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之伏笔 第四章 两个世界,两个步凡尘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出发去老人所在岛屿时,安娜和步幽空商量了一下,决定不带什么东西,毕竟这个小岛留下他们很多的回忆。,把这里原样保留,兴许以后还能故地重游。
  安娜和步幽空来到红雨和步凡尘玩耍的岩层上,告知他们准备移家的计划。
  在天上遨游的十分舒畅的红雨早早的就回到了岩层上,期间她曾回到地面试图将步凡尘也拉到天上去,但是总是失败,这让她很是郁闷,尝试多次无果后,她索性就不再飞了,毕竟没有下面那个白生生的哥哥一起,再有意思的事情也会很无趣。也幸好她没有将步凡尘拉到天上去,不然以步凡尘的如今的体魄,万一摔下来那不得吓破那个求道胆。虽然他父母一直关注着这边,但光看着就吓人呀,两岁的小孩在千米高空,谁不害怕呢,毕竟他不是红雨,他不能朝在无知晚入灵。
  看着安娜妈妈和步老爹同时来到,孩子心的红雨,兴奋的跳起来,手舞足蹈的欢呼道:“老爹,妈妈今天红雨学会了一个新技能哦,嘻嘻!”
  步幽空只是慈爱的笑了笑,安娜则假装惊喜的问道:“是真的么,我们红雨今天学会了什么了不得的技能,快让我和爸爸瞧一瞧。”
  红雨小脸一红,兴奋的说道:“那你们看仔细了哦。”
  红雨说完,其周身元气四溢,然后整个人在元力的承托下就飘了起来。只是别人是飞,红雨则是飘,像氢气球般飘向那湛蓝的天空。
  安娜故作惊喜的说道:“哇,我们家红雨果然厉害,这是一项很厉害的技能哦。不过咱红雨可不能骄傲,要多加努力哦。”
  等红雨在原地暗自得意了些许时间,安娜又才开口道:“好了,你们俩到妈妈这里来,爸爸妈妈有事和你们说。”
  安娜和红雨,步凡尘说了要给他们换一个新家的事,而新家呢就是红胡子老头家,红雨对此显得很兴奋,而步凡尘则是一脸蒙圈,啥感觉没有。
  似乎是为了照顾两个孩子,众人决定不御风而是驾船而行。步幽空从空间戒指里取出了一艘没有船帆的元气战舰,大概十五米宽,三十米长的的船体,里面各类生活用具应有尽有,他们五个人坐算是很大了。自步凡尘,红雨懂事以来,这是他第一次看见这个又大又好玩的东西,以前他从来没有见过父亲展示过,也不知道他老爹平时把它藏在哪里,今儿怎么像变戏法一样,就突然有了。
  显然,看见战舰的他俩,变得异常活跃。
  红雨两只大眼热切的望着船,得到父母的示意后,就再也忍不住欣喜,拉着步凡尘,飞奔着向船板飞去,船板是由暗黄色的火油木制成的,板与板之间连接紧凑,工艺完美,板上还有一些他两看不懂的神奇纹路,看起来就像衣服上精致的花纹,不过又似乎不太一样。来到船板上的红雨,小手扯着小红裙的裙摆,脚一弯,朝着步凡尘施了一个礼,就开始迈起了自己那笨拙又可爱的步伐。步凡尘是极不喜欢跳舞的,但为了陪这个妹妹他也是没有办法,于是乎就跟着胡乱叠步,反正也没多少人看,怕什么。要是船下海面上那个红胡子老头敢笑话我,我步大爷非得去揪他的胡子不可,定让他知道什么叫少年英雄。
  老头后来选了一间靠后的房间,也许是离开人世太久,他看着眼前的古朴房间,那些既熟悉又陌生的摆设,那古井不波的心终是有一丝极细级细的涟漪。果然,像他这种出世之人,不管时间在久,终是做不到那种太上无情的心境,当然也是因为无情亦不是他所追寻的大道。
