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之伏笔 第三章 朝在无知晚入灵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次日午时,红雨不知道从哪里捡了一只色彩斑斓的大贝壳,正在海浪翻滚的岩上吹着她那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乐曲。而步凡尘则两只小手撑在脸上,身体卧倒在平展的岩石上,愣是听得津津有味。
  曲罢,步凡尘用那陶醉加崇拜的眼神望着红雨说道:“红雨,你说你咋会这么多呢,刚刚吹的曲子是谁教的,简直太棒了。”
  红雨眼睛调皮的往上一翻,笑道:“哈哈哈哈,当然是海里那神秘的海螺前辈了,它会的可多了,刚刚我吹的就是它教的。”
  步凡尘小小的脑袋充满了大大的疑惑,不解的问道:“海螺前辈真有这么厉害?啥都会?那啥,我可爱的红雨妹妹,海螺前辈啥时候能教教我呢?”
  步凡尘说完,一脸渴望的望向红雨。
  红雨一脸得意,眼神里闪过一丝狡黠的亮光,脑袋往上一扬,傲娇的说道:“哼!那么厉害的海螺前辈是不会轻易现身的哦,再说了,小步哥哥这么笨,海螺前辈就更不会教你了。”说完红雨貌似想到了什么一般,小手指着步凡尘继续说道:“你看看你,这么大了都还不能在水上跑,都不能跟红雨一起在海里追乌龟,你说你是不是捡来的呀!不然咋这么不开窍嘞。”
  步凡尘微微叹气,弱弱回道:“我才不是捡来的诶,笨有什么法子嘛,我也很绝望。”说完眼睛一亮,开心说道:“不过听父亲说等我长大点,就能在水上跑了,嘿嘿,到时候就可一起在海上追乌龟了呀。”
  红雨见步凡尘一脸憧憬的样子,立马忘记了刚才打击步凡尘的事情,幸好将海螺前辈的事情给转移了,自家的小步哥哥也是真笨,这么容易就被骗了,哪来的海螺前辈嘛!随即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心里有几分得意,不忘安慰步凡尘道:“其实小步哥哥也不是很笨,努努力还是有希望的嘞。”
  步凡尘没有回应,转头看着天空,眼里带着思索之色。
  红雨见步凡尘没有理她,交流没了下文,刚刚才有那么一点的妹妹觉悟马上就不见了。只见他扔掉手上的海螺,起身就揪住了步凡尘的耳朵,假装生气的说道:“喂,你这家伙怎么回事,在看什么呢?红雨在跟你说话也。”
  步凡尘的耳朵传来熟悉的扭痛感,立马回过神,右手抓住红雨的手,气势十足的回道:“小贼,快放开小爷,偷袭算啥本事嘞!有本事咱单对单,堂堂正正来一场,说完假装发火,咧着嘴巴。”
  红雨没有说话,只是加大了力度来代表自己的态度,步凡尘感觉耳朵的痛楚越来越大,索性不再挣扎,再一次选择妥协,识趣的说道:“我可爱的红雨妹妹,瞧你哥哥说的什么屁话,请给我一次机会重新组织语言。”
  感受到耳朵上的力度有所减少,他立马补充道:“没有不理咱红雨呀,我只是在想我这么笨,何时才能像爸爸妈妈一样,不仅能在海里奔跑,还可以驰骋在九天之上。”
  听完步凡尘的话,红雨放开了步凡尘,有点疑惑的说道:对哦,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咱啥时候才会飞噢。”
  红雨说完,就不再管步凡尘,抬头看向天空,慢慢进入一种空明的思索状态,心里想着如何才能飞的事情。
  想着想着就自顾自的像游泳一样,往上甩手,试图像游泳一般游向天空,但并没有成功向着天上游去,这让红雨很疑惑。
