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之伏笔 第二章 死去生还因果兮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时间过得很快,小凡尘已经两岁了,早慧的他现在已经能在狭隘的岛上奔跑,而在八个月的时候就开始学着说话,到如今基本的交流已经毫无问题。
  今日红雨起来的很早,阳光还没有洒到海面上时,小姑娘就已经捉了一只大乌龟,将后者当做成了私人坐骑,在海上遨游。
  似乎是玩得有些疲倦,红雨突然想到了还在睡梦中的小凡尘。
  理论上才一岁的红雨,但看起来像三四岁的孩子,此时她一脸天真的指着并没有通灵
  的老乌龟说道:大黑石头,乖哦,在这给我等着,等小红雨去给那个白脸小步哥哥提来,咱一起玩。”说完,也不管大乌龟是否听得懂,撒丫子就跑向小凡尘的床。
  安娜作为光暗共体的大修行者,平常是不怎么睡觉的,大部分的日子都在修行中度过,特别当小凡尘满岁时她胸口的选神石亮了一下之后,她就更刻苦的修炼了。
  小红雨跑到了门边后,踮起了脚尖,将俏皮脑袋伸进门里,看见安娜妈妈还在静修,步爹爹和往常一样不在家,小红雨的胆子就大了起来,毕竟安娜妈妈是从来不会对自己生气的嘞。
  红雨想着想着,心里的勇气就足了些,于是用尽力量,用上最快速度,冲到了床前,将小凡尘抱了起来,或许是因为身高不够的缘故,原本的抱就变身成扯了。这种时刻,也管不了那么多,扯住步凡尘的衣角,便直接开溜,跑到了门外这才停下来,小脸红扑扑的,极为可爱。心脏咚咚直跳,红雨心里暗想,幸好幸好,安娜妈妈没有发现,哈哈哈哈,像极了一个偷偷摸摸做坏事没被发现的小机灵鬼。
  睡得香香的步凡尘,感觉一番天昏地暗,梦境突然就变成了自己从悬崖上掉下来的片段,幸好在摔下之前他就醒来了。哭都来不及哭的他一睁眼才发现自己手正在被恶魔妹妹提着,下半身正在地上拖行,见到眼前一幕,经常被妹妹欺负的他,脑袋里溢出一股相似的情感。随后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嚎啕的哭声加上可爱的孩子脸,不可为不让人心生怜惜。
  屋里的安娜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会心一笑,不再去管,自从红雨出生后,安娜就发现小凡尘和红雨呆在一起,竟然能自主锻体,要知道虽然步凡尘天赋异禀,但锻体是体术,自古以来凡体术有成者莫不是大毅力者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天赋是基本是没用的。
  也因此还不能修炼的步凡尘两岁就自主到了体术基础三重,也就是战徒三重。这也是步凡尘年仅两岁,而一般物体不太能伤害到他的缘故。
  步凡尘的哭声越来越大,而小红雨似乎也注意到这一点,怕事情败露,急忙撒开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捂住了步凡尘的嘴巴,另一边起身准备去抱起正在哭的凡尘。
  然而这一撒手起身的动作,貌似不是很熟练,反而将步凡尘整个身体扔在了地上,随着咚的一声,遭受非人待遇步凡尘就哭得越来越厉害,只是被红雨用手嘟着嘴,哭声不大而已。