  步安夫妇选择了船头的那间房,至于步凡尘和红雨,自然是将剩下的房间都划到自己的名下,按照他俩的说法,这叫游睡,培养兴趣。
  小家伙不过分,大人自然懒得拆穿,不过即使是那么多间房,两人的意见倒是出奇的统一,总是选同一间入住,可能是由于从步凡尘出生,红雨未破壳时,一人一蛋就睡一张床的缘故,所以才没有分歧吧。
  有元气加持的战舰速度奇快,一月不到就已经奔向行了数十万里有余。天还未亮,平时喜欢睡觉的步凡尘就已经醒来,站在船板上。迎面吹来的罡风,被船上加持的符文给抹掉能量,吹进来的就只有那恰到好处的温柔,有点凉意的海风吹得步凡尘衣襟沙沙作响,而红雨也在不知不觉中来到了步凡尘身后,望着船离去的方向,步凡尘心里有点淡淡的忧伤,早慧的他曾在父亲给的书里学过,自己此时的状态应该是想家了。
  在书里想家是一种游子在外游历,触景伤怀而起的一种带有忧伤的思绪,以前一直不知道忧伤是什么意思的他,此刻好像有那么一点理解了。红雨从后面走了过来,牵住了他的手,和他静静的看着远方的海岸。记得几天前,没有了坐船的新鲜感,她就有点思念那个熟悉的荒岛,她曾真挚而充满希望的问安娜道:“妈妈,我们什么时候下能回家啊。”
  安娜看着眼前的孩子,疼爱的回道:“我们红雨最乖了,我们去红爷爷家做客,要呆很久呢,红爷爷家更适合红雨和小凡长大。”
  红雨眼神黯淡的回道:“可是红雨想我的海螺前辈了,想在家里的岩层上和小步哥哥唱歌.......”
  安娜看着眼前的红雨,有些不忍,只能继续安慰孩子,从那之后,每隔几个小时,两个小家伙玩累了,红雨都会跑去问问安娜妈妈何时回家,而步凡尘在那时候也有了淡淡的情绪。
  过了大概半刻中,远方昏暗的海平面,突然出现了一条金黄色的细线,从开始的细丝慢慢长成了浓重的一横,没有多久昏暗的海面便被这抹来自天外的的光芒所填充,肉眼所过之处皆是金黄色的光,整个海面像极了一块刚做好的超级大柿饼,平而软,色泽艳丽而不妖,金中透红,晶莹剔透。
  步凡尘被这宏伟的景象所吸引,心里那股思家的情绪立马消失的不见,小孩子么,不开心总是那么几秒而已。
  他感觉冥冥之中有一股困意萦绕在他的脑中。依旧站在船板上的他,慢慢的闭上了双眼,金色的阳光照在他的身上,没有瑕疵的脸透着光芒显得十分的圣洁。
  闭上双眼的他并非睡着,而是思绪来到一个他从未见过的地方,在哪里,也是太阳刚刚升起,只不过阳光是穿透云层,而非刺透海岸,在哪里也有个人在看着太阳升起。在沐浴着阳光,那个人和父亲差不多高,他好像和自己一样,此刻也似乎正在阳光中沉睡。
  早上五点半的地球神州,大三的步凡尘因为课程早已经完成,就连夜在赶来了,就为了来爬泰山看日出。小步凡尘梦中那个人影正是他,此刻的他正站在沐浴阳光,很快他就入了梦境,他梦见一个孩子站在一座古老的船上正在看日出,在他身后还有一个比他高的,穿着红裙的小女孩。而船外的海上,一群长达一百多米的巨大不知名鸟群,正遮天盖地的朝着船体飞来,然后突然什么一晃,眼前的画面像镜片一样碎掉,他就醒来了,刚醒来的他来不及睁眼,就感觉自己碰上什么东西,又眼前一黑,就这样,泰山看日出的步凡尘就嗝屁了。甚至他都还没来得及说一句我尼玛......