  心里想到:咋就不行呢,那些小鸟就是这样的,突然她像是想到什么一般,小手往额头一排拍,自言自语道,嘻嘻,自己是人,没有翅膀的嘛。要飞的话应该像安娜妈妈他们那样,她记安娜妈妈得飞向天空的时候只是周围冒了点白色的气体来着。
  在红雨思索这个问题的时候,她就已经自然的进入到了无我无它的忘我境界,也就是心境空明,完全没有注意到周围的元气正向她聚集,但奇怪的是元气并没有被红雨吸收。
  当白色的元气已经完全将红雨包裹住时,红雨微皱的眉头突然翻开,疑惑的小脸蛋又回复到开心的样子,恍然大悟道:“哦,我想起来了,安娜妈妈将它称为元素,步老爸说他是元气,哈哈,我真聪明。哼,红雨也要飞起来,不管是元素也好,元气也罢,你们快来,快来。”
  当红雨说完这句话后,刚刚聚集的元气就如蝗虫过境般急速向她身体涌去,而且元气还在不断的聚集。没过多久,红雨就飘起来了。对!就那么飘起来了,很是自然,完全没有初飞者试飞的生疏感。
  在空中的红雨没有丝毫阻碍,这让下面的步凡尘,小小的脑袋再次充满了数不清的疑惑,他也跟雨大喊,让人奇怪的是,在步凡尘喊完之后天地元气居然也集聚了,只是没有任何一丝元气进入他的身体,
  其实安娜和步幽空早就知道步凡尘目前还不能修炼,在人间按天赋分的话,步凡尘应该算极高,但他全属性体质外还额外继承了他母亲的光暗体质,所以当他的各种属性没有达到平衡之时,他是不能引灵入体的。
  在极北星东方主修元气,称为武修,另外有少数修炼灵气的,称为练气士,其以术近道,灵气入体主要是养神魂,神魂巡游人身小天地,将身体视为神藏,各大穴窍为门,从而引导天地之力。借天地而不还,开发自身的人身小天地便说的是那些练气士大能。
  武修纳元气入体,技为精髓,将身体视为基本,气藏丹田,百川涌之。元气入体主为锻体。同时将天地之元纳于己身,以外天地转内天地,以道一衍生万物即为武修大能。另外还有一种武修称为体术,专指锤炼肉体以成圣的战士。西方则将元气称为元素,以光暗两元素为主,西方的练气士被称为巫师。
  东西方最大的区别在于,东方几乎没有光暗两种武修,而西方五行之属的传教士不多,主要以光暗两元素为主。但不管何种修士,随着修为的成长,他们的身体强度和灵魂强度都会增长,灵与元的区别只是发展方向不同。练气士与武修也只是强者追寻无敌而开辟的不同路径,到最后都是万宗同源,殊途同归。
  步凡尘就是凤毛麟角的金,木,水,火,土,风,雷七属性体质,而且还继承了西方的光暗大神体。天赋极高,有时候反而是一种限制,祸亦福兮,福可祸兮,相生相伴,又有谁能解释的清楚呢。这也是明明他天赋极高但却至今踏入不了修行门槛的原因。他还没有修炼,原本体内各种属性应该是平衡的,但由于出生时吸收了过多红胡子老头给与的红色能量,导致体内火属性偏高。所以属性不平衡,无法引元,强行引元只会爆体。
  就在红雨引动天地之元的时候,禁海深处的红胡子老头就察觉到了,放下手中正要栽种的葫芦藤,起身来到了百万里之外的荒岛处。
  岛上的步幽空夫妇,自然是知道红雨破入灵境,以元游天的事情,还没来的及欣喜,就看见了红胡子老头到了荒岛,老头看见两夫妇,丝毫没有见外,直接走进干净的房中坐了起来,
  安娜对此很诧异,朝步幽空投去了一个疑惑的眼神,步幽空对她微微一笑,还了一个没事的眼神。
  红胡子老头道:“岛上还算不错,就是少了点东西。”
  步幽空对这个几乎不说话,今天却主动开口的老头感到诧异,不过也立马回过味来了,笑嘻嘻的回道:“岛是个荒岛,人也是个穷人,没什么物品,我这个顶梁柱也很是羞愧啊,诶,前辈前来,只好委屈一点了”
  老头瞥了一眼步幽空,心里想老子又不是第一次来,难不成还不清楚这岛上的情况,难道我说的东西是指这些物品?你步幽空好歹是皇级强者,不要点碧莲?
