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之伏笔 第一章 天象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天下之大,非至强者不可只身横渡,疆域之茂,非凡人可以心思之,前贤有云,世界之伟,不可为外人道也。极北便是这颗星球的母名,极北星东有七州,大小不一,七州之南名为南陨州,南陨州最南有大国名为南国。
  由于南国盛产南灵果而得名,南国皇姓为步,三万年前,皇家老祖步修天于乱世中崛起,经历杀伐,后自创修天决与平神剑,从而平定兽乱而创立南国,而从三万年前,步家皇室,便传承着凡步家人员,修武必先修心的铁血祖训,凡修心不够的步家成员在成年沐浴平神剑阵时,皆会被平去修为,重新来过。
  当年为了南国的基础实力,步修天将平神剑阵分为了两部分,其中诛心剑阵留给了皇室子孙,而杀伐剑阵则留给世间,美名其曰炼身塔。
  神落纪元第三万零一年,极北星东部与西方神教域之间的禁海领域中,一个常年没有人烟的荒岛上方,突然升起了千里雷层,茫茫乌云中,翻滚着黑色的气浪,摄人的气息扑面而来,周围数千里的鸟兽早已飞绝。有几只没有来得及飞走的,早已经被压破了心胆,掉在海中,而云层下的海域,肉眼可见之处没有一只海兽。
  此时,紫黑色的云层慢慢向着荒岛压近,闪烁的电弧在空中擦出银色的火花。
  岛上有一对男女,女子皮肤白皙,眼睛呈浅蓝色,银亮的头发此刻正杂乱的分布在挤满汗珠的脸上。旁边的男人担忧的望着女人,默不作声。女人给了男人一个肯定的眼神,男人随后便坚毅的望向了天空。
  女人此刻很辛苦,但又很幸福因为她即将要成为母亲。
  突然,慢慢压近的雷层,中间区域出现了两个斑点,一个极致的白一个极致的黑,两个斑点慢慢变大,而云层的压迫感也越来越强,当两个斑点达到九十里大的时候,岛上的女人结束了痛苦,漏出了笑容。
  一声轻细的婴儿啼哭出现了,也正是此时男人身冒金光,向着云层冲去,云层似乎是在回应下方的啼哭声,又似乎在恼火男人的挑衅。只见云层中央一束浩瀚的雷光,呲的一声就迸发出来。
  七尺有余的男人在雷光下显得渺小如蝼蚁。但他身上却没有任何一丝退意,反而气势如虹,整个身体像利剑一般射向雷光。
  男人名为步幽空,是南国步家第十八代子孙,而前南国龙帝正是他的父亲,今南国皇帝是比他大十岁的哥哥,几十年前,无心皇位的步幽空游历回家帮哥哥步庄必登帝后,就只身来到了禁海,遇到了西方人种吉美安娜.皇,也就是婴儿的母亲。两人从开始的为遗迹而战,到最后的闯入未知之地的惜命,最众在鸟无人烟的禁海相依为命,最终才走到了一起。
  第一束雷光被步幽空以身之墙抵掉,下方的小岛没有受到丝毫的侵扰,而未受庇护的海域,则是被残余的雷光直接蒸干数米深的海水。
  轰隆,紧接着,第二束雷光,带着毁灭之势,喷薄着磅礴的紫光,射向小岛。
  步幽空脸上有些许怒气,说道:“你这贼老天还没完没了,我步家妻儿岂可让你这没有意识的东西欺负。炼日清天拳,起。”
  步幽空气起丹田,浑身金光大涨,右手凝聚着浓浓的金光,一拳向前轰出,只见得拳印所过之处,苍穹都被轰的扭曲,
  天上的千里雷层随着步幽空的拳印略过,直接被轰散,只剩下中央区域的几十里雷域。
  似乎是感应不到下方蝼蚁的无理,雷层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涨万里,紧接着又一束雷光向下劈下,雷光每下来一次,步幽空便打退一次,只见六束雷光过后,紫色的雷光消散,雷层中心的黑白两色光芒开始蠕动。