  而极北星的小步凡尘在梦中看见前方有人,他就迫不及待的想靠近,刚开始他仿佛是被什么东西束缚着,跑不动,这让他顿时来气了,所以拼了命的往前冲,最后他就动了,带着道韵的他,每走一步就会带起一股罡风,他还没走到那人身后,罡风就把那人推下了悬崖,这让他很是郁闷,小小的他以为是那人不愿跟他玩,飞走了,反正在岛上,爸爸妈妈,红老头这些大人都会飞。
  泰山天上突兀的聚集了一团诺大的雷云,那高达数百万帕的雷压,压得天空好像都喘不过气来。紧接着就是数百道雷霆齐下泰山,将坠落山崖,已经没有呼吸的步凡尘的肉身轰的粉碎,就连灵魂都压成了光点,那些光点,随着压力飘到了小步凡尘的神识上,回到了极北星。
  小凡尘依旧是闭着眼,他此刻正在脑海中追逐着那些莫名其妙的光点,而那些光点在他脑海中飘来飘去,想要找一个落脚点,然而没当光点一落地就要被反弹,所以光点无时无刻的飘着。
  船上,从步凡尘闭眼开始,他头顶的天空就浮现了一些忽隐忽现的透明纹路,那是大道的体现,俗称道韵。
  红胡子老头早就注意到了这点,他很疑惑,为何不是先天道体,那孩子能在没有修为之时引出道韵,而且这大道轰鸣还不弱,倒是越来越有趣了,与此同时他也感应到有一股魂力随着道韵进入孩子身中,他不明白,为何会有魂力。
  毕竟他所认为的有修为,那估计至少也得是武灵之上的武宗境界了。也即是说,修为在武宗之上才有机会引来道韵,就像入了武灵才能驰骋在天空一般。
  安娜夫妇也被天外的道韵所惊到,当然是惊喜,因为安娜和步幽空都是在武王后期破入武君时才引发大道轰鸣,步凡尘还没开始修炼,而且他才两岁而已,就能引来天象,自己的孩子如此优秀,他们也很高兴。但是正如先前所说,因果谁能说得清,福祸又怎能看得清楚呢。
  道韵在步凡尘的头顶凝练之时,周围大量通灵或未通灵的的海兽和飞禽都迫不及待的向步凡尘飞来,但凡有人引出大道共鸣,那触道结束后,必然会留下很多大道碎片,如果能够得到其中一块碎片,那么就能平步青云,进化血脉甚至有一定机会返祖,或者超越种族界限。
  这也是为何发现大道共鸣现象后,那么多生物愿意不顾一切的冲过来。
  船外由于大道显化,道压变得异常的高,这种压力只针对生命体,像战舰,海水之类不受其影响。最先飞来的是一群长达一百多米的巨鸟,他们长着二十几米坚硬的长嘴,硕大的翅膀此刻正拼命的拍打着。
  似乎前方就是天堂,它们的速度被发挥到了极致,刚才还是一个黑点的群体,不到一会,就整整齐齐的来到船外几里外,就在此时,他们下方的大海出现了一片阴影,紧接着海面像是翻腾的热水,一个巨大的汽包出现,随后一只全身银鳞的飞剑鱼从气泡中穿梭而过,疾驰的向天空的鸟群飞去,在那之后,海面又涌起数以万计的气泡,紧接着天空中出现了数万只这样的飞剑鱼。天空的鸟群看见下方的鱼群,显然有点慌乱,整个井然有序的鸟群开始出现一只掉队。刚刚掉队,后面成群的飞剑鱼就不断的刺进它身体,不一会,那只掉队的巨鸟就已经向大海沉去。这时,前方有一只领队的大鸟,掉头朝着鸟群一声高昂的嘶鸣,乱掉的鸟群就快速的回复了队型,丝毫没有管那只死去的同伴,只是更加努力的向大道显化区域飞去,阵型紧凑的鸟群让下方的飞剑鱼不太那么容易的捉单,但鸟群的数量依旧在继续在减少着,只是减少的速度在变慢,按现在这种情况,它们还是能有一部分能飞到目的地。下方的飞剑鱼主要目的是大道碎片,但途中解决竞争对手更是义不容辞,它们更加卖力的攻击鸟群。就在飞剑鱼再次破开海面冲向鸟群时,后方一声昂的巨吼的传来,飞的不够高的飞剑鱼直接被吼声震成了血雾,而海里八米深以上的各种海洋生物皆被震伤,纷纷翻白冒出海面。
  过了一会,才看见一头身长近千米的蓝白色鲸鱼缓缓而来,说是缓缓,应该是隔得太远,视觉效果而已。
