较量下来我们就落了下风,甚至可以说是被玩弄了,被耍了。
  看来之前被秦欢操控住的邪二郎根本连十分之一的本事都没有施展出来,当时我们都打的那么费劲,现在看来,这就是必输的局啊!
  “钟大哥,这东西不好对付啊。”
  我退到了钟义边上,邪二郎依旧站在我们对面歪着头看着我们。
  看着那张干瘪的青灰色的脸,我脑子里冒出了一个念头,我忽然意识到这家伙是不是就不打算攻击我们?
  都站在这儿看了这么老半天了,要上早就上了啊。
  “大哥,他是不是不想动咱们?”
  钟义把三尖两刃枪杵在地上啧了啧嘴,“我也在想,它是不是就没打算和我们打,咱们要不要试试看别管它?反正盯着就行了,它要是有什么动作咱们能及时应付就行。”
  钟义说的深得我心,既然对方不想打咱们也就别上赶着把脸凑过去了,干嘛这么贱的慌,等有情况了再说呗。
  “那吴言你去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我在这儿盯着它,要是有什么动静了我会喊你的。”
  钟义吩咐完,我就往八臂六目的二郎神浮雕那里走去。
  虽然我现在是一点头绪都没有,但是在我看来,这个地方最古怪的就要数那面墙了,要是这里有什么机关之类的,我估计多数都在那面墙上。
  走到面前,我愈发觉得这个浮雕的手艺是相当的可以。
  我不太会形容,就觉得这幅画诡异的很,特别是那六个眼睛,明明就是六个黑黢黢的窟窿而已,但总让我觉得流转着一股淡淡的黑光,看起来无比的“深邃”。
  正琢磨着,身后先是传来了钟义的爆喝,紧接着就是“铛”的一声响。
  我扭头一看,那三尖两刃枪正劈在邪二郎的头顶上,它脑门本就凹了一块儿,这下更是裂开了一道缝。
  “怎么了!”我大声喊道。
  钟义有些疑惑的摇了摇头,用力拔出了枪头,然后无比谨慎的退了几步,“它刚刚朝我走了几步,但是我砍了它一刀之后,它就又不动了。”
  再看邪二郎,这会儿额头都已经裂开了,却依旧站在原地歪着脑袋看着钟义,不知道在“想”什么。
  就在我盯着邪二郎看的时候,我余光就瞥见了跑腿端坐在金刚庙门口的师傅。
  可是这一次,我居然看到了一具枯骨。
  之前还附着在师傅身上的黑色虫子居然一只都找不着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