  红雨看着步凡尘止不住哭声,像个大姐姐诶般蹲在他身前,安慰道:“小步哥哥,你别哭你别哭,没事的没事的,咱不疼不。”边说还边捂着步凡尘的嘴巴,没有放开的打算,并不想让哭声四溢。
  再后来,红雨见实在哄不好步凡尘,索性就不管她,直接将他又拖走了。。。。。至于哭声,红雨想的是,拖到海里就看不见眼泪了,没有眼泪,自然不算苦了,真是极好的办法。
  把步凡尘拖到刚才骑龟的地方,红雨发现那只大乌龟已经不见了,红雨嘟着小嘴,有点生气道:“大黑石头,大黑石头,你给我出来,再不出来,我,我待会就打你屁股嘞!”周围没有任何的反应,显然那只大乌龟已经走了,这让红雨有点生气,心里越想越不对劲,哼,我冒着这么大风险把小步哥偷出来,好啊你个大乌龟,竟让不给面子,今天非逮住你,遨游半天,我看累不坏你。接着红雨就又拖着哭得不怎么尽兴的步凡尘跑着去找那只乌龟,
  步凡尘被拖了大半个小时,此时他们来到了一处沙滩,沙滩上林立着大小不一,奇形怪状的礁石,也许是回过神了,睡醒了,步凡尘终于不再哭泣。挣开红雨的手,随后一掌撑地,往空中一翻就立起来了,感觉手里一空,红雨也是一愣,回头一看,原来是步凡尘不哭了,心里一喜,屁颠屁颠的排到步凡尘身前,用小手捏了捏步凡尘的脸蛋,开心的说道:“哥哥,你终于不哭了耶,”不给步凡尘说话的机会,就又拉着步凡尘白嫩的小手说道:“走走走,咱俩一起去找那只欺负咱俩的大乌龟。”
  不再哭的步凡尘没有对红雨发火,一部分原因是他和她很要好,所以没有火气,主要原因当然是被欺负惯了,自己也哭够了,就貌似没有理由生气了。
  红雨又陷入到找乌龟的生气途中,他们没有并没有注意的是,红雨生气的时,以她为中心,方圆三丈的空中都在飘着零零散散的浅红色雨丝。
  屋里的安娜很早就发现了这种情况,他和步幽空也不知道这是什么能量,只知道这些能量随红雨的情绪而变。不会对红雨身边的人产生威胁,反而有用。
  在一处礁石的后面,红雨终于发现了那只乌龟的足迹。
  乌龟全身乌黑,身上的龟壳很大半径约莫一米的椭圆,是海域硕龟的种类,不是灵兽的范畴,只是体型较大,眼前这只便是成年硕龟。那只乌龟此刻正卧在礁石后面的沙堆上,沙堆里隐隐约约藏着什么东西,显然乌龟也察觉到红雨的到来,只是它没有选择逃跑。
  有一点点怒火的红雨,看见了自己找了这么久的大黑石头,忍不住性子,就要上前去吓吓这只大石头,只见红雨伸出小手,就要打中乌龟,乌龟下意识往后面一躲,仅仅移动了一小段距离后,乌龟便又急忙稳住身形,一动不动,似乎准备承受红雨的怒火。
  乌龟的动作让红雨有点纳闷,怎么平时这些看见自己就怕的动物今天如此反常。按照以往的情况,后者早就被吓跑了,如果是灵智稍高点的也应该是在原地匍匐颤抖才对。
  也因为乌龟的举动,骨子里的龙性让红雨是真的有点怒了,也不见她有什么动作,她周围的红色雨丝就自动往乌龟聚集。
  乌龟的眼里充满了胆怯,它很怕,但胆怯中却藏着一丝异样的坚毅,它异常害怕眼前这个长着角的女孩,本能的对她恐惧臣服。
  今天本来出门觅食,然而不知怎么的就被女孩看见了,然后她就不敢动了,它听不懂女孩在说什么,只能本能的进行反应。后来女孩走了,它才急忙赶来这里。
  随着红色雨丝侵入,乌龟身体慢慢开始扭曲,眼里慢慢呈现雾水,很显然它此刻正承受着莫名的痛苦,但它依然一动未动,边上的红雨似乎察觉到了乌龟的痛苦,但她丝毫不在意,