  这时,不顾个体身死,只为族群的巨鸟终于飞到了那片梦寐以求的海域,第一头巨鸟接触到大道纹路,它的眼里充满了希崎,虽然它们是通灵族群,但因为血脉的原因,它们也处于食物链底端,实力最高不过二阶也就是先天武师境而已,灵智极其微弱,空有战斗本能。
  它张开巨嘴,想要长啸表达下胜利,可就在下一秒,它触到纹路时就化成了血雾。
  这并不影响道后来的生物包括它的同伴继续前进。于是乎在鸟群相继赴死后,后方又来了很多族群,它们继续的在送死,清澈的海水被染成了血红色,一股浓烈的腥味发散在战舰周围,但腥味都被战舰的铭文抵挡在外,所以船上的众人都闻不到。
  因为发现步凡尘有悟道现象,战舰的速度就放慢了很多。
  先前那只巨鲸和战舰保持在十里距离,它是深海巨鲸种族,非群居生物,高级灵类,成年深海巨鲸可长达一千多米,实力可达到五阶武之王境。
  仔细观擦就可发现周围还有不少气息强大的生物也和它一样在等待,因为他们知道,那战舰上有惹不起的生物,即使现在闯进去,也不可能得到碎片,他们只能等,等那位悟道的天人悟道结束,它们再去争一争那剩下的道韵。
  而那些低灵智生物却不知道这点,所以他们只能去不断送死,等奇迹发生。即使它们知道,它们也只能现在去,不然之后和那些庞然大物连争的机会都没有,弱肉强食,向来如此。
  在他人悟道时,除非以大手段毁去道痕或者用更加强势的天赋抢行悟道,不然一般是不可能得到机缘的。当然亦有那机缘逆天者。
  船上的步凡尘依旧闭着双眼,眼前血腥的一幕不曾所见,而不知何时站在步凡尘前面的红雨看着眼前的血腥的一幕,根本不为所动,因为在她的血脉记忆里,世界本就如此。
  还在脑海里追逐着光点的步凡尘,追着追着就感觉有点疲惫了。
  没过多久,步凡尘头顶的大道铭文以步凡尘为中心,形成了一个铭文漩涡,纷纷朝步凡尘天灵盖汇集,而还在脑海中的步凡尘突然感觉天旋地转,一股巨大的眩晕感袭来,由于心神不够强大,汇集而来的大道铭文直接让步凡尘晕了过去。当步凡尘就要倒下去的时候,身下一股柔和的力量撑着他的身体,将他带进了战舰里的房间,同时一股浓厚的元力输入战舰,使得战舰骤然提速。
  由于步凡尘的晕倒,那些还没来得及被吸收的大道铭文,就像从高空抛下的玻璃,轰然破碎,化成了许多细小的铭文碎片。也是此时,先前停在战舰十里外的深海巨鲸,摆动灵活的鲸尾,急速向碎片游去,与此同时,开始潜伏起来的各种高级灵兽也争着向碎片而去。那片海域爆发了高强度的大战,其中一只五阶后期的黑鳄,几乎处于无敌的状态,那只深海巨鲸得到一块碎片后,正向下一块碎片的时候,被空中一只五阶苍恶鹰两爪子一抓,身上被带走了数万斤的血肉,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它急速下游,而苍恶鹰为了碎片也不再管它,才让它逃走。战舰的速度奇快,不一会已经走了近百里,远离了战斗中心。
  在大道碎片落下的位置,外围的海兽还在不断聚集,四阶以下的灵兽几乎都被战斗的余波所震杀,而还在抢夺碎片的都是四,五阶的。
  战斗白热化阶段,那片海域布满了各种各样的尸体,残破不堪的血肉到处都是,此时海域的下方出现了一点黑影,片刻间就长成了方圆十里大小,那是一张张开的嘴,一张十里大小的嘴。巨嘴以极快打的速度从海域下方出现,那些灵兽甚至来不及反应,就已经被吞到了嘴中,紧接着一只充满奇怪纹路的类似鲸鱼的灵兽冲出了水面,它长达数十里,身上交杂着红黑色的线条,嘴里的锯齿布满了灵兽的血液,猩红无比,在它尾巴刚漏出水面时,就突然变成了一只耀着黑光的巨鸟,刚刚饱餐的它显得十分满足,对着天空的一阵嘶鸣,没有去管那剩下的大道碎片,轻快的飞走了。
  已经走得很远的战舰里的红胡子当然知道这一切,看见鲲鹏出世的他,没有太多的情绪,只是掐指算了算,喃喃道:大世之初,千奇齐现。

章节目录