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不“素”之客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坏了!那些虫子不见了!”
  我赶紧到处瞎张望,夜菩萨在我看来就是陆地上的食人鱼,我后脚的肉直到现在还是一跳一跳的疼。
  毫不夸张的说,那些虫子对我们的威胁毋庸置疑要远超过秦欢、邪二郎或者尸蛛无数倍。
  不像前者,你努力努力咬咬牙还能搏一搏。
  夜菩萨是真的没法搏,简直就是沾着死擦着亡,丝毫没有一点侥幸生存的可能性。
  钟义和秦欢也都紧张的看向马郎的尸体,与此同时二郎庙里就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声音,而且越来越大。
  “来了!快跟我来!!!”我大喊一声就冲向了金刚庙,钟义也跑到了秦欢边上直接把他拎起来扛在了肩膀上!
  我跑到金刚庙门口,从地上捡起了之前师傅留给我的几枚铜钱,打算如法炮制学了样子,起一个金刚血墙阵挡住这些东西。
  我笨手笨脚的把五枚铜钱插在地上的时候钟义正好跑了进来,顺手就把秦欢给扔在了地上。
  “那种虫子很厉害吗?”钟义问道。
  我头都没抬,伸手指向我师傅的枯骨,“看吧,那种虫子就跟陆地上的食人鱼差不多,爬到身上分分钟就能把你给剃个精光。”
  我没有师傅那种本领,就只能挤出鲜血一个一个往铜钱眼儿上抹,同时心里温习着师傅交给我的口诀。
  大概十几秒钟之后,我照虎画猫一般刚把金刚血墙阵起好,远处那些夜菩萨就如同一片黑色的浪潮一般,打着波浪就涌了过来。
  “有没有把握!”钟义脸色有些难看。
  我摇了摇头,心里也实在说不准,“我不确定,但是我已经按照师傅所说的做了,如果中间没有出什么差错,应该能挡得住。”
  随着那些虫子的靠近,三个人的呼吸声越来越小,到最后居然都纷纷屏住了呼吸,等待着那个无法预料的结果。
  可是这些虫子这次却有些不一样了,他们在爬到距离金刚庙十米左右的地方然统一的停了下来,然后一个接着一个地平铺在地上紧紧的贴着扩散了开去。
  远远的看过去就好像是地上被人刷了一层厚厚的沥青。
  “怎么不动了…”我自言自语了一句。
  很显然,我们谁都没有预料到这个结果。
  在我看来,事情的结局无非就只有两种情况,第一种就是铜钱挡住了那些黑虫子,为我们争取了几分钟生存的时间。
  而另一种自然就是我的术法一点作用都没有,我们三个瞬间就沦为了三副森白的骨架。
  躺在地上的秦欢用脚狠狠踢了一脚我的屁股,“能不能先把我放开再说,这种情况还把我捆着你们不觉得麻烦吗?”
  我回身也在他的屁股上蹬了一脚,“不麻烦,把你放了才叫麻烦,谁知道你这个混蛋会不会偷着害我们。”
  “啪嗒——”
  庙门外一响,回荡起一声像是高跟鞋踩踏地板的声音。
  紧接着居然又传来了一声猫叫。
  那声猫叫特别的怪异尖锐,等明显就是一个大老爷们儿憋着嗓子捏住鼻子发出来的声音。
  我扭头看了钟义一眼,很想看和我有着相同的想法。
  “吴言,那应该是个人吧?”
  “对,肯定是人,而且绝对是一个非常不靠谱的人。”
  就在我们两个说话的功夫,那个人居然又学了几声猫叫,而且一声比一声离谱一声比一声敷衍,听的我都有点想笑了。
  “谁啊!”我忍不住喊了一声。
  我话音刚落,庙门外忽然间一个人头从上而下倒着挂在了门口,嬉皮笑脸满脸的欠揍。
  居然是他妈的花城!
  “三位师兄别来无恙啊!”花城眼睛都笑成了一道弯钩。
  我心里压抑不住的高兴,但是脸上还是得装作很不爽,“你干什么玩意儿啊,这种场合你来就来还搞什么出场秀啊,快进来,外面那些黑虫子太危险了。”
  花城翻身落地,背后背着那个招牌式的大登山包,“别急哈。”
  说着花城把背包放在地上,从里面拽出来了一个瘦条条的木头人,就那么毫不爱惜的往门口一扔,然后一低头钻进了金刚庙。
  我伸手拍了拍他肩膀,“你怎么到这儿来了啊?”
  花城脸上一副说来话长的表情,“你现在可是大红人儿喽,每次带头去什么地方就有一大片人跟着你,简直跟大明星一样。”
  这话说得没头没尾的,我一点儿也没听明白。
  “什么意思啊,什么叫一大票人跟着我?”
  花城抬手一指天上,我们三个下意识抬头往上看,“外边儿,你知道来了多少人啊?吉拉宇那臭和尚天天派人盯着你,现在他们倒是不太想抓你了,都指着你发财呢。”
  “什么叫指着我发财啊?”
  “你知道个啥,根据小道消息哈,之前万古游轮会被咱搅合了,他们又在东南亚开了一场。说是前段时间跟着你得了一条佛腿,现在市面上凑足两条了,那价格翻着番儿的往上飙。”
  佛腿?
  难道说的是骆马湖乌龟洞里面那个堵水眼的石头腿?
  之前在万古游轮会上,一个胖老板说过自己有一条,搞了半天那了条是配对儿的?
  正想着,花城继续说道:“还有那个龙欢洞里面的“九方大乱”的石碑,后来也被孟安青她男人给弄出去卖了。还有一个八个膀子的毛猴子雕像,说是还有一只烂猴子。”
  这些人也太贪了吧!
  之前抓我们是为了搞什么邪术研究,现在好了,直接放弃我们改偷东西了。
  而且是一路跟着我偷,我去哪儿他们就搬哪儿。
  我没想到一块刻着“九方大乱”的石碑也能被他们拿出去卖了,石碑有啥用啊,买回家放着还晦气。
  “师兄啊,我要是早知道你是个招财猫的命,那我就跟着你混得了。出来这么久了我就指着自己能发一波横财,结果几次差点把命给丢了一根毛都没薅着,亏大发了。”
  这话题越说越偏,我赶忙打断花城,“你意思你是跟着吉拉宇的人找到这儿的?那他们人在哪儿啊,你又是怎么进来的啊?”
  “害,从上都蹦下来的,这地方是蜘蛛洞啊,到处都是出口。顶上全都是大大小小洞,只不过你们站底下不仔细看看不着。”
  搞了半天这里到处都是出口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