  这让步幽空很是恼火,初为人父,为了妻儿本就已经在克制实力,但这劫云实在欺负人,泥菩萨都还有三分火气,转身对着禁海深处说道:
  “步某无意在禁海处与诸位示威,但如今事关妻儿安危,若有得罪之处,望海涵。”
  说完,步幽空放开一身修为,气息大涨,武皇威势直接在周围数里的海域掀起数十圈环形巨浪,随后望向雷层,身体拔地而起,穿进了雷云,那布满金元素的手掌,毫不犹豫的轰在了雷云中心,因为巨力的缘故,雷云又不是大能破境的劫云,并没有十分变态,便如同退潮的水般缓缓退去。
  捏碎雷云步幽空也受了点轻伤,他也没想到,只是新生儿的劫云就如此霸道。当然对于他的武皇修为而言这劫云并不难对付,主要是他不想也不太敢在危险重重的禁海随便施展修为。
  随着雷云一碎,天劫就没了下文,但是主杀伐的雷劫亦不全只有坏处,比如那雷云深处的能量是补偿。
  眼见那雷云精华就要消失不见,本就展露修为的步幽空也就不再顾忌什么,霸道无比的道:“怎么想来就来想走就走,随后伸手抓向雷云消散处,将满天精华生生的抓了回来,送到下方的孩子身中。
  正在步幽空将精华锁在孩子身上时,安娜空间戒指里,一枚暗红色的蛋自己飞了出来,贪婪地争抢着雷劫精华,安娜刚为人母,对所有事物都高度紧张,正要将蛋弄走,步幽空道:”这蛋并未伤及孩儿,或许是他的机缘”说罢,便不再管蛋,任其吸收能量。
  此时,海域深处传来一股滔天的气息。
  一个长达千里的红色的火球,以步幽空都难以反应的速度来到荒岛前,火球在荒岛前停了下来,并没有打断步幽空向孩子输送精华,只是静静的看着一切,等一切完了之后。步幽空站起身来。起身向火球施了一个礼,严肃的道:“步某在此谢过前辈,”
  火球没有说话,甚至没有将目光在步幽空身上停留半刻,
  步幽空又道:”刚才在此步某多有叨扰前辈,前辈没有出手阻断我为孩儿塑体,便为大恩,”
  火球听着步幽空的话,脑海里起了一丝极为细小的涟漪,似乎似曾相识,不过转眼便消失不见,仍旧没有回答步幽空的话。沉默一会后,从火球深处伸出一根黑色的火线,向安娜旁边的蛋而去,
  高度紧张的安娜就要阻拦,步幽空立马神识传音道:“安娜,莫要妄动,我没有察觉到敌意,静观其变,让他看看这蛋也好。”
  安娜看向了步幽空,得到一个放心的眼神就没有做任何事情,即使她和步幽空在外界都是超级强者,但这里是禁海,有着诸多不可知,她也知道,为了孩子的安全,此刻选择沉默,静待发展是最好的方法。
  火线进入蛋后,只见蛋竟然主动吸收起了这黑色的火焰,千里火球的中央,有一双古井不波的眼眸,在蛋吸收火线的时候,那像被遗弃的镜面的眸子终于起了一丝涟漪。
  过了没多久只见蛋居然飞向了婴儿,将火线分给了婴儿,似乎是为了报答孩子将雷劫精华分给他一样,让人意外的是,婴儿竟然也能吸收这缕火线,一蛋一人就像两个孩子抢食一样。
  火球里发出一声轻咦,似乎是传达了自己的一缕诧异。这已经是他很久很久以来对不熟悉的事物发生情绪了,而今天明显是个不错的日子嘛。
  数个时辰之后,蛋和孩子全身通透,不再吸收火线,只见那千里火球散去,里面有一个红胡子来头,一身粗麻布衣服,看起来就像个老农,漏出真容的老头破天荒开口说道;“好好活着,我还会来看这孩子的,”说完就没影了。
  直到老人离去,步幽空额头的那滴冷汗才流下来,他步幽空一身亦征战无数,年轻时也遇见过强者,但今天这位红胡子老头,却给他一种世间武修是回事,老者是另外一回事的感觉。当然步幽空和安娜都知道,老头所说的孩子应该是那枚蛋,而不是他们的孩子。说来也奇怪,自从在那个岛上得到之后,他们只知道这颗蛋有生命迹象,但却从未感受到它有任何反应过。
  孩子是安娜和步幽空的孩子,经过协商,孩子跟着父亲的习俗姓比较好,取名为步凡尘,寓意为一步入红尘,一步离人间,一步惊鸿落,一步万古休。