  今天有点高兴,也没有拆穿他,老头又道:“红雨这孩子我很喜欢。”
  步幽空知道这老头脾气好,也知道老头的意思,便故意装傻,欣喜的回道:“对啊,我也很喜欢,不仅我喜欢,安娜也特别喜欢,就连他哥哥小步都很喜欢。”
  说完一脸真挚的看着老头,就感觉是有人夸他孩子,他很开心一样。红胡子老头没有接他的话,现场一度沉默,听懂老头的意思的安娜此刻既欣喜又有点不舍,作为母亲的她早就把红雨看成了自己孩子。自己的孩子当然舍不得和她分开,但想想自己的情况,又不禁黯然神伤,所以如果老头愿意照顾红雨,她也是愿意的。
  见老头不说话,步幽空也不敢真正的惹他生气,诚恳开口道:“诶,都怪我都怪我,太年轻了,一时间没有听懂您的意思,嘿嘿,您大人有大量嘞。”
  老头心想,难道是自己太久没有历经人事,已经说不清楚话了?还好这小子终于明白了自己的意思。随即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但在他的笑容还没有彻底展开之前,步幽空又开口了。
  笑嘻嘻道:“我早该知道,您老一个人常年独居深海,应该是很孤独的,你看我们怎么的也算认识,都是我不对,我应该有空就带着孩子去看望您的,您放心我以后有时间肯定带去,不麻烦您亲自来看她。”
  红胡子没有展开的笑容直接凝固了,然后被他活生生收了回去,额头川字忽隐忽现。在记忆中,他已经很多万年没有过这种情绪了。要不是红雨和他们生活了这么久,你换个陌生人来试试,武皇而已,高阶又怎么样,依旧是一巴掌拍死。
  气氛再次凝固了起来,红胡子索性盯着步幽空,虽然没有漏出半点修为,但也让步幽空心里捏了把汗,不过为了儿子的未来,他怎么也不能退缩,他也迎上了红胡子的眼神,两人眼神交流了一会,老头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没有情绪的说道:“我没有多教一个人的打算”
  步幽空也严肃的回道:“小步那孩子天赋极佳,当然最主要的是,他和
  红雨很要好,您说是吧。”
  其实步幽空知道,老头肯定是知道步凡尘是全属性体质的,他故意这么说只是想知道红胡子的眼光止于何处。当然最主要的是死皮赖脸的想给步凡尘整成关系户。
  老头依旧没有任何情绪,淡淡说道:“你们所认为的天赋或许在一定阶段很重要,但对于行走于山顶的人来说,那不过一点可有可无的亮光。而且七属性体质,历史上并不是没有,虽然他还有这光暗两种属性。但也只是稍稍不同罢了,没有成长起来的天赋比沧海中的一斗海水还不如。”
  说完这些老头就像思绪被打开了一样,陷入了让回忆
  步幽空和安娜两人同时震惊了,如果步凡尘的天赋都入不了老者的眼,那他到底有多强,难道皇级之上武尊之后还有境界?
  没等两人开口,陷入深思的红胡子就再次说道:“在黄金年代,道体,圣体,神体,真正的全属性体质共现的时代,七属性体质就真的只是陪衬,当你见过太多的人杰凋零,你就会知道所谓天赋的可笑。”
  步幽空回过神来,知道老头没有托大,随即郑重的向老者问道:“晚辈斗胆请问请教前辈,红雨是什么体质?她朝在无知晚入灵,而且从出生就自主锻体,这种天赋晚辈前所未闻,望前被解惑。
  红胡子浅笑着问道:“难道你以为是红雨的天赋让我前来?”
  步幽空大大的脑袋充满了更大的疑惑,身为人母安娜,神经很是敏感,抢先回道:“难道不是么?红雨刚刚可是直接跨越武徒,武师,先天武师三个段直接入武之灵境。难道这种天赋还不能让前辈重视?”
  红胡子笑道;“哈哈哈,我说过,未成长起来的天赋不如外面的一斗海水。”
  步幽空也是一方强者,马上就收起了震惊的神色,平复了内心的震动,正声道:“难道红雨的身世,前辈了解?”
  红胡子不禁多看了步幽空一眼,回道:“你的心性和脑子倒是不错,红雨的长辈是我的挚友。我在她出世之时到达这座荒岛也不是什么巧合。”
  那是一段极为精彩的故事,那些年也是他最充实的时光,那颗龙蛋也就是如今的红雨也是他留在这片星空的精神支柱之一。
  想到这里红胡子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往事,眼里流露几分温柔之色,随后平静的说道:“让你那孩子也去我那里呆几年吧,步入凡尘,倒是个有意思的名字。”
  听到这里。安娜和步幽空心里都是一喜,急忙道谢,步幽空紧接着说:“谢前辈愿意接纳我们一家老小。”话中还特意把一家老小这几个字强调了一下。
  旁边的安娜都有点佩服自己男人的脸皮了,这是打算让老头收容自己一家人的节奏啊,不得不说老头愿意接受步凡尘,已经是莫大的机缘,安娜自己是没那么厚脸皮再再提啥要求的。当然她也知道,步幽空只是想让她能多和自己的孩子相处一段时光。
  想当初,吉美安娜.皇也是被步幽空的厚脸皮给骗来的,不过安娜不知道的是,以步幽空的的家世和他自己的杰出,什么样的女人他得不到呢?即使他脸皮很厚,但他貌似对男女感情就是不开化,而安娜则是他唯一的例外,这或许就和女为悦己者容是一样的道理。
  让人意外的是,老头并没有反驳,似乎是认可了步幽空的话,这让安娜很开心,她真的很开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