  它的本能告诉它,没必要对这些低弱族群心软,眼见红雨就要伸手去拍这个不听自己话的大黑石头,痛苦的乌龟竟然不知从何来的力量,竭力伸出了头,想要去撞那只拍的让她恐惧的细小手掌。
  是的,它在反击,它想要反击,它很恐惧,它知道会死,但她依然想要反击,因为她即将成为母亲,她不能也不会丢下自己的孩子,她身体下的沙堆,埋着即将孵化的蛋,这也是她冒着危险离开红雨让她等待的地方,急忙来此的原因。
  看见乌龟想反抗,不知为何,红雨周围的雨丝更加密集了,她很生气,就像骨子里有份高傲再在告诉她,让眼前这个冒犯自己的家伙死去,而那密集的雨丝就像是在回应她的心情,更加迅速的流向乌龟,似乎要满足红雨的情绪。
  随着细红的雨丝进入乌龟的体内,它们如一根根铁链绞在母龟身体中,慢慢的,鲜红的血液顺着乌龟宽大的厚嘴唇流出,并且血流的速度越来越快,似乎再过片刻她就要死去,但她始终不曾移动分毫,固定在原地,为她的孩子供暖。
  步凡尘不懂发生了什么,没有经历过,所以他对眼前一幕很是陌生。
  但他知道下面的母龟很痛苦,这种痛苦是他们造成的,于是他伸手拉住了眼前有些生气的红雨,
  红雨感觉到后面的拉扯,回头一看,就看见步凡尘真挚的眼神,步凡尘摇了摇头,红雨心里那份高傲不容挑衅的气息突兀的就消失不见,她不知道是为什么,她就那么的一点也不再生气了,就好像步凡尘的眼神总能圈住她的心情一般。
  看着好看的步凡尘,红开心一笑,因为比步凡尘高出一个脑袋,红雨一把就将步凡尘拉在怀中,在其白白的脸上亲了一口,随后反手就抱住了小凡尘。
  嬉声道:“好吧,看在小步哥哥的脸上,红雨就不欺负这大黑石头了。”
  随着红雨心情的转变,那红色的雨丝便不再浸入到母龟的身体,钻心的疼痛感减轻不少,母龟的眼神也轻松不少,不过由于之前的创伤,母龟已经受了重伤,此刻身体状况非常的糟糕,不过她不能放弃,仍然在咬牙坚持,她没有丝毫埋怨眼前的女孩,她只是担心自己的孩子是否能够孵化,孵化后是否能够存活。
  可是由于受伤极重,她已经没有多余的生命可以去知道后面的事情了。
  也就是在母龟性命攸关的时刻,母龟的头上似乎闪过了一抹白光,这是通灵的表现。
  没错,在生命的最后阶段,她通灵了,她有了一点纤弱的灵识,要知道他们这种低等族非灵类动物,这个世界是在太多了,他们绝大多数一辈子就只能如此或者,可能几百万的非灵族才能在机缘下通灵一个,因为他们的血脉实在太低了,尽管血脉高的也数不胜数,可平凡的基数只会更大,也许通灵是她这辈子最大的喜事,可是时间似乎太不对了一点,也许是上苍弄龟,在她生命最后时刻跟他开了这么大一个玩笑。
  通灵的母龟用哀求的目光看向眼前两个屁大点的孩子,她不奢望他们能帮主自己,她已经放弃了,她只是哀求他们不要把自己的孩子用来果腹,按照以往的经历。这是地上的高级灵类最喜欢做的事情。仿佛是用尽了生命最后的力量去哀求那一眼,之后她就缓缓的闭上了疲惫的双眼,眼皮关上的时候,顺带下了几滴带着血丝的泪。
  步凡尘看见了母龟的眼睛,但他看不懂她的哀求,他没有经历过,他只是莫名的感觉有点悲伤,不太开心,这是他生来第一次接触到这种情绪,只得下意识的用手又扯了扯红雨。
  步凡尘看着硕龟晶莹的眼睛低迷的说道:“小红雨,这个大家伙好像很痛苦,我们帮帮它吧。”步凡尘并不知道自己嘴里的痛苦其实是世上最无力事情,对于乌龟而言,这是她和她孩子的初见也是死别。