  虚弱的安娜在岛上休养了一年,失去的元力也逐渐修护,而步凡尘也逐渐章成为了一个可爱又俏皮的孩子,一年之中没有发生什么大事,只是年尾的时候,蛋孵化了,但没有想象中的引来天劫,
  稍微大点的事就是在碎掉的蛋壳的的地方,发了一颗嫩绿的树芽。红胡子老爷爷期间来过一次,看着蛋孵化后,他似乎在想些什么,
  蛋里孵化出了一个头长着角的小女孩,生来便为人形,步幽空和安娜推测小女孩应该是龙族,而且小女孩的血脉应该极高,他们将它取名为红雨,因为她眼眸泛红,又喜欢水。
  红雨很聪慧,很快就学会了人类语言,对于家庭的新成员,步幽空夫妇很是喜爱红雨,这也让步凡尘有了一个小妹妹。
  步幽空和安娜发现这个红胡子老头,除了几乎不说话之外,没有任何的强者风范,因为除了第一次来时修为气息恐怖,第二次就真的像个凡人,但步幽空却深知,绝对不是这样,
  因为自从红胡子来之后,就没有过禁海禁忌来找过麻烦,哪怕是稍微强劲的妖兽都没有,这和他们以前疲于奔命,不敢乱来的生活诧异极大。要知道这是禁忌之海,所有修士的天堂更是地狱。
  安娜自从有了步凡尘和红雨小丫头后,就变的越来越成熟了,完全从少女变成了可敬的又强大的母亲。
  小木屋内,步幽空故意打趣道道:“耶,平时俏皮的安娜公主,你是怎么了,我都要感觉自己失宠了,怎么就有了儿子就不要你这个可怜兮兮的相公了。”
  安娜回道:“谁稀罕你,有多远给我滚多远。”说完一道光明神术将步幽空扫飞出去。
  北步幽空假装生气道:“哪有这样的媳妇,如此霸道。”
  安娜笑着回道:“步空空,搞清楚好不好,当初可是你死皮赖脸的求我,本安娜公主才决定娶你的,是你嫁给我伟大的安娜小姐。”说完,两人嬉嬉笑笑的又回忆起了往事。
  那时步凡尘在母亲温暖的怀里睡得很香,而屁大点的红雨正在海里骑着浪花。
  远处深红的夕阳轻轻的洒在几人身上,安娜依偎在步幽空怀里,也轻轻的睡着了。这一幕幕是多么平凡而又温馨的生活,如果可以,他们多想就这样的生活。
  可是他两都知道等孩子在大点,他们就要分开了,世间强者,没有真正站在山巅前,有几人可以斩掉心中所有牵挂做到我行我素呢?
  在他的南国,有剑可开天者,立于天地间,战于北荒,与大妖破天地万里,后双陨。有以拳术破海者,法相万丈,拳出即理,战于南国赤城外,沐浴魔族强者之血,一路杀进魔族复地,后无力回天,被魔族大修士钉死在赤城上,当时的城上无人能救,那位以拳破海的强者,只是潇洒的笑了笑,后用尽全力,震碎了自己。那天,城门大开,南国死战不退者数十万,出城者皆死。次日,南国皇都一少年,背负平神阵与太爷爷步倾穹,杀上魔族,斩杀魔族大祖三尊。随后用平神剑阵将少年送回都城,并告诉世人,凡护我南国者,我步家当还,今日赴死,当让魔族沉痛千年,说完便化为利剑斩向魔族净山,
  那个少年便是步幽空他亲爷爷,后来的步家古皇级超级强者,步追冥。
  步幽空儿时经常听他爷爷说起太祖慷慨赴死的故事,所以在内心深处有一颗与南国共进退的心脏。但说来也奇怪,他从小就无趣皇权,甚至为了不争夺皇位,放弃了步家麒麟子的身份,选择不修行主修心,早年就出门游历各国山河。之后不得已加快修道一途,小有成就后就直接离开了南国,并在禁海化开了那颗似乎没有感情线的心脏,遇见了他唯一的妻子安娜
  即使他知道他和安娜可能不能像平常夫妻一样,厮守,他们的身上都有着家族的重担,唯一值得开心的便是红雨和步凡尘的出现,尽管未来很是艰难,但好在曾经遇见良人,前路尚可期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