  红雨看着突然就不开心的小步哥哥,她也跟着不开心了,从前即使是步凡尘哭了,红雨都不会悲伤丝毫,因为他的哭里没有这种让她心脏难受的味道,甚至红雨还经常欺负步凡尘,仗着自己高大,经常揍的他哭,但那种情况,跟现在不一样,此刻的步凡尘的眼神里有股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情绪。
  红雨转头看着那头沉睡的乌龟,她潜意识知道那是将死的时候,虽然才破蛋一年,但其实她在蛋里早就同通灵了。虽然龙族的心智成长需要极其漫长的时间,她在蛋里有那么近百年的时间,让她的心智仍旧与人类孩童三四岁一般,但并不代表她不知道眼前发生的事情。
  也没见红雨有什么大的动作,那红色的雨丝突然变得比刚才红雨生气时候还要多,而浅红的雨丝也变得鲜红,如同血液一般,他们再次疯狂地进入母龟体内,但这一次却不是伤害,而是以一种无法想象的速度修复着母龟体内的伤。得到雨丝滋润的母龟,头上竟然凭空升起了一股元气旋涡,更让人惊奇的是本即将死去的母龟,在此刻的昏迷状态,竟然潜意识将鲜红的雨丝,分到自己的蛋里,得到雨丝的乌龟蛋,绝大部分都闪过了一点白光,那正是通灵之光。而剩下的没有闪过白光的则是本就没有希望成活的蛋。
  没过多久,先前昏迷的母龟便再次醒来,而且眼里神采奕奕,之前的痛苦消失的无影无踪,这让红雨和步凡尘开心的手足舞蹈。
  红雨看着醒过来的大黑石头,惊声道:“哇,小步哥哥,你看你看,这块大黑石头醒了哇,”
  说完忍不住欣喜哈哈大笑。龙族也属于灵兽的范畴,而灵兽与人类始终有差距,每一个种族都自己的传承,红雨对乌龟的死活是不怎么关心的,毕竟对于食物链顶端的龙族而言,弱肉强食本该如此。
  另一边步凡尘看见母龟醒来不再痛苦自然是很开心,就像做了什么了不得事情一样,其实事情和他毛关系没有,比红雨矮一个多脑袋的他,还不忘得意洋洋的安慰眼前红雨,抬起脚,伸手摸着红雨的头。步凡尘道:“嘿嘿,我真是太厉害了。”看了一眼红雨,又急忙说道:“嗯!红雨更厉害。嘿嘿,走,咱回家”
  说完两人开开心心的回了家。
  这一幕让后面的安娜都觉得尴尬,虽然按照红雨破蛋的时间要比步凡尘晚一年,但是不管是心智和个子都是红雨大些,但这两主,当哥哥的当得顺其自然,做妹妹的做的理所应当,想想都让人觉得莞尔。
  收拢思绪,安娜平静的看着那个母龟和她的孩子,以安娜皇境的超级修为,红雨他们发生的事自然无比清楚,本来安娜是不愿管的,但母龟的坚持多少打动了同为母亲的她,
  只见安娜左手掌心前升起了一个漩涡,她抬手将漩涡移到母龟的头顶,大量的白色灵气开始迅速聚集,又打入一道光明去暗术给母龟和她的孩子调节这些天地灵气,安娜才离去,
  或许只有到了一定境界的大修士,才会明白因果的恐怖吧,身为人母,安娜不再像从前那般无所畏惧了,这也是她帮住母龟的主要原因。
  死固然可怕,但比死更可怕的东西很多,很多时候我们所珍惜的生命在别人眼里或贱如蝼蚁,然而蝼蚁亦能有搏天之能,不放弃终有可能,那平凡的母龟今天所示,正是步凡尘的人生第一课。
  而对于母龟而言,则应了那句祸福相依岂知之,不得不说今日之遭遇,虽然过程很艰难,但其结果对母龟一家,甚至它们今后的种族而言,都是一件可以舍生而求